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美關係

王毅向美國伸出橄欖枝?

US Secretary of State Mike Pompeo and his Chinese counterpart Wang Yi traded barbs on trade and China's territorial claims Thursday, just as the two seek cooperation on resolving the North Korean nuclear issue
US Secretary of State Mike Pompeo and his Chinese counterpart Wang Yi traded barbs on trade and China's territorial claims Thursday, just as the two seek cooperation on resolving the North Korean nuclear issue AFP
作者: 安德烈
1 分鐘

中美關係嚴重對峙,如果說中國外交部長王毅的發言人趙立堅讓人感覺比較“橫”,比如9日他還抨擊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對中國“抹黑攻擊”,“散播政治病毒”,8日針對美國FBI批評中國開展“獵狐行動”脅迫在美華人的說法,趙立堅一口懟過去:“別以為中國安全部門是吃素的!” 他的部長王毅卻令人意想不到一改常態,稱無意與美國全面對抗,似乎伸出了橄欖枝。

廣告

7月9日,王毅在中國公共外交協會主辦的視頻論壇上稱:“中美關係這對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之一,也面臨建交以來最嚴重的挑戰”,承認形勢嚴峻,王毅當然先把這結果歸咎於美方“意識形態的偏見”,“把中國渲染成對手甚至敵人”,然後帶有勸告的語氣:“中美雙方不應尋求改造對方,而應共同探索不同制度和文明和平共存之道”,王毅特彆強調:“5000年文明孕育的中國從來沒有侵略擴張的基因” ,南海軍事化是什麼意思?不管了,王毅說道這種地步大概讓美國放心的意思。

接下來,王毅稱:“中國從來無意挑戰或取代美國,無意與美國全面對抗”,那麼,美國也不能“肆無忌憚地干涉中國內政”。“干涉內政”,是中國的擋箭牌,凡來自外國的批評,都會被指為干涉內政;凡中國人與不合中國政府脾胃的外國人合作,可能冒着被指為“勾結外國勢力”的風險,在香港,現在成了一條罪。

再接下來,王毅使用了美國副總統彭斯去年十月對華講話的某種語氣,談“中美兩國二戰時曾是並肩作戰的盟友”,王毅沒有補充一句,中華人民共和國遲至1949年才成立。王毅也強調了兩國七十年代建交,彭斯講話談到美中歷史友誼,更着重談到美國願意幫助中國沿着鄧小平指出的改革開放路線走下去,一步步與世界接軌,但是彭斯的結論是,中國最終讓美國失望了,習近平的中國背離了鄧的意圖,越來越專制,而且要輸出中國專制模式。

王毅講話的重點引出來了:有人說中美關係已回不到過去,“但不意味着可以無視歷史另起爐竈,更不意味着可以不顧實際強行脫鉤。”,美國要與脫鉤論甚囂塵上,王毅是不贊成的,怎麼辦?應該“與時俱進”,王毅在這裡搬出來習近平從前講過的一句話:

“我們有一千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好,沒有一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壞”! 可是關係壞到如今這種地步,怎麼才不要更壞?王毅有三點建議:

一是“激活和開放所有對話渠道”,同時他敲打美方不要沉湎於宣洩和“麥卡錫式的偏執”,他勸美國不要對中國“無端猜忌”,“杯弓蛇影”,要有“自信”,“開放和包容”,這個激活所有對話渠道是什麼呢?“恢復和重啟各層級、各領域的對話機制”,“任何問題都可以拿到桌面上談,任何分歧都可以通過對話尋求妥善處理”。

應該說王毅的這一建議比較開放,是真心的嗎?美中關係為什麼走到這種地步,明明就是重大問題都不能談,一談就是“干涉中國內政”,遑論任何問題都可以談! 比如香港問題。中國要為香港強行立法之際,美方發出了多少次呼籲或者說警告,希望中方不要走得太遠,僅僅遵守自己向港人,向全世界所承諾的一國兩制就好,但中國踐踏了自己的承諾,強行替港人立法,破壞了香港獨立的司法地位,香港圖書館的民主人士的書籍被撤下,寒蟬效應開始發作,一些人害怕因言入罪了,白色恐怖就這樣開始在這個中國大地上一個角落的唯一的自由世界蔓延,你還要美國跟你談什麼?中國的信用何在?

王毅提出的第二點是“梳理和商定交往的清單”,他認為可形成三份清單:第一份是合作清單;第二份是對話清單;第三份是管控清單,“儘可能減少對兩國關係的衝擊和破壞”。第三點的核心意思是中國願意幫助美方抗疫,“共同挽救世界上更多的生命”。

作為外長,王毅再清楚不過,中方在香港問題上的背棄讓文明世界不寒而慄,東方明珠正在黯淡,自由的港人正在設法逃亡,除英國願意為300萬港人開闢獲得英國公民的通道,卻被中國駐英大使威脅中方到時候可以不讓港人離境,人家要走,還非要逼死不可?澳大利亞也已決定給在澳洲讀書的香港學生統統延長五年拘留,隨後加入澳籍,美國國會已提出給港人避難的法案,歐盟輿論正在呼籲打開國門,接待港人。

在這種情況下,王毅突然伸出橄欖枝,不管真心如何,至少,北京意識到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是何其孤立,習近平不知道怎麼說出的中美關係只能搞好不能搞壞竟然變得壞上加壞,北京意識到了這是“嚴重的挑戰”;中國在南海演習,引出美國雙航母在中國宣示的海域演習,美國偵察機連續三次逼近中國,距離廣東只有幾十公里。

這意味着什麼,不少觀察家指出,這意味着中國正在加速走在變成美國敵人的大路上。如果王毅引述的習近平那句話,習近平還當真,那情況就不是一般的嚴峻。現實的情形是恰恰反着來。誰把事情做壞到這種程度?

王毅緩和了語氣,儘管這是在中國掐住了自由的香港的脖子之後,把自己的人民嚇得準備大逃亡的時候,要掉轉頭來與美國緩和關係?美國會怎麼想?

王毅提出的對話清單很籠統,其實,從美國總統、國務卿、國會議員的表述中,美國雖然沒有列出對話清單,但意圖不言自明,首當其衝香港問題,其次是新疆問題,其次是中國的人權問題,南海問題,然後還有貿易問題。中國真的如王毅所說的願意坐下來認真談,而不是像趙立堅只會嗆,美國不會拒絕,一個一個談。

王毅領導的外交部這兩年被指在中外關係上建設不足,破壞有餘,這與部長本人的領導作風難道毫無關係?現在王部長本人,官媒更喜歡叫做“王國委”,罕見的對美國表現出緩和的姿態,總不是壞事。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