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新冠疫情

新冠病毒人工合成? 法國諾貝爾獎得主捲入風暴

從患者樣品中分離出的感染了新冠病毒顆粒(黃色)的彩色掃描電子顯微照片
從患者樣品中分離出的感染了新冠病毒顆粒(黃色)的彩色掃描電子顯微照片 via REUTERS - NIAID
作者: 安德烈
10 分鐘

呂克.蒙塔尼耶教授,2008年諾貝爾醫學獎得主。他有關新冠病毒由艾滋病毒加入合成的說法在法國科學界引發一場風暴。 

廣告

法國病毒學家蒙塔尼耶,艾滋病毒的發現者之一,因此於2008年與同行一道獲得了諾貝爾醫學獎,17日,他對法國一家電視台Cnews表示,目前肆虐的新冠病毒乃人工合成,他的說法概括如下:

我們的結論這一病毒是人工操縱的。至少部分如此,基礎病毒主要取自蝙蝠,但是在這一病毒里加入了艾滋病毒的基因片段。因此,這不是自然病毒,這是一個生物分子專家的行為,出於什麼目的,我不知道,但我的一個設想是,他們想以此製造對抗艾滋病毒的疫苗。

不過,這位教授的說法遠遠不能說服他的同行。有些直指蒙塔尼耶教授跟着印度德里理工學院一些研究人員 備受非議的路子走。一月30日,一篇來自印度理工學院德里分校研究團隊在一家非正式科學刊物刊出的論文稱:新冠病毒序列中有4條來自艾滋病毒的序列,是人工插入的。這一說法立即遭到同行否定。但是這一論文在作者本人撤銷之前立即被陰謀論網站攫取,隨後在網絡得到極大傳播。

科學家對新冠病毒被指是操縱基因合成的結果毫無共識。的確存在着人工合成病毒,但都是已經存在的病毒的合成,因此很容易被微生物學家辨識,但是,新冠病毒沒有任何人工合成病毒的特徵,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基因痕跡。

法國巴斯德學院教授西蒙-羅里赫(Etienne Simon-Loriere)對世界報表示:這種病毒與自然病毒極為相似,很難懷疑是人工合成的。“如果要製造一個同樣大的病毒,必須要有全球只有十幾家病毒實驗室才具備的技術才行,但更不可能的是科學家能夠製造一個病毒能與人類受體ACE2結合。截至目前並不存在這樣的機制。”

大部分科學家同意新冠病毒源於動物—蝙蝠或者穿山甲,蝙蝠更可能是原始宿主,新冠病毒是從蝙蝠冠狀病毒RaTG13變異而來。

另一位巴斯德學院教授Simon Wain Hobson 駁斥蒙塔尼耶教授的說法毫無科學根據,他解釋,新冠病毒的基因組裡有許多種碱基(base)組成,其中有許多的U和A組碱基,而艾滋病基因組中也有許多A組碱基,而蒙塔尼耶就認為這兩種病毒有相近之處,其實他如果使用同樣的研究方式,還可能會發現別的病毒的基因片段 。Simon Wain Hobson 批評“這是初學者的錯誤。”

這不是蒙塔尼耶這位聲望卓著的教授第一次遭遇同行否定,他獲得諾貝爾醫學獎是獎賞他與同事們在1980年代的研究,但是在2010年年代,他提出了一些離經叛道的學說,在科學家遭遇許多反對,今天蒙塔尼耶幾乎與科學界處於決裂狀態。

巴黎大學科學史學家Alexandre Moatti表示:“我們可以開出一長串獲諾貝爾科學獎得主的‘失足者’名單,他們或者掉進了意識形態的陷阱,比如變成納粹的諾貝爾物理獎得主Lenard Stark,或者陷入偽科學泥坑,比如2007年Wstson 散步的種族主義言論,比如蒙塔尼耶的一些表述等等”。他認為,“科學精神在於努力鑒別各種數據,有時互相矛盾的數據,尤其面對新冠病毒,從事實出發去謹慎地推理。而另類科學家則把所有的主題都拿來為自己的預言服務,最後不小心落入泥坑在所難免。”

新冠病毒的遺傳密碼今天已經公諸於世,人工合成的指涉基本上已被排除,但是還有眾多的陰影地帶存在,目前主要有兩種假設:一個是傳染病學家提出的,新冠病毒的傳染是自然發生的,是通過武漢野生動物市場的動物,可能是穿山甲扮演了中間宿主的角色,完成了人傳人的過程;另外一個是武漢病毒研究所對蝙蝠冠狀病毒有特別研究的P4實驗室出了事故,病毒泄露,或者是實驗室人員遭遇感染後在外面感染了別人,或者是安全措施發生了問題,美國當局4月16日表示要對此予以徹查。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