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戰狼部長”如何解讀戰狼外交新冠病毒

音頻 06:11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兩會上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兩會上 REUTERS - Carlos Garcia Rawlins
作者: 安德烈
22 分鐘

中國的外交官最近在國際上咄咄逼人,得名“戰狼外交“,有“戰狼部長”之稱的中國外長王毅周日在美國記者詢問時,卻很收斂,沒有重演幾年前在加拿大怒斥加拿大女記者的一幕。王毅稱,“中國人愛好和平、崇尚和諧,以誠待人,以信為本。”但是王毅終究流露出磨刀霍霍的一面。

廣告

縱觀王毅周日人大會上就當前受關注的一系列問題答記者問,火力仍集中在向美國發射。法新社題為“病毒:北京揮舞着‘冷戰’的幽靈”稱:中國毫不留情地警告,華盛頓關於北京應對疫情的批評將中國推向與美國“冷戰的邊緣”。數周以來,特朗普政府譴責中國延緩向世界通報關鍵疫情信息,致使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正在全力競選的特朗普還提及就此向中國索賠數百億美元的賠償。

關於中國延緩甚至隱瞞疫情信息,廣為人知的一個細節是,武漢中心醫院急症科主任艾芬12月30日向醫生圈爆出武漢出現類似sars一樣嚴重的疫情,她的同事李文亮翌日向微信朋友圈發送,李文亮醫生傳出的信息幾小時後被台灣疾控機構發現,台灣隨即決定對武漢來台人員進行檢測,同時向世衛組織報告。幾乎同時,艾芬醫生遭到領導嚴厲訓斥,李文亮被警方抓去“訓誡”。如今李文亮已逝,艾芬情況不明。還有一個驚人的細節,1月初,中國衛健委下令銷毀病毒株,在否認數周之後,日前中國衛健委間接承認,但辯稱處於安全考量。

王毅部長用不着考慮那麼多,他的語言都是現成的,借記者詢問之機不指名向特朗普開炮:“除了新冠病毒的肆虐,還有一種政治病毒正在美國擴散”, “針對中國編造了太多的謊言,策畫了太多的陰謀”,王毅否認了所有有關中國隱瞞疫情的指控。

特朗普政府指控中國隱瞞疫情,導致美中兩國的緊張達到頂峰。特朗普甚至威脅要“切斷與中國的所有關係”。王毅記者會上嚴厲抨擊:“美國一些政治勢力正在綁架中美關係,試圖將中美關係推向所謂‘新冷戰’”。

王毅稱“這種政治病毒就是利用一切機會對中國進行攻擊抹黑。”王毅句句對着特朗普而來。星期三,特朗普批評北京用詞更加強硬,他指責北京“無能”,致使疫情全球大流行。他認為,北京應對這場“全球性大規模屠殺”承擔責任。

法新社評論,中國的外交,尤其是中國的一些外交官,為了替北京應對疫情辯護,最近數月表現的特別具有挑釁性。這裡回到前面那位美國記者關於中國媒體表述的“戰狼外交”的質疑,那位記者特別向王毅指出:“前不久,有一些中國駐外使節在推特上發布的關於疫情的信息不一定是真實的,引起人們的質疑”,他進一步質疑王毅,中國外交是否放棄了鄧小平“韜光養晦”的原則?

王毅避開“韜光養晦”不談,也很罕見地表示:“我尊重你提問題的權利……”但是,“對於蓄意的中傷,我們一定會作出有力回擊……對於無端的抹黑,我們一定會擺明事實真相。”

王毅不失“戰狼部長”稱謂,話語稍加掩飾但猶如一把利刃刺向美國:“不要再浪費寶貴時間,不要再無視鮮活的生命。”王毅知道他說的話意味着什麼,此刻,這個全世界遭受疫情打擊最嚴重的國家,死於新冠的人數正在殘忍地逼向十萬大關。

然而王毅顯得站得很高:“新冠肺炎疫情是中美兩國的共同敵人”,他不失時機地宣稱,他的國家向全世界出口了568億隻口罩,其中向山姆大叔出口了120億口罩,“相當於為每一個美國人提供了將近40隻口罩”,至於西方國家指責中國搞“口罩外交”,“慷慨政治”,對中國武漢疫情水深火熱之時西方國家提供的支援閉口不談,這不是王毅關心的問題。他強調:”“中國所做的事情,從來不謀求任何地緣政治目標,從來沒有任何經濟利益的盤算,也從來沒有附加任何政治條件。”

王毅在反擊西方指責中國延誤關鍵信息,隱瞞真相時指責這是“無端的抹黑”,“我們一定會擺明事實真相。”

擺明事實真相,這真是世界所期待的,關於新冠病毒源頭,關於中國死於新冠病毒的真實數字,以及,北京為什麼在疫情已知人傳人的情況下還不及時告知本國人民告知世界,甚至連世界衛生組織也在北京的逼壓下遲遲不肯宣布新冠病毒已構成全球性重大衛生事件?中國不要不停指責別人“抹黑”了,一句話,開放國際獨立調查,澄清真相,讓一切大白於天下豈不更好?

針對記者的提問,王毅也說了“中方對國際科學界開展病毒溯源科研合作持開放態度”,但是對於細節,王毅特別吝嗇。然而他卻不忘補充:這樣一場調查,應“世衛組織主導”,排除“政治干預”,順便指責“美國內一些政治人物卻迫不及待地把病毒標籤化、把溯源政治化、對中國污名化。”

星期一,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世界衛生組織視頻大會上回答的更加模糊,這位北京強人同意為“全面評估”開綠燈,但是他強調必須要等到疫情全部終結的時候才行。

華盛頓懷疑武漢病毒研究所可能出了事故,導致新冠病毒從其P4實驗室流出,從而演變成一場全球性疫情。5月24日,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在電視上對此予以否定。她承認,她領導的實驗室曾擁有三株蝙蝠的冠狀病毒,但沒有新冠病毒基因序列,即Covid-19。

她這樣說:“這麼多年下來,石老師他們確實分離獲得過一些蝙蝠的冠狀病毒,目前一共有三株。但這三株病毒和SARS的相似性最高的有96%,但和新冠病毒的相似性最高的都不超過79.8%。”在12月以前,“實際上我們也和大家一樣,都不知道這種病毒的存在。”

“都沒有的東西,怎麼去泄漏它呢?”

王毅還談到其他問題,對於北京背棄自己對港人的承諾,全國人大正在推出香港版安全法,引起國際社會譴責一事,王毅還是那句老話:“香港事務是中國內政,不容任何外來干涉。”

對於非洲,王毅強調,“非洲是中國同呼吸、共命運的好兄弟”。王毅表揚了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疫情暴發以來,世衛組織在譚德塞總幹事帶領下,在每一個關鍵時間節點,都本着科學態度,及時提出了專業建議,很好地履行了應盡的職責。”

關於中國與俄羅斯的關係,王毅說:“雙方相互支持,彼此仗義執言,成為‘政治病毒’攻不破的堡壘,體現了中俄高水平的戰略協作。”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