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世界

全球搶購黑市猖獗 中國醫療用品供應鏈陷入混亂

音頻 11:19
En mars, 32500 masques en provenance de Chine avaient déjà été saisies dans un entrepôt de Saint-Ouen et 29—000 à Aubervilliers.
En mars, 32500 masques en provenance de Chine avaient déjà été saisies dans un entrepôt de Saint-Ouen et 29—000 à Aubervilliers. REUTERS/Nicholas Pfosi

北京當局日前表示,中國向15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提供了急需的醫療物資。本次節目來談談“全球搶購黑市猖獗 中國醫療用品供應鏈陷入混亂”這個話題。

廣告

儘管中國製造的醫用口罩與病毒檢測試劑銷往國外時,被曝質量不合格的事件頻頻發生,最新一起投訴口罩案發生在加拿大,4月24日,法新社援引加拿大公衛部門的話稱,中國發往加拿大約100萬個N95口罩不符合該國規定的質量標準。

而中國政府迫於國際投訴不斷,從3月底開始加強監管措施,不料造成了出口延遲的問題。

另一方面,在能夠完全自主生產之前與逐漸解封之際,西方疫情大國不得不先從中國進口醫療物資,紛紛搶單以解燃眉之急。於是,中國政府4月26日又再出台新規,宣布符合外國買家所在國標準的國內醫療設備生產商可通過一個行業協會申請出口許可,來緩解抗疫醫療物資出口延遲問題。

據悉在這項新規出台之前,美國和其他國際買家就其急需的物資滯留在中國表達了強烈抗議。

然而,更值得你我注意的是,為獲得呼吸器、口罩以及其他防護裝備,外國政府、醫院、企業及其中間商紛紛派人來華,中國醫療用品的供應鏈,現在變得十分混亂。

中國醫療用品市場混亂 華爾街日報記者訪查

據美國《華爾街日報》4月27日由Liza Lin和Eva Xiao署名的調查報道說,這些人有時會在深夜時分緊急考察中國口罩工廠,為了購買呼吸器,倉促之間就得要電彙數以百萬計的美元。中間商還潛伏在上海一家工廠外,那裡供應來源不明的口罩。

面對蜂擁而至的潛在買家,中國工廠利用了這種有利形勢,除指定購買條件並要求預付全款。買家這邊,則必須迅速審核新湧現的供貨商,有時是在世界的另一端通過影片來進行。

迫切需求醫療物資下 幾無選擇餘地

這篇報道指出,中國目前是個人防護裝備(PPE)的主要生產國,上述混亂局面突顯出,在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之際,確診病例與死亡人數雙雙居全球首位的美國和其他買家迫切希望獲得醫療物資。

美國匹茲堡大學醫療中心(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Medical Center)的中國業務負責人伯恩斯坦(Jeffrey Bernstein)對報道作記者說:“在這種環境下,關鍵是儘可能的得到想要的物資。”他形容“這非常像西部蠻荒的狀態。”

買家和賣家兩頭也都稱,幾乎沒有選擇餘地,買家現在購買幾乎所有東西都需要預先付款,中國製造商在簽訂契約時要求高達50%的預付款,以及在交貨前付清另外50%貨款。

這篇報道接着披露,在炙手可熱的呼吸器市場,一些型號的價格可能超過5萬美元,一家西方醫療機構甚至還沒看到產品就被商家要求電彙四成定金。據知情人士爆料,另一位潛在買家是美國的一個州,該州被要求先支付人民幣10萬元的定金,然後才能拿到一家工廠的地址,賣方稱該工廠內有等待檢查的呼吸器設備。

正常情況下,機構買家會先進行全方位的審核,並在收到貨物後大約一個月後向供貨商付款。但在當前的衛生危機下,許多買家被迫在常規標準和迅速行動的必要性之間做出權衡。

報道又說,美國的州政府已經習慣了耗時數月的競標過程,但面對中國不透明、複雜且快速變化的供應鏈網絡,這些州政府也不得不接受現實。

好比伊利諾伊州副州長米契爾(Christian Mitchell)說:“跟你打交道的往往是中間商,或者一層套一層的多家空殼公司。”他負責該州政府的採購工作,已批准了從中國採購超過1,000萬件PPE的訂單。他承認:“你得接受正常情況下不會用納稅人的錢去冒的風險。”

據《華爾街日報》披露,為了搶到至關重要的口罩,美國聯邦政府已經以高價與未經核查的供貨商簽訂了1.1億美元的訂單。

為美國州政府從中國採購PPE提供諮詢的顧問伊凡斯(John Evans)舉例說,先前從一家潛在供貨商收到一份似乎是官方頒發的證書。該證書顯示發證單位是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簡稱FDA),結果發現是偽造的。在另一個案例中,中國供貨商提供了一些倉庫地址,稱裡面裝滿了可供出售的口罩。經進一步核查,倉庫實際上是空的。

與此同時,來自私營部門的買家也得另顯神通。《華爾街日報》寫道,過去一個月里,伯恩斯坦所領導的匹茲堡大學醫學中心的中國業務小組成員實際上變成了緊急採購代理,幫助該醫療中心位於意大利南部城市巴勒莫的機構以及西西里地區政府部門採購醫療產品;這些地方對醫療產品的需求極為迫切。

伯恩斯坦的團隊通過視訊連線查看中國供貨商的工廠。為了在某個周日的深夜敲定一份緊急口罩訂單,他手下的工作人員聯繫了有合作關係的一家中國醫院。後者很快在晚上10點左右派了一位醫生趕到工廠並發回了一段影片,影片中,他本人戴着令人稱羨的中國版N95口罩,豎起了兩個大拇指。

採購在龐大無序的黑市中舉步艱難

《華爾街日報》這篇報道進一步指出,龐大且無序的黑市令採購過程愈發複雜。

4月早些時候,大勝衛生用品製造有限公司(Dasheng Health Products Manufacturing)上海一家工廠的銷售人員告訴潛在客戶,他們要到10月份才能供應口罩。一家中間商稱該公司遵行高端產品質量標準,可以說是口罩中的「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

即便如此,《華爾街日報》記者在4月的一個下午走訪了這家工廠,發現附近一條綠樹成蔭的小街上熙熙攘攘,有幾十個人在賣口罩,生意很好,他們說這些口罩來自大勝的生產線。

兩名男子聲稱,他們通過工廠內部的關係拿到了500萬個口罩的配額,並以每個口罩人民幣18.50元(約合2.62美元)的價格轉售。他們每個口罩賺人民幣2元。

對此《華爾街日報》記者無法聯繫到大勝置評。

PPE如何發貨送貨也面臨障礙

這篇報道也提出了另一個挑戰:即拿到這些產品並不能確保產品能夠運抵太平洋彼岸。美中在監管層面上的障礙,都讓這些產品的出口面臨重重困難。早些時候,中國出口到一些歐洲國家的個人防護裝備遭質量投訴,隨後中國出台了更嚴格的海關規定。

不僅如此,航空貨運載量的降低也帶來阻礙。中國3月開始調減外國航空公司航班,每周至中國的運營航班不得超過一班,這大大削弱了採用客機腹艙帶貨方式所能空運貨物的數量。

美國聯合包裹服務公司(United Parcel Service Inc., UPS)已經開始將客戶從中國的發運量從3月份每天1,000公斤限制至50公斤。一家替美國客戶採購中國制N95口罩的貿易商表示,規則收緊意味着他每天只能發運大約3,000個口罩,如果多發運,費用就要高得多。聯合包裹服務的一名發言人稱,該公司不方便透露具體客戶的具體定價。

散貨貨運價格也大幅上漲。根據全球物流機構ClearFreight,從中國到美國的空運費已經從1月份的大約3美元/公斤上漲到4月最後一周的17美元/公斤左右。

關鍵醫療供應過於依賴中國 西方汲取教訓

不得不說,這場針對PPE的搶購突顯了西方在關鍵醫療供應方面對中國的依賴。

麻薩諸塞州米爾福德市地方政府委員會主席布克雷(William Buckley)對《華爾街日報》表示:“美國人正從過度依賴中國的危機中吸取教訓”。該委員會上個月曾向一家中國供貨商訂購了3萬件防護服,布克雷稱,這家供貨商幾天後就取消了這批訂單的發貨。

他說:“希望會有反思的一天……而且(我們)得重新調整供應鏈”;他更語重心長底表示:“這是每個國家都應該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