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

新冠病毒來源 官媒頻使障眼法遭揭穿

Nexu Science Communication與都柏林三一學院共同創建的新冠病毒計算機圖像。
Nexu Science Communication與都柏林三一學院共同創建的新冠病毒計算機圖像。 via REUTERS - Social Media

中共中央黨刊『求是』近日發表長文『科學家如何看待新冠病毒的來龍去脈』,旁徵博引,總歸想把新冠病毒的來源地指向國外。問題出在哪裡,關鍵是裡面引用的西方科學家的證據,多似是而非,斷章取義,惹得科學家本人出來打臉。最新站出來的是被『求是』曲解的哈佛大學教授,這位教授說:他從未懷疑過新冠病毒來源於中國武漢。

廣告

我從未懷疑過新冠病毒來源於武漢

『求是』文中稱:病毒可能在任何地方最先出現,文中指哈佛大學全球健康研究所主任阿希什·賈哈博士4月接受CNN採訪時曾評論,“美國加州聖克拉拉縣兩名居民分別在2月初和中旬死於新冠病毒,死亡病例並沒有外出遠遊的經歷,更沒有去過中國,這就說明早在1月中旬,甚至更早,病毒就開始在加州社區傳播了。賈哈博士認為,美國有必要回溯1月甚至2019年12月的病例,搞清楚到底最早是什麼時候出現新冠病毒的。”文中試圖用賈哈的話來證明“最早報告病例的地方不一定就是病毒來源地”。

美國之音就此採訪這位教授,賈哈教授表示對新冠病毒來源於中國這一觀點沒有懷疑。賈哈解釋:“我當時說的是,從中國來到美國的第一例有可能比我們之前認為的要更早,有可能是1月初就到美國了,甚至有可能是12月底……中國到美國的旅行往來很多,我們認為這種病毒可能最早在11月中旬就開始在中國傳播了。所以完全有可能是11月中下旬有人乘飛機來加州、來美國,12月份我們可能就有了少量病例,儘管我懷疑可能是1月份。”

這位教授強調,“但在我看來,起源是毫無疑問的:我所看到的一切都表明病毒來自中國,來自武漢。”

中國共產黨這份機關刊物可能為了更有說服力,大量引用西方報道來試圖證明新冠病毒的來源不在中國,但引用手法片面,有意曲解,有明顯的矇混過關的意味。

『求是』還提到中國官媒廣泛“引用”的意大利米蘭薩科醫院生物醫學科學研究所所長馬西莫.加利的話說,對比意大利新冠患者的病毒株與中國52種新冠病毒序列後,“發現意大利被感染的患者病毒與中國沒有聯繫,它是在意大利境內流行起來的新型冠狀病毒”。

路透社5月11日報道則是:加利的團隊對意大利境內的新冠病毒基因測序與1月出現在德國慕尼黑的新冠病毒匹配。加利強調,德國慕尼黑的這名新冠患者是通過與一名有上海旅行史的人士接觸而感染的。

終於證明了中國的清白?

『求是』還提到劍橋大學遺傳學家彼得·福斯特的研究,以證明武漢不是新冠病毒的起源地,而“原始病毒類型感染者“主要位於美國”,“在3月中旬美國境內暴發的新冠病毒,更有可能是來自美國國內而不是來自海外。”這裡指的是英美科學家團隊分析了自2019年12月24日至2020年3月4日期間從世界各地採集的160個新冠病毒基因組數據,繪製出新冠病毒的原始傳播圖,發現了新冠病毒的3個變體,A、B和C,A型新冠病毒最接近於在蝙蝠身上發現的冠狀病毒,即原始病毒。A型病毒雖然在武漢出現,但並不是武漢的主要病毒類型,反而是由A型病毒變異產生的B型病毒是武漢流行的主要病毒。B型病毒不僅在武漢流行,也傳播到了中國各地以及整個東亞。而A型病毒主要的流行地是美國和澳大利亞。在歐洲流行的C型病毒則是由B型病毒變異而來,在法國、意大利、瑞典和英國的早期病例中發現。

由於官媒曲解,中國一時不少輿論誤以為新冠病毒是從美國傳到了武漢,當時甚至流行着這樣一句話,指該研究報告“終於證明了中國的清白,還了中國一個公道”。但是這篇論文的第一作者彼得·福斯特4月中旬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明白無誤地指出:“A型病毒在美國就成了主要的類型。但它並不意味着因為它是美國的多數類型,所以它就是來自美國,這是一個錯誤的結論。”他表示,他們的研究雖然不能確切推斷出病毒的源頭所在地,但可以肯定新冠病毒最早是在中國傳播起來的。他認為病毒的最初傳播是在中國,也可能是在中國南部,很早就在中國發生了。

法國12月底傳播的病毒與誰有關

為了證明“越來越多的國家發現了無中國接觸史且發病時間更早的病例。”『求是』舉出醫學期刊『國際抗菌劑雜誌』網站刊登的題為『新冠病毒2019年12月底已在法國傳播』的論文,研究人員對14個2019年12月2日到2020年1月16日期間因流感疾病入住重症監護室病例的冷藏鼻咽拭子進行核酸檢測時,發現一名2019年12月27日到醫院就診的男子檢測結果呈陽性。這一病例與中國沒有關聯,並且在發病前沒有臨近旅行史,這表明新冠病毒2019年12月底已在法國傳播。

但是,『求是』忽略的是,這項論文的作者之一,巴黎Hôpital Jean-Verdier醫院醫生科恩對法國『費加羅報』和法新社採訪時點明,那位患病的男子極可能是被無癥狀的妻子感染的,“他的妻子工作周圍,接觸到很多中國人後裔”,他進一步解釋,他的妻子的魚店緊挨着一家中國人開的日本壽司,店裡都是中國員工。科恩同另外一位合作寫這篇論文的醫生Zahar在接受法國電台採訪時表示,發現上述男子的妻子同壽司店的員工“有很多接觸”,“而壽司店裡的一些員工可能與從新冠疫情肆虐的國家來的新冠病毒患者有過接觸。”

曲解或者片面報道西方病毒溯源報道的例子很多,中國官媒四月底廣泛報道過法國巴斯德學院一份在BioRxiv網站上預發的一篇題為『法國輸入性與早期傳播病毒的溯源分析』的論文,將法國檢測到的新冠病毒基因序列與全球共享數據倡議組織(GISAID)數據庫擁有的基因序列組進行了對比,從而試圖勾勒出病毒演變樹圖譜。『人民日報』5月3日報道時這樣結論:“法國的新冠肺炎疫情由一種在本地流傳的來源未知的病毒毒株所引發。”,『求是』這樣表述:“這說明,導致法國本地疫情暴發的病毒並非來自中國。”

請他們仔細讀讀我的報告

本台記者為此在5月7日專訪了主持這項研究的巴斯德學院基因核糖核酸病毒進化基因組研究員艾蒂安 西蒙-洛里埃(Etienne Simon-Lorière),這位科學家認為中國媒體的報道“這是不正確的說法”,“病毒最早來自中國這一點毫無疑問”,他表示:

“我們的文章中提出的問題是目前我們所掌握的資料並不足以確定病毒從武漢傳播到法國的路徑,所以我們其實不知道病毒究竟是如何抵達法國的!當然,有幾種可能:或者病毒直接來自中國;或者從中國途經意大利抵達法國;或者從中國途經另外的國家例如黎巴嫩等沒有基因測序的第三國之後再抵達法國。但病毒最早來自中國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只是它的傳播途徑尚不明確而已。”

這位科學家表示,“新冠病毒的老祖先是在武漢,對我們來說,不清楚的是,武漢病毒是途經什麼路線傳播至法國的。”他希望報道他的研究報告的中國媒體仔細閱讀他的報告:“當然,這或許比較枯燥,晦澀難懂,但是,不要做出太快的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