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神藥羥氯喹爭議不斷 為什麼世衛組織暫停臨床試驗

巴西阿雷格里港醫院的一名護士展示了應對新冠病毒的羥氯喹藥丸
巴西阿雷格里港醫院的一名護士展示了應對新冠病毒的羥氯喹藥丸 REUTERS - Reuters Photographer
作者: 安德烈
15 分鐘

一直被法國馬賽醫生拉烏特視為治療新冠病毒有奇效,美國總統特朗普自稱每天都服用的“神藥”,尤其在非洲激起無限希望的羥氯喹,在一些研究報告提及出現服用後可增加死亡風險後,世衛組織“暫停”其兩月前發起的在35國400多座醫院進行的臨床試驗。羥氯喹,這一派生自應對瘧疾的氯喹的藥物,塞內加爾等非洲多國已經把它發到了住院患者手中,巴西剛剛批准輕症患者使用的藥物,為什麼會引起這麼大的爭議?

廣告

什麼是羥氯喹

氯喹是一種治療一種由蚊蟲傳播引發的寄生蟲病--瘧疾的藥物,已經服用數十年了。它派生的羥氯喹在法國廣為人所知的名字叫Plaquénil,主要用來治療狼瘡及類風濕關節炎,目前,用來試驗治療新冠病毒的主要是羥氯喹。

羥氯喹既廣為人知又不昂貴,在新冠疫情肆虐全球的當下,激起很大的希望,尤其在非洲更是如此。但是目前正在全球試驗的藥物遠遠不止羥氯喹,根據『柳葉刀』,超過800個臨床試驗正在對十幾種潛在治療新冠病毒的藥物尋求評估。

羥氯喹2月底在法國,甚至在美國名聲鵲起,主要與法國馬賽地中海傳染學大學醫院的拉烏特教授有重大關係,拉烏特根據中國的類似研究,領導一個團隊在馬賽進行試驗後宣布,氯喹含有的磷酸鹽對治療新冠患者有特別的效力。

拉烏特的研究很快在美國引起迴響,尤其美國總統特朗普大力稱讚拉烏特的研究,他後來還表明以預防的名義,自己“每日服用”此藥。

儘管此藥的效力並未從科學層面證實,在巴西,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深信此藥的效力,以至於他的衛生部長推薦所有新冠病毒輕症患者服用。

使用不使用羥氯喹已不局限在政治範圍,在媒體廣泛報道後,它已變成一個公共的、政治的辯論話題。包括在家庭引起激動的爭論,在媒體,在社交網絡不同意見之間引發辛辣的論戰。

到底對治療新冠病毒有沒有效

這才是最根本的問題。關於這一藥物應對新冠病毒有療效的假設主要來自於其抗病毒性在體外及對動物治療試驗時顯出過積極效果。一些研究顯示了它對治療新冠病毒的體外效果,但經常未在人體內得到同樣的效果。

由於缺乏雙盲試驗,對照組,隨即選擇患者等普通的科學試驗規則,而且,大部分宣稱效力明顯的試驗往往是在數量有限的患者中間進行,以及缺乏科研報告必須在同行重讀並由其他與試驗無關的科研人員確認後才能發表的程序,因此,對此藥治療人體效力如何,目前沒有科學共識。

直到目前,還沒有一項有關使用羥氯喹治療新冠患者的研究滿足了上述標準。

拉烏特教授發表了幾項相關研究,根據他的表述,羥氯喹與阿奇黴素結合使用,在治療新冠患者過程中顯示了奇效。對拉烏特教授而言,在目前這種衛生危機的緊急局面下,應該允許大規模使用這一藥物。

他主張,一旦出現癥狀,就應結合使用羥氯喹和阿奇黴素治療。拉烏特在第三份研究發表後表示,參與試驗的1000名患者中,在使用上述方法治療10天後,91.7%的患者身上的毒素全被清除。

但是,這一參與試驗患者死亡率的數據,與觀察到的新冠病毒自然演變的死亡率幾近相等。

至於拉烏特的試驗方法也引起爭議,一些科研人員指出缺少“對照組”,這就無法從科學層面證實羥氯喹的有效性。而且,參與試驗的95%的治療患者並沒有出現重症跡象,因此,他們可能也會如同大部分患者一樣,自動治癒。

一個在紐約幾座醫院進行的試驗結果五月初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顯示羥氯喹對重症患者的狀況既沒有改善也沒有損害。還有兩項不久前公布的研究,一個是中國的,一個是法國的,均顯示羥氯喹沒有明顯減輕重症醫護病房和入院患者的死亡風險。

周五發表在『柳葉刀』的另外一項針對96000名患者的研究,得出的結論是,無論氯喹或者羥氯喹,在治療入院的新冠病毒患者時均未顯示出效力,反而會增加死亡風險及心律失常。論文主要作者Mandeep Mehra表示,這是第一個大範圍大規模的研究,這一研究顯示得出的一個堅實的科學證據是,新冠患者並未從服用羥氯喹得到益處。不過,拉烏特教授認為這一研究是一些從來沒有見過病患的人做的,“雜亂無章”。

在這一研究公布後,世界衛生組織周一宣布:“暫停”使用羥氯喹治療新冠患者的臨床試驗。

風險

服用羥氯喹特別是氯喹帶來的副作用很大,甚至很嚴重。

法國醫療管理局專門就羥氯喹結合使用阿奇黴素治療發出警告。瑞典醫藥局4月2日下令禁止醫生為治療新冠病毒讓患者服用氯喹和羥氯喹。歐盟醫藥局認為,這類藥物只能在緊急情況下,根據每個國家的特別指令,在嚴格的框架下使用。

哪些國家正在使用

目前已有不少國家允許醫生開處方,主要是羥氯喹,氯喹也有,但比較罕見。

但使用範圍嚴格限制:臨床試驗,一般在醫院進行,有時針對重症採用,有時候也允許讓不太嚴重的患者服用。

但是從星期三以來出現了例外,巴西衛生部長批准所有輕症患者使用氯喹和羥氯喹。不過,衛生部長補充說,因為尚無完整的證明藥物效能的研究,服用上述藥物一方面由醫生決定,一方面要有患者的同意。

在美國,聯邦醫藥局批准使用羥氯喹,只在臨床試驗不具備的情況下,在醫院採取適當的方式使用,而不能像特朗普總統所表示的以預防的名義服用。

除了臨床試驗,法國只在一種情況下使用,在醫院住院的重症患者出現緊急情況時,在醫生集體同意後才可服用。

在塞內加爾,眾多的住院患者得到了羥氯喹。在乍得、敘利亞,阿爾及利亞,摩洛哥等國也在使用。

在臨床試驗方面,法國昂熱及波爾多醫院正在對使用羥氯喹做實驗,一項有關羥氯喹與阿奇黴素結合使用是否對預防有效的研究正在評估之中。

歐盟正在進行包括使用羥氯喹在內的四項試驗,這一本來激起相當希望的臨床試驗要比原來預想的複雜的多,主要是缺乏自願者。因此未不會在未來數周之內得出結論。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