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中國少數民族/中國

費加羅:中國少數民族在法國受北京監視恐嚇

費加羅報調查流亡法國的中國少數民族受到中國當局的監視騷擾2020年6月30日
費加羅報調查流亡法國的中國少數民族受到中國當局的監視騷擾2020年6月30日 © lefigaro
作者: 古莉
1 分鐘

法國《費加羅》報的一項調查指出,住在法國的西藏人,維吾爾人和香港人表示,他們在人權之國法國,受到中國當局的窺探和騷擾。

廣告

費加羅報記者Margaux d'Adhémar6月30日刊出一項調查指出,死亡威脅,電話騷擾,秘密監視和要挾,是流亡法國的中國少數民族人士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針對不同少數民族社群的恫嚇手法都一樣。北京的目的,是讓這些妨礙其政權的國民閉上嘴巴,避免被疫情危機中削弱的中國形象進一步惡化。

“我們知道你是誰”

流亡法國的藏人Tashi(化名)之前不知道自己被跟蹤,直到有一天,他和幾個朋友在巴黎植物園散步時,一名男子撞向他,對他發出死亡威脅。自那以後,他就開始失眠,而且不斷接到不明電話。Tashi是政治難民,他原計畫參加支持西藏事業的一些示威活動,但是他被日夜騷擾弄的精神緊張,決定不再參加藏人的示威活動了。Tenzin(化名)的情況與Tashi差不多。他說自己也是中國策畫的監視活動的目標。他到法國7年來,一直主持旅法藏人社區的活動。他的目的是在人權國家(法國)捍衛西藏事業。他解釋說:“我想把藏人在西藏所受的苦難表達出來。今天那邊還有很多人通過自焚來抗議中國的壓迫和集中營,非常震撼人心,但在這裡,西方人,沒人說這些事情,沒人對此作出反應。”

Tenzin原來以為在法國很安全。但中國當局很快就知道了他在法國的活動。於是他在西藏的家人被扣為人質。他說:“中國警察強行闖進我的家,把我家人一個一個抓走,問他們有關我在法國的活動情況,每個禮拜都審問,持續了一個半月。我的姐姐和姐夫求我停止政治活動。” 由於Tenzin的家人拒絕合作,中國當局向他們發出最後通牒:如果Tenzin在法國繼續進行政治活動,他的家庭就必須繳納三萬元人民幣(約4000歐元)。Tenzin的姐姐和姐夫決定繳納這筆錢。Tenzin抱怨說,“國際社會無視我們。各國都優先考慮傾他們與中國的經濟利益,不願意跟中國吵架。”

西藏流亡政府總統新聞官 Céline Guy說:“中國政府確信歐洲國家不會損壞自己的經濟利益 …。 我去過奧賽碼頭(法國外交部),愛麗舍宮(總統府),馬蒂尼翁宮(總理府)…到處都接待了我。可是當我談到在法國的藏人受到騷擾,問他們為何什麼都不做時,他們回答說:我們與中國的關係特殊。”

北京追蹤和騷擾的對象不限於流亡法國的6,500名藏人。逃離宗教迫害的旅法維吾爾人也被密切監視:歐洲維吾爾研究所所長,法國國家東方語言學院教師Dilnur Reyhan說,“中國為了在法國進行數碼“追蹤”,花費大量的預算”。這位活動人士確信中國“需要進行這些監視活動,以修復自己的形象”。她表示,在國外生活的中國少數民族被認為對中國構成“威脅”——因為這些人可能揭露“中國的政策每天都在侵犯人權”。中國把鎮壓輸出到歐洲,就可以證明這一點。

騷擾,要挾,心理壓力

在法國的中國各少數民族都了解中國恐嚇他們的技術手段。Dilnur Reyhan說,這些手段包括:通知去中國使館領取包裹,電話騷擾,人身監視,要求寄個人和職業地址。有時被恐嚇對象的汽車玻璃和住家窗戶被砸破,更經常的是夜晚接到神秘電話。

在中國被指控為恐怖份子的一些維吾爾人會收到父母發來的“可疑”短信。 比如,Adil是講突厥語的穆斯林,他到法國後便中斷與新疆家人的一切聯繫。可是在2017年,老家烏魯木齊的母親給他發來微信說:“能把你的地址寄給我嗎?請把你護照的影印件寄給我。” 由於這個信息全用中文寫,引起了Adil的懷疑。因為他與父母通溝通時,從來只用維吾爾語。隨後的兩年,他母親沒有了任何音訊,直到他在巴黎共和國廣場參加維吾爾人抗議活動一個月後,又收到了母親的信息:“你的工作合同能寄給我嗎?發給我一些你的照片。” 這些信息都記錄在Adil手機里,還能看到。Adil堅信他母親受到中國當局的脅迫。他推測說:“我在巴黎示威時,被一群中國人拍照了。他們很可能為了識別我,要我的照片做比較。” 由於擔心家人遭報復,Adil把合同和照片都寄過去了。之後,他就再也沒有收到家裡的消息。歐洲維吾爾研究所所長Dilnur Reyhan表示:“如果不合作,會導致父母和親戚遭綁架,被扣為人質”。

可是Adil的麻煩還沒完。自2019年8月以來,每個月他都收到不明電話號碼發來的同樣語音信息,一個冰冷斷續的女人的聲音讓他去中國駐法使館領取包裹。Adil說:“所有維吾爾人都知道這是個陷阱。這個自動錄音就是要讓你害怕,要告訴你,小心,我們在看着你!” 目前尚不清楚這些電話和信息來自何方,不知是從大使館發出的,還是通過虛擬專用網VPN將地理位置從一個IP地址反射到另一個IP地址,以掩蓋鏈接來源。在費加羅報記者與Adil會面的幾天前,Adil在美國的兄弟突然跟他聯繫。這位兄弟之前跟母親通了微信視頻,沉默的母親在視頻中展示一封信,用中文寫着:“告訴你兄弟在法國要非常當心。他必須停止對媒體說話。”

對旅法香港人的監視更隱秘

在法國生活的香港人也成為被北京監視的對象。據來自香港的法國-中國的法國人協會(France-Français de Chine)主席Tamara Lui告訴費加羅報,香港人對中國情報部門的擔心,沒有維吾爾人和藏人那麼嚴重。她說,旅居法國的香港人受到更為隱蔽謹慎的監視。不過,這些香港人一旦到了中國邊境,就會被便衣“國保”邀請“喝茶”。Tamara Lui女士表示,港人在巴黎舉行多次抗議活動期間,她觀察到,中國當局對香港人的態度比較低調,她認為那是因為北京“擔心引發外交事件。” 她說,2019年夏天,她正籌備一次示威活動時,在中國領館網站首頁發現了一條奇怪的中文信息,這條信息用中國當局特有的暗示語言,讓中國人警惕示威遊行活動,避免被少數分裂份子操縱,還表示領事館不認可這些活動。

國內家人被當人質遭報復

中國政府知道,他們對旅法中國少數民族群體施壓的最有效槓桿,就是他們仍在中國的親人。西藏流亡政府新聞官Céline Guy表示,在法國的藏人全都為他們在西藏的親人擔心,因為中國當局經常以逮捕他們全家作為對他們在法國活動的懲罰。而這樣的要挾已經是中國政府的傳統做法。Tinzin自2013年以來與Céline共同為自由西藏工作。他說,如果我在這裡支持西藏事業,我的家人在那邊就要付出代價。我想為西藏人在這邊做更多的事情,但我也考慮到家人,所以有時,有些事情我只好放棄。

旅法維吾爾族群也有同樣的憂慮。他們當中的大多數人,因為擔心在國內的親人被送進集中營,都與親人斷了聯繫。集中營的消息是通過留在中國的朋友一點點傳出來的。據Dilnur介紹,一次對2000名旅法維吾爾人的網上調查顯示,76%的人說,自己至少有一名親人進了集中營。很多維吾爾人出國後,都不敢公布自己遭受的迫害,他們沉默的原因就是擔心中國當局對他們在新疆的親人下手。

費加羅報這個調查說,在法國,不論是藏人還是維吾爾人,都說同樣的證詞:我們不為自己害怕,只為留在國內的親人害怕。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