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美國/中國/人權

這下美國的對頭樂壞了

2020年5月29日,在美國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的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不幸死亡後第四天,和平示威者在美國銀行體育場外默哀。
2020年5月29日,在美國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的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不幸死亡後第四天,和平示威者在美國銀行體育場外默哀。 REUTERS - NICHOLAS PFOSI
作者: 安德烈
1 分鐘

“暴力執法是根植於美國的慢性病”,“人民的壓迫者”,中國,伊朗這些經常被美國批評人權紀錄不佳的國家,這次充分地利用弗洛伊德之死引發美國騷亂的機會在種族問題上猛烈批評華盛頓。

廣告

 

法新社在題為“狠批美國‘種族主義’,華盛頓的對頭樂壞了”的報道中引述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的話說:“我們的外國對手利用這一危機來播撒混亂”。

他指的主要是中國,伊朗,程度輕一點的有俄羅斯,他還點了津巴布韋的名,這點令人吃驚。

共和黨人,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盧比奧說,社交網絡上有“三個敵對國家”反美帳號非常活躍。

他補充:“他們給火上澆油,宣揚暴力。”

這些國家公開地譴責美國警方導致弗洛伊德之死:一位被執法的白人警察以暴力致死手無寸鐵的黑人,他們特彆強調一周來騷亂正在擴及美國眾多城市。

德黑蘭自不帶說,伊朗是美國的一號敵人, 他們指美國警察使用“膝蓋頂着脖子的技術”使黑人青年喪命,並將其同特朗普政府對8000萬伊朗人兩年來使用的“超級壓力”做比:

伊朗外長紮里夫稱:“他們沒有能夠讓我們跪下,他們也未能成功地讓非裔美國人低頭。”他的發言人則形容美國是一個“壓迫者的國家”。

針對美國國務院一則推文呼籲“熱愛自由的國家”團結起來,指責中國背棄對香港高度自治的承諾,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以“我不能呼吸了”反諷,華春瑩這是參照喬治.弗洛伊德被警察壓住快死前不斷重複的一句話。

北京揭露美國的種族主義像“慢性病”。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埋怨:“中國領導人樂死了”,但他立即表示,“我們與中國的區別在於,造成弗洛伊德死亡的警察正在被司法調查,將被追究,將會有一場公平的審判。”

他對ABC電視台說:“美國人願意和平示威的都將被允許,他們絕不會被扔進監獄”。

這一點上,中國如同伊朗,經常被華盛頓,同樣也被國際組織譴責大規模違反人權。

人權第一觀察組織別爾申斯基對法新社表示,這些政府“嘲諷種族歧視和警察暴力”,“他們批評美國,他們的動機是犬儒主義的,不過為了轉移別人關注他們的人權問題。”

但是,他們的確點到了美國的痛處。

這位奧巴馬時期美國國務院的官員說,美國最偉大的力量一直是給全世界做楷模。所以,“當美國人被我們的警察用暴力鎮壓,或者遇上如特朗普這樣的讚賞暴力的領袖,美國維護人權的信用就被置於危險境地。”

他的看法是,美國不管哪個政黨執政,種族主義的問題一直存在。這是一個在同時由高尚的民主理想以及野蠻的奴隸制基礎上建立的國家。

他批評美國總統特朗普沒有努力去理解那些和平示威者的痛苦,以示他將努力消除美國的種族歧視。

如此,批評不僅僅來自美國的對頭,非盟也要求美國“消滅所有形式的歧視”。紀念弗洛伊德的示威活動現在在美國的西方友邦國家也越來越多。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