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微言微語

中國教育的系統性腐敗

音頻 13:38
圖為哈爾濱師範大學
圖為哈爾濱師範大學 © 網絡照片
作者: 桑雨 | 桑雨

本周,發生在山東省的兩宗高校舞弊冒名頂替上大學舊案被媒體披露後,在社交平台引發軒然大波,根據媒體統計檢索發現,山東省14所高校242人涉嫌高考舞弊冒名頂替入學。新京報梳理後發現,涉事14所高校中,不乏知名高校,如中國海洋大學等。本周稍早時,一名網友苟晶在微博上發帖,稱23年前她參加高考,遭班主任老師女兒頂替,她目前已向山東省教育廳實名舉報。

廣告

農家女苟晶曾就讀山東濟寧實驗中學高三尖子班,1997年高考蹊蹺落榜;1998年復讀,明明平時成績優秀,考前摸底考全區第四名,結果仍低分落榜。一個多月後,她收到了湖北黃岡一所中專學校的錄取通知書。她從未填報過這所學校,去了之後才知道那是一所“野雞學校”。更令人吃驚的是,學校里大部分學生都來自山東。而且,所有人都沒有填過這個學校的志願。他們感到莫名其妙,似乎是被什麼神秘力量踢到這個角落。在那裡讀了一年後,苟晶到浙江打工,後來結婚生子,靠自己的奮鬥成為電商企業的管理者。

20多年來,她很少回山東老家,也極力強迫自己忘記那段屈辱痛苦的記憶。其實,早在2003年,她的高三班主任就曾讓人帶信給她,承認是自己女兒頂替她去北京讀了大學。這些年,即使苟晶不去追究,有些事實也是顯而易見的。那就是,老師的女兒用了她的成績、名字,頂替她上了大學,又用她的名字畢業分配獲得公職,而這件事,僅憑老師一個人是辦不到的。“學校領導肯定知道這件事,檔案管理又涉及到學校、教育局,戶籍,和公安機關。”

苟晶表示:“要麼,老師的女兒用了我的身份,要麼她用了我的名字,又做了一個假身份證。”但毫無疑問,這裡面有一條利益鏈。 想起黃岡水利電力學校那些從沒填報過志願,又糊裡糊塗去上學的山東同學,她甚至懷疑,大家是不是都在沒有檔案的情況下,被“賣”了過去?這背後是一筆“大生意”嗎?還有,她的第二次高考是怎麼回事?雖然現在沒有證據,但真的也被頂替了嗎?如果是,那個人又是誰呢?苟晶向媒體表示,她之所以現在舉報,是想知道真相,知道那個利益鏈當時是怎麼操作的,怎能有那麼大能量?

高考舞弊冒名頂替事件之所以在國內引發輿論嘩然,是因為它暴露了中國教育體制的系統性腐敗,直接威脅教育公平,社會階層流動的制度安排。

網友核武老人魏世傑微博發帖說:“建議中央針對山東200多名冒名頂替上大學事件專門出台文件,嚴肅處理違規違紀違法者,並將處理結果公佈於眾。此事關係黨和政府的公信力和社會主義公平正義價值觀,不可忽視。”

網友於建嶸微博發帖說:歷史上,對破壞類似制度的,處罰都十分嚴厲。如鹹豐九年,官居一品的文淵閣大學士柏葰 因鄉試科舉舞弊案 被斬首。

網友祝佳音微博發帖說:最近大家都在義憤填膺頂替上大學的事兒,其實,只有相對底層的人才會用這種粗糙、殘忍的方法,幹掉面前一個喘氣的活人。這很容易被發現,一路留下作案證據,一輩子留下尾巴。你看所有爆出這種事兒的一般都在不發達地區。發達地區有錢有權的人一般不屑於用這種方法,還記得好多年前流傳出的一個上海某大學招生名單么?多麼優雅精緻。一般大學都有照顧的名額,不夠強的打個招呼托託人送點禮,夠強的直接遞個條子,就進去了,再強一點兒的都不用自己說,根本不用費這種“冒名頂替”的力氣 。”

該貼中說的上海某大學即上海交通大學, 2011年, 上海交大特殊照顧招生名單,曾被該校學生貼在校內飲水思源網站上,20分鐘後就被刪除,現在外網仍可以搜到。這份名單非常清晰的記錄了上海交大如何對權力階層子女網開一面的現實。

這篇帖文作者在結尾處對曾給交大領導遞條子的關係戶做了一個梳理,文章說:仔細查看裡面的名字,共和國的部長們也榜上有名,不過基本上是退休人士,比如,前交通部部長錢永昌,前國家機械部副部長陸燕蓀等。還有上海市副市長,教育部高校學生司司長。裡面教育口的官員很多,包括交大書記王宗光,清華副校長余壽文,教育部人事司副司長,上海教育電視台副台長等。仔細看名單,還有不少東西可以挖掘。

1 教育口的人最多。上至教育部,下達上海教委,區教委,甚至各大學,中學,校辦企業,校董,院士。裡面還有一個頭銜:陳鼎常( 全國政協委員、湖北黃岡中學特級教師)。

2 實權單位。從上海公安局,公共安全專家局,到電力,醫院,人事局。 3 企業總裁,想必錢能通神,當然現買現賣是不行的,應該是以前早打點過的。4 牛人。比如浙江電力局副局長等。雖然你上海不歸我管,但是電力系統一家親,牛人在哪兒都應該很牛。再比如,上海檢查院二院副檢查長曾勉托高鳳池一條,"上海檢查院二院副檢查長"想來也是來頭頗大,但為什麼還要托一個"高鳳池"呢?此"高鳳池"何許人?一查,一個村長能這麼厲害?再仔細一看,這個村長可不一般,1998上海綜合實力百強村,上海旗忠集團公司法人代表,這還不算,旗忠村位於上海閔行區,想必地頭蛇也很厲害。

這份多年前上海交大錄取關係戶名單的泄漏足以暴露中國教育體系 系統性腐敗由來已久。

一篇題為《所有類型的高考作弊,冒名頂替是最可恨的》網文這樣寫道:

一部考試史就是一部作弊史。中國自隋開始有了科舉制度,開科取士,遴選人才,科舉成為世界上歷時最久、最為成熟穩定的國家級考試製度。中國科舉史上的作弊方式多種多樣,概括起來,大概有這麼幾種:考場時抄錄夾帶的資料作弊,這個是最常見的;買通考官,提前泄露試題,或買通閱卷官,對學生的試卷予以關照;找“搶手”替考;冒籍;偽造資格。這些作弊方式,在今天的高考中依然存在,只是技術上與時俱進而已。

任何一種高考作弊都是可恨的,其行為破壞了考試製度,也對其他考生的權益造成傷害。但我以為所有的高考作弊中,最可恨的是竊取別人成績冒名頂替去上學。這簡直就是一場謀殺,謀殺了一個人的青春和未來。這種冒名頂替的現象為什麼屢禁不絕?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是此種違法犯罪的風險太低。

古代科舉作弊,懲罰之嚴厲超出今人想象,明清好些官員因“科舉案”掉了腦袋,其中不乏一、二品大員。魯迅在《吶喊》自序中說,“有誰從小康人家而墜入困頓的么,我以為在這途路中,大概可以看見世人的真面目”。周家如何從小康而墜入困頓的呢?就是因為科場作弊。魯迅的祖父周介孚,進士出身。某一屆鄉試,他拿出一萬兩銀子準備賄賂主考官關照自己的兒子(即魯迅的父親),由於僕人辦事不謹慎被舉報。按說這還只是作弊未遂,可處罰多嚴重呢?周介孚被判了斬監候即死緩,在監獄裡關了八年才被赦免出獄。周家也因此傾家蕩產。

今天的高考和古代科考當然不能簡單地對比,由於高校擴招,錄取的人數遠遠超過古代的人數,防止作弊的難度似乎也隨之加大。但今天科技發達了,照理說要冒名頂替一個人是很難的。可這類事仍然時有發生,有媒體統計發現,在2018年-2019年的山東高校學曆數據清查工作中,有14所高校曾公示清查結果。273人在清查中被公示,其中242人涉嫌冒名頂替入學,冒名頂替者獲得學歷時間為2002年至2009年,公示後,學歷只作註銷處理。這可是孔孟之鄉、文化教育大省山東呀,真是觸目驚心。原因不複雜,沒有權力在中間運作,這樣的事不可能辦成。凡是能頂替別人的,幾乎都出自當地有能耐的家族,而被頂替者的父母幾乎都是老實巴交、沒什麼社會資源的小老百姓。——還有什麼比這種掠奪更無恥嗎?

中國古代王朝對科考作弊處罰重,是因為科考是平民子弟階層上升的主要通道,這個制度維護的是社會的底線公平。這個道理很簡單,至今仍不過時。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