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報紙摘要

解放報:媒體與政界不應壓垮中國

音頻 06:47
Podcast
Podcast © FMM
作者: 楊眉
19 分鐘

法國諾獎得主提出新冠病毒可能是人工製造並且可能泄漏於武漢實驗室的爆炸性觀點之後,病毒來源以及武漢的P4實驗室再度成為法國媒體的聚焦點。

廣告

法國多家媒體都提到對病毒來源問題的追究的政治因素,不排除西方國家尤其是美國以追究病毒來源來轉移注意力推卸政府在管理疫情上失誤的責任。解放報因此呼籲各方不要在病毒來源問題上再度向中國施壓。解放報這篇文章的標題是:為什麼必須避免壓垮中國?文章指出,首先,在病毒的起源地問題上,最新的研究顯示,武漢很可能並不是唯一的病源地,至少現在就下結論新冠病毒源自武漢或許還為時過早,文章認為中國官方的指控也並非無理可依。因為根據本月7日英國與德國學者共同發表的病毒發育學研究結果,他們將全球各國採集的160個病毒樣本分為ABC三個種類,儘管他們十分類似,武漢病人身上採集的病毒屬於B類,但是B類的基因組卻並不是最接近作為參照的蝙蝠病毒BatCov-RatG13的基因組,最接近的A類病毒基因組卻是來自中國南方廣東等地的病人。所以最先感染病毒的或許是廣東人,而且,文章還指出,既然這一病毒來自雲南的蝙蝠,或許最早的感染者是雲南人,或者是去雲南旅遊的外國人。其次,倘若病毒來自實驗室泄漏的話,位於武漢的實驗室當然是首當其衝,但是,美國的實驗室也出現過多次泄漏,而且去年八月,美國軍隊位於馬里蘭州迪特里特堡(Fort Detrick)的實驗室就因為受大水影響引發安全擔憂而被迫關閉,這意味着或許曾經發生過泄漏,該實驗室一直到去年十二月份才恢復。這裡收集着全世界最危險的病毒。

最後作者指出,法國諾獎得主蒙塔尼耶周五有關病毒是人造的毫無根據的說法更是被極右翼媒體大量轉載,而在今天國際社會的緊張氣氛因疫情而驟然升級的背景下,法國的媒體與政界或許應該謹慎面對病毒的起源問題,因為在法國國土上生活着一百多萬華裔僑民或者移民,法國不能追隨美國一味地譴責中國。

法國公營電台的新聞調查組周五在其網站公布了對武漢P4實驗室的調查文章,文章指出,由法國協助建造的武漢P4實驗室,事實上正越來越遠離法國研究人員的掌控,有消息顯示,雖然實驗室目前被官方關閉,但是,他們研製出的預防新冠病毒的疫苗已經獲得首次的實驗。

文章指出,武漢同法國的關係緊密,法國的標緻雪鐵龍,雷諾,高鐵,幾十年前就紮根武漢,2000年代,中法在醫療行業的合作也步步跟進,尤其是在2003年薩斯疫情之後,中國在病毒研究領域急需他國的援助。當時一位曾經在巴黎聖路易醫院培訓過,熟悉前總統希拉克的好朋友Degos教授的上海醫生zhu Chen 朱程也是時任中國主席江澤民的朋友,在他的牽線下,在拉法蘭擔任總理之後,中法之間的合作才於2004年的10月份敲定,當時,中國剛剛又爆發了H5N1禽流感疫情,所以,雙方的合作被認為十分有必要。這就是武漢P4實驗室的起源。但是,該計畫在法國國內引發爭議,當時是在九一一恐怖事件的陰影之下,法國國家安全部門尤其是生化武器方面的專家堅決反對,擔心P4實驗室成為中國研製生化武器的中心。

此外,法國專家對中國政府拒絕提供有關在薩斯期間法國援助修建的P3流動實驗室的信息表示不滿,法國有專家認為中國很可能未來對P4實驗室的信息也同樣保密。因此,該計畫引發各界人士的擔憂。但是,2004年希拉克總統的衛生部長巴爾涅Michel Barnier與中方簽署了合作協議,在選擇地點上,由於上海人口太密集,因此才選擇了武漢。2008年,中法共同成立了一個監控委員會,委員會的中法雙方負責人分別是中國的朱程醫生,以及法國里昂醫藥集團的總裁Alain Merieux先生。2010年,薩科奇總統正式通報世界衛生組織,P4實驗室啟動施工,當時法國有十多年專業修建實驗室的企業參與招標,因為P4實驗室的建築的技術性不亞於修建潛艇,但是,最終卻是中國企業承擔了最主要的工程,這也是為什麼一些法國企業,例如Technip集團就拒絕在修建證書上簽名。2015年,Alain Merieux辭去監督委員會負責人的職務,但是,他說,這並不意味着應該切斷法國里昂的P4實驗室與武漢實驗室之間的合作關係。

文章指出,事實上,按照2017年法方宣布的合作計畫在五年內應該有50名法國研究人員前往武漢實驗室,而事實上,這些法國學者並未到實驗室工作。而且,從一開始,實驗室的安全問題就引發擔憂,華盛頓郵報今日披露美國外交官早已拉響安全警報。最後,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後,實驗室雖然被正式關閉,但是,據消息人士透露,他們正在研製一個預防病毒的疫苗,並且已經開始臨床試驗。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