訪問主要內容
今日經濟

新冠危機衝擊下非洲呼籲中國減免債務

音頻 06:07
西非國家央行(BCEAO)的500,1000,5000非洲法郎紙幣2019年10月25日科特迪瓦
西非國家央行(BCEAO)的500,1000,5000非洲法郎紙幣2019年10月25日科特迪瓦 RFI/Pierre René-Worms
作者: 楊眉
17 分鐘

新冠病毒正在肆虐全球,對全世界各國的經濟造成嚴重衝擊,如果說對一個國家來說,最遭受影響的是低收入的貧困階層的話,在全世界範圍內最不堪一擊的國家則無疑是非洲等貧困地區的國家。目前新冠疫情已蔓延至非洲40多個國家,確診人數超過4000例。事實上,由於非洲許多國家並不具備檢測病毒的設備,所以,實際感染人數應該遠遠高出官方公布的數字。

廣告

聯合國的經濟學家們日前早已呼籲國際社會提供15000億美元的援助,協助非洲國家共同應對新冠病毒,他們同時還呼籲發達國家免的經濟學家們也再度表示雖然新冠疫情的經濟影響越來越難以預估,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將對非洲經濟造成災難性的打擊。非洲各國也開始呼籲其債權國免除部分債務。由於原油及原材料價格的驟然下跌導致大量非洲國家陷入嚴重財政危機。然而,同過去不同的是,非洲國家目前的債主多元,減免債務需要多國之間的互相協調。而在過去非洲國家的主要債主一般都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或者是世界銀行,而今天非洲的債券主卻是一些私營的企業,銀行以及一些投資集團。路透社引述來自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提供的數據報道說,在2000年至2017年期間,中國的企業與銀行向非洲提供了1430億美元的貸款。專家認為減免債務的工作架構十分複雜,除非中國與西方金融機構緊密合作,否則進展將十分艱難。

全球性的危機是否就必然會促進國際合作?事實似乎並不其然。在上周四舉行的20大強國峰會視頻會議上,20國承諾將投資五萬億美元刺激經濟,但是,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以及世界銀行提出的減免非洲國家債務的提議,除了加拿大,法國,德國以及俄羅斯四國表示支持之外,非洲的主要債權國卻都保持沉默。而絕大多數非洲國家目前都無力在償還債務的同時投資醫療衛生應對疫情。而非洲國民收入超過30%的資金都被用來償還債務。比如說,安哥拉去年國民收入中的43%被用來償還債務。儘管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分別提供五百億美元和140億美元的援助金額,但是,非洲國家認為這些援助資金遠遠不足。

事實上,在新冠病毒抵達非洲大陸之前,多個非洲國家已經難以承受巨額債務。而今天發達國家的貸款基本上都實行零利率,無論是歐洲還是美國都在討論給企業與個人發放資金。非洲國家的金融部長因此上周呼籲停止償還利息,減免最貧困國家的債務。工作在第一線的中國企業對非洲國家的債務危機應該最為了解。中國媒體本周報道了曾經被列為援助非洲十大企業之一的安徽省經建集團如何因流動資金緊張而陷入財政危機。

如何協助非洲國家應對疫情?中國政府向非洲贈送了大量的醫療援助,官方媒體也呼籲各國必須協調一直共同應對危機,但是,在債務問題上卻並沒有做出正面的回應。

報道中非關係的網絡媒體中非項目周一刊登文章指出,隨着整個非洲大陸的經濟狀況的惡化,越來越明顯的是,非洲各國政府將無法償還過去十年來承擔的數百億美元債務。

文章因此建議說,既然中國不會很快從非洲收回資金,那麼為何不率先進行債務減免呢?文章認為中國可以通過三種方式來緩解非洲不斷增長的債務危機:利用北京政權在決策上的高效率優勢,率先做出榜樣。文章建議說,首先,北京可以制定一個標準,使其他雙邊債權人和多邊貸方有義務遵循。其二,是利用中國的龐大的企業與國有媒體作宣傳使減免債務成為一種有力的公共外交策略;最後,作者認為,中國可以依靠其“不附帶條件”的融資方式為非洲政府提供贈款和其他財政援助。因為對於在新冠危機之後仍然擁有13萬億美元經濟的中國而言,數十億美元的贈款或許微不足道。但這將對非洲最貧窮的國家來說卻是雪中送炭。

作者最後指出,中國的學者們十分禮貌地聽取了他的建議,但是,中方的擔憂是,如果給非洲免除債務,那麼南美,大洋洲,中亞等地區的國家也可能會呼籲減免債務。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