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危機中的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

音頻 04:36
"We regret the decision of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to order a halt in funding to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chief 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pictured March 2020) told a virtual news conference
"We regret the decision of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to order a halt in funding to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chief 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pictured March 2020) told a virtual news conference AFP/File
作者: 安德烈
14 分鐘

非洲第一人擔任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遭遇美國總統特朗普“雷擊”---下令切斷美國對該組織的會費。特朗普指責譚德塞過分親北京,對新冠危機處理不善。法國外長勒德里昂周三也表示,世界衛生組織在管理新冠危機上“存在缺失”。他呼籲建立新型的“多邊衛生機制”。

廣告

譚德塞是一位瘧疾研究專家,曾獲得傳染病免疫學碩士學位和社區衛生哲學博士學位。他曾經擔任過埃塞俄比亞衛生部長和外交部長,也是第一位選舉產生的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在他之前,這個聯合國旗下的組織每次選舉時由委員會提出一位候選人,然後交由各國投票。

現年55歲的譚德塞與不少世界領袖稱兄道弟,與其前任,中國出身的冷冰冰的世衛組織總幹事陳馮富珍對比鮮明。他善於激起人們的情感,在向世衛組織遞交他的候選人申請時,他講述當自己還是一個孩子的時候,因為沒有藥,如何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兄弟失去了生命。

如果說他常常把微笑掛在嘴上,近來語氣開始變得強硬,上周,針對特朗普指其親北京,管理不善,譚德塞以特朗普把危機政治化來還擊。

也就利用這一個機會,他揭露針對他的“種族主義侮辱“,聲言對自己是”黑人“或者”黑鬼“感到自豪。他還稱受到許多死亡威脅,其中一些來自台灣。在視台灣為中國領土的北京壓力下,台灣至今被排斥在世衛組織大門之外。

如同特朗普一樣,在2016年失去世衛組織觀察員身份的台灣指責世衛組織及其總幹事只聽北京的話。

一位曾在譚德塞身邊工作經年的衛生問題學者對法新社說,人們指責許多並不屬於他能夠控制的事情,對世衛組織的運作缺乏了解。

在社交網絡上,反對譚德塞與支持譚德塞 的雙方打得不可開交,譚德塞本人也披掛上陣,轉發那些支持他的政治人物的推文,其中大部分是非洲領導人,以及匿名的一些學者。

法新社援引倫敦大學Laura Hammond在網上寫到:“我認識譚德塞27年,這是一個非常有原則的人。他沉靜、強硬而勇敢的領導世衛組織的方式,正是這一恐怖的新冠大流行時期世界所需要的領袖人物”。

另一位位於日內瓦的國際高等發展學院學者Suerie Moon也對法新社表示,“譚德塞博士證明他是一個資深的外交家和有能力的領袖。”

被指外交手腕很高,譚德塞2017年在選舉他擔任世衛組織總幹事的最後一刻躲過了一場爭議,世衛組織委員會委員、英國人David Nabarro指責他擔任埃塞俄比亞衛生部長期間,有意掩蓋了了三起重大的霍亂。

埃塞俄比亞政府稱,發生在2006,2009,2011年間的三次流行病不是霍亂,而是一種急性水樣腹瀉。在他擔任衛生部長期間,這一非洲之角的窮國的衛生狀況有了很大改善。建造了數千座醫院以及基層醫療衛生站。

不過,2017年擔任世衛組織總幹事後。譚德塞曾因之前沒有及時分辨2013-2016年間在西非造成11300多人死亡的埃博拉傳染病而受到激烈批評。擔任總幹事後,他承諾將把這一國際組織改革成一個能夠緊急應對衛生局勢的機構。

但是,在他擔任世衛組織總幹事不久,他提名時為津巴布韋總統的穆加貝為世衛組織非洲親善大使一事迅速變成一樁巨大的醜聞,激起眾怒後他被迫放棄這一提名。

從此,譚德塞發起幾項改革以忘記上述事件,比如,創立了一個可以緊急部署的全球醫護網絡。他將之形容為“後備衛生武器”。

譚德塞讓人們稱他為博士,儘管他從來都不是醫生,在剛果發生埃博拉後,親自走上第一線,訪問疫情的受害者。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