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維園的燭光 最後的燭光?

音頻 06:47
港人不顧禁令,在維園,在全港,點燭哀悼六四大屠殺31周年。
港人不顧禁令,在維園,在全港,點燭哀悼六四大屠殺31周年。 REUTERS - TYRONE SIU
作者: 安德烈
18 分鐘

冒着港版國安法遙遙逼近的威脅,難以計數的香港人不顧禁令,一如過去30年,在六四大屠殺31周年之日,在維園集會,在全城“遍地開花”,秉燭紀念。

廣告

30年來首次,香港警方以防止新冠病毒蔓延的理由,禁止一直在維園舉行的六四燭光晚會。警方宣布,商業區旺角一代身穿黑衣的示威者阻礙交通,予以強行驅散並逮捕數人。

不過,在維園,當一些示威者取掉圍堵在維園的柵欄後,人群一擁而入,積少成多,越聚越多,最後,讓這一相當於十幾個足球場大的公園變成黑壓壓一片,在黑壓壓一片中,透露出點點燭光。

一位74歲的先生對法新社表示,“三十年,每逢六四紀念日,我都來維園,今年比往年更重要,我早早地來了”。為什麼今年比往年重要?“因為香港現在正經受着同一政權的壓迫,一如北京所發生的那樣。”

許多示威者穿着黑色T恤,上面寫着“真相”兩個大字,他們喊着“香港香港”,而另外一些示威者高舉着香港獨立的旗幟。

香港警方守在維園邊上,沒有干預維園的活動。當地時間晚八時,維園無數的人群,點起了他們手中的蠟燭,與此同時,在香港許多小區,“遍地開花”,到處閃爍着紀念六四死難者的燭光。

香港在去年經歷了自從回歸中國大陸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去年6月至12月,幾乎每天都有反送中示威,有幾次示威人數超過百萬以上,偶爾也發生了極其暴力的衝突。示威者揭露中國侵蝕一國兩制,損害香港的高度自治。許多居民現在擔心,香港將被北京牢牢控制在手中,一國兩制,高度自治,香港獨立的法律系統,統統煙消雲散?

北京的權力在香港越來越明顯,港人被套上一道道緊箍咒。就在六四之日,香港立法會最終通過了極有爭議的『國歌法』,今後,誰若“不敬”國歌,誰就可能被認定犯法,立法會表決時抗議聲不斷,佔多數的親北京建制派保證『國歌法』通過。

泛民議員拒絕參加這一明知失敗的投票,為了干擾投票,其中一位泛民議員給立法會傾灑了散發出惡臭的肥料水。

民主派從這一法案中看出北京的最新企圖,進一步侵蝕原則上應保持高度自治一直到2047年的香港的自由,表決日偏偏選擇在六四大屠殺紀念之日,決定日程者顯然是在挑釁,泛民議員難以抑制的激動。

31年前,中國軍隊在3日與4日交際之際,衝向長安街,衝進天安門廣場,開槍屠殺,終結了長達七周的以青年學生為主體,許多工人參加的反對腐敗要求民主的運動,根據多方評估,大屠殺至少造成幾百至數千人死亡。

31年來,六四在中國一直是禁區,周四早晨,在北京,一名靠近天安門拍攝的法新社記者被北京警察抓住,他們強迫攝影記者銷毀他拍到的大多數底片。

30年來,維園燭火紀念每年都會吸引眾多的香港居民參加,這是中國唯一一塊地方,那場大屠殺事件可以得到追思、哀悼、紀念。這也是自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以來,香港人享有大陸人不曾享有的自由的象徵。

然而,31周年的維園紀念居然遭到當局拒絕。警方提出的理由是新冠,聚會的人不能超過八個以上。為了表達對那場悲劇始終不渝的記憶,組織者呼籲港人全城遍地開花,在什麼地方就在什麼地方點燃蠟燭,六月四日白天,城裡到處搭起了擺滿蠟燭的貨攤,向那些晚上下班的人發放。

一位53歲的王姓居民對法新社表示,“我不相信因為疫情而禁止維園活動,這是政治鎮壓!”他跪在公園裡對死難者表示哀悼,告訴記者:“我擔心維園六四紀念從此成為絕唱。”

去年,六四30周年日,維園紀念已經是在極其緊張的氣氛下進行,親北京的香港當局推動旨在向中國大陸遣返嫌犯的條例,港人立即意識到,香港的法制,香港的自由正在遭受北京嚴重的威脅。

一周之後,爆發了持續七個月日日不斷的反送中運動,泛民在去年11月底甚至取得了區議會選舉大勝。北京絕不甘心於民主派的勝利,宣布推出港版國安法,懲罰所有“分裂主義”“恐怖主義”及“外國干預”的活動。

眾多的港人以及西方國家認為,這一由中國全國人大取代香港立法會推出的港版國安法將是政治鎮壓的前奏,意味着香港自治的終結。

華盛頓如同往年,向天安門犧牲者致敬,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與當年的天安門廣場的民主運動領袖會面。

星期四,記者就六四屠殺詢問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趙立堅稱,中國早在80年代結束時已就這一“政治動亂”事件定性。新中國70年取得的巨大成就充分顯示了中國選擇的發展道路的正確。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