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國際/政治

中聯部原副部長:要做好中美關係惡化加劇、鬥爭全面升級的準備

中聯部原副部長周力資料圖片
中聯部原副部長周力資料圖片 © 網絡圖片
作者: 弗林
12 分鐘

中聯部原副部長、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周力近日在《中國社會科學報》刊文指,積極主動做好應對外部環境惡化的六大準備。

廣告

周力通過題為“積極主動做好應對外部環境惡化的六大準備”文章表示,中國疫情防控取得階段性成果,但防範境外疫情輸入的壓力日漸加大,復工復產和經濟社會發展面臨新的困難和挑戰。他認為,在當下要做好中美關係惡化加劇、鬥爭全面升級的準備;要做好應對外部需求萎縮、產業鏈和供應鏈斷裂的準備;要做好新冠病毒疫情常態化、病毒與人類長期共存的準備;要做好擺脫美元霸權、逐步實現人民幣與美元脫鉤的準備;要做好全球性糧食危機爆發的準備;要做好國際反恐勢力回潮的準備。據公開資料顯示,周力出生於1855年6月,是一名職業外交官,曾在2013年5月至2016年7月期間擔任過中聯部副部長一職。

文章中,在談到對美關係時,周力稱,“疫情發生以來的六個月時間,美國執政當局(包括特朗普政府和美國國會)繼續強化對我的打壓力度,如全面限制兩國人員往來;取消對中國和香港的WTO發展中國家優惠待遇;對華為及其子公司增加新的刑事指控;將5家中國媒體定義為‘外國政府職能部門’;簽署‘台北法案’;派軍艦到台海、南海挑釁;將新冠病毒污名化為‘中國病毒’並試圖寫入安理會決議;聲言要扣押中國購買的美國國債作為賠償,對我進行疫後‘清算’;白宮發布對美國對中國的戰略方針;將所謂‘2020年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簽署成法;等等等等”。他寫道,“可以肯定,還會有更多動作陸續出台。我必須有‘脫鉤’最終難以避免的清醒認識。”他續稱,“對美國執政當局繼續對我實施全方位多領域遞進性的打壓,一心一意要同我‘拼到底’的心態和政策做法,我們切不可低估,更不能畏懼。我們面對的困難和挑戰將是空前複雜、空前嚴峻的。”他強調,“當前尤要防範美對我追責索賠的風險。”

而在涉及經濟方面,他提出,“要做好應對外部需求萎縮、產業鏈和供應鏈斷裂的準備”。周力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多家國際經濟組織年初以來多次發布報告,將今年全球經濟的增長規模從-3%改為-4.9%,為20世紀30年代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疫情席捲全球,多數國家不得不採取‘斷航’、‘封城’、‘停擺’等措施,致使世界主要經濟體對各類中間產品、消費品的需求急劇下降”。他談到,“我外貿出口企業訂單大大減少,上下游企業生產停滯,國際運輸物流堵塞。原料供不上、產品運不出的現象激增,對我穩增長、穩就業形成巨大的壓力”。他表示,“我要按照中央的部署,根據全球疫情變化,主動適應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的調整,在固鏈、補鏈、強鏈等方面下功夫。要盡一切努力加快國內發展布局,下決心建設以我為中心的區域產業鏈,推動更多基礎設施項目在國內開工落地,逐步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培育新形勢下我國參與國際合作和競爭新優勢。”

針對美元的霸權地位問題,周力認為,“美國憑藉美元在金融領域的國際壟斷地位,對我下一步發展的威脅將會越來越嚴重。”他分析指,“這裡有兩方面的問題。一是在美聯儲一輪又一輪推出量化寬鬆政策甚至是無底線印鈔放水的情況下,美元資產的價值都會大大縮水。我各類金融機構、公司、企業及至個人,用美元開展各種國際業務或存儲業務,手持的美元資產都面臨被日益稀釋和抽乾的現實危險。二是在美國控制着國際支付清算的主要通道,即環球銀行間金融電訊協會(SWIFT)的前提下,美國對俄羅斯、伊朗以及同中國有能源合作的國家不斷追加經濟制裁,使它們不得不承受‘長臂管轄’的卡壓,進行國際結算的路徑嚴重受阻,交易變得十分困難”。他稱,“這兩方面都表明美元可能因此而成為‘呃我咽喉’的重大風險問題。我們必須加快人民幣國際化的步伐,加快推動更大範圍和更大規模的人民幣跨境支付、人民幣清算安排,同更多國家建立本幣結算機制,並創造條件,盡最大可能,將之運用於全球產業鏈和供應鏈的運轉上。”

此外,周力還強調,國際糧食市場因新冠疫情大流行、東非和中東蝗災、美國旱災等因素,主要產糧國面臨大面積歉收的窘境,預計今年全球糧食減產將達30%。他認為,亦要作好要做好全球性糧食危機爆發的準備。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