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公民論壇

潘永忠談美國《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

音頻 12:46
維吾爾代表大會
維吾爾代表大會 © 民主中國陣線/潘永忠
作者: 法廣
34 分鐘

中美兩國的緊張關係持續惡化。6月底,美國政府出台了針對“破壞香港自治的”中國官員的簽證限制措施。此前,美國總統特朗普在6月17日正式簽署參眾兩院以高票通過的《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為美國行政部門制裁那些迫害維吾爾人的中國官員開了綠燈。如何看待美國採取的行動?美國的種種措施能否起到制約北京的作用?對此,民主中國陣線秘書長潘永忠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廣告

法廣:美國出台的《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有什麼實際意義?對受到打壓的維吾爾族人能否起到幫助作用?

我覺得是有作用的,從以下幾個方面來認識:

潘永忠:在過往的歲月中,針對中國政府接二連三侵犯人權案例,美國與民主國家總是提出抗議、聲援與警示,而這個《維吾爾人權法案》,其中清楚地表述:倘若中國政府繼續迫害維吾爾人,相關的中共政府機構,或者相關的官員,將受到懲戒與懲罰,也就是說,把過去的道義聲援與決意,第一次上升為法案,起到針對性的懲戒與警示,及相應的嚇阻作用。

2、《維吾爾人權法案》好不好?維吾爾人民最有發言權。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多里坤表示:川普總統簽署了《維吾爾人權法案》,維吾爾人表示異常歡迎與擁護,這是對維吾爾人權政策的支持與幫助,通過法案確立下來,也是國際社會針對制止中國政府危害人類罪,邁出的重要一步。

3、儘管中國政府稱《維吾爾人權法案》是一張廢紙,但世維會發言人迪里夏提說得很好,既然是廢紙,中國政府何必大動干戈,利用國家媒體廣為造勢宣傳,竭力否認新疆的集中營是納粹集中營的迫害模式,對外說是職業技能的培訓中心。迪里夏提指出:被關進集中營中的有詩人、有作家、有教育家、有醫生、有律師,還有被中共評比認定的「五好宗教人士」,甚至還有上了年齡已退休的老人,把這些人關進集中營,這還是職業技術培訓嗎?既然是學校,培訓中心,為什麼要使這些人與外界隔絕?說明《維吾爾人權法案》不僅達到了伸張正義,而且有它的現實意義與作用。

法廣:新疆維吾爾地區的再教育營問題,是否如北京所言、屬中國“內政”?

潘永忠:根據聯合國人權憲章,所有人都享有尊嚴與平等的權利,這是世界自由、正義與和平的基礎,且不得因某人所屬的國家,或領土的政治、行政等不同,而有所區別,無論是獨立領土、託管領土、非自治領土,或者是處於其他任何主權受限制的情況之下。我的理解是:屬於政府層面上的政策、管理與條例等,違反人權憲章,侵犯人權罪,國際社會就必須站出來制止,而且根據各國的執行能力制定為法案,合情合理。

德國聯邦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呂特根(Norbert Röttgen)表示,歐洲必須堅持自由民主等價值觀……,歐盟不能僅表達對中國的擔憂與顧慮,還應將自身分量作為槓桿去制衡中國。民主國家的治國理念,是以自由民主人權的價值觀作為基礎。我們知道,聯合國設置了人權委員會,歐盟議會,民主國家的議會等,均相應設置了人權委員會,或者人權專員,討論、解決與處理的就是我們這個地球村發生的所有侵犯人權的公案,可以說:人權是無疆界的。

新疆維吾爾地區的再教育營,禁錮、剝奪了維吾爾人的自由,上面我們已經清楚地作了陳述,所有這些,都是嚴重侵犯了維吾爾民族的人權。鑒於中國政府對人權的無視和蔑視,甚至發展到蠻橫的迫害行為,玷污了人類的良心,國際社會發聲干涉,也因此制定了針對相關政府機構、或者相關官員的懲戒與懲罰法律,使人權受到法治的普遍保護,這是非常有必要的。

法廣:您如何評判中國政府推行的少數民族政策?

潘永忠:我不是從事民族政策研究工作的,只能從直觀上、現實中提出自己的想法與觀點。

1、從結果與效應來說,中國政府的少數民族政策,長期遭遇到維吾爾、西藏、南蒙古等民族的反對與抵抗,烏魯木齊發生的「七五事件」,拉薩發生的「三·一四事件」等,都說明了中共民族政策的失敗。

2、從傳統文化、宗教文化來看,中國政府長期推行漢化政策,阻止與杜絕各民族文化教育,限制與約束伊斯蘭宗教與藏傳佛教的活動,都是違背了民族文化與宗教的傳承與保護。

3、從自治政治體制來看,必須名副其實,由維族人治疆,藏人治藏,蒙古人治蒙等,並以民族文化、宗教文化、民風民俗民情等為基礎,制定治理與管理制度,及規畫建設與發展計畫,而現實中卻徒有虛名,根本沒有體現“自治”精神與政策。

4、從現實治理中,動輒以反恐措施為之,比如針對上百萬人進行“再教育營”,完全是中共政府實行強迫的對敵專政手段。

我本人同情與支持維吾爾民族、西藏民族、南蒙古民族的自由獨立運動,我們是長期合作的朋友與同仁,哪裡有壓迫有侵犯人權,哪裡就有反抗,這是天經地義的正義行動。

法廣:有觀點將維吾爾族人的憂慮與港人目前的困擾相提並論,您如何看待這兩者之間的關係?

潘永忠:維吾爾民族的憂慮,也是香港人的困擾。關於這樣的話題,我有採訪過香港前《開放》雜誌主編蔡詠梅大姐。我可以概括地表述:

1、維吾爾民族與香港人存在共同的憂慮與困擾,即自治危機。

香港「九七回歸」之後,港人歡天喜地慶祝回歸中國,北京政府承諾「一國兩制」、「港人治港」50年不變的政策。

一直以來,港人對西藏與新疆問題是淡漠的,無感覺的。2003年,香港經濟持續低迷,SARS疫症爆發,特別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違背民意,港人這才意識到高度自治的「港人治港」將不保,會得而復失,這才想起西藏《十七條協議》的前車之鑒。

近年來,香港人在維權的抗爭中,才猛醒過來,原來香港人與西藏、新疆是同病相憐,這才開始關注起西藏問題、新疆問題,因為他們具有相同的命運。

維吾爾民族的問題,中國政府同樣設立“自治區”,是徒有虛名的制度,維吾爾民族有自己的文化與宗教,北京政府推行與實施強行的同化政策,設立大批的“再教育營”,按照世維會提供的資料,就是以“反恐”為目的,把維吾爾人關進營地,進行強迫的政治與文化洗腦。

2、維吾爾民族與香港人同樣遭遇中國政府的強制鎮壓。

中國政府針對維吾爾民族,及針對香港自治,打壓的手段是一樣的,中共把人民抗爭示威,定性為恐怖主義,然後以反恐的名義,名正言順的實行武裝鎮壓。

在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中,數以百萬的香港市民走上街頭,舉行示威抗議活動,足足堅持了半年之久,深得國際民主力量的支持。現如今中國政府卻以香港《國安法》碾壓迫害鎮壓港人的維權運動。

2009年,烏魯木齊爆發的維吾爾人民反抗運動,卻遭遇中共政府的鎮壓,即所謂的“七五事件”。自習近平執政後,對新疆維吾爾的人權打壓更加殘酷,採用了現代文明不能容忍的極端手段,仿效納粹集中營,進行全面控制與洗腦,打壓他們的宗教自由。

總而言之,香港人與維吾爾民族的命運是休戚相關的,都是受政治迫害者、受極權統治的壓迫者,維吾爾人與香港人應該互相聲援,互相支持,互相合作!

法廣:隨着中國政策的不斷收緊,維族人今後的維權行動面臨怎樣的挑戰?

潘永忠:在中國國內舉行抗爭,我們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人,不敢妄議,我只能說說在海外應該做些什麼?

新近有個新情況,疫情以來,中國政府繼續推行蠻橫迫害維吾爾民族,制定香港《國安法》脅迫香港的維權運動,及不斷地對台武力威脅等政策與措施,民主國家的媒體,針對中國的強勢外交,非常不滿。美國帶頭制定懲戒中共政府的一個個法案,為國際社會樹立了以法懲罰北京政府的新模式——立法案,按照慣例歐洲民主國家早晚也會跟進,形成國際正義力量的共同聲音與警訓。新近,歐洲各國、包括歐洲議會,或者議員,聯合組成了「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IPAC)」,有美國、歐盟、德國、加拿大、日本等各國議員加盟,未來會逐漸對抗中國政府的霸凌行為,並拿出具體的對應措施。我覺得這是個有效反制中國政策的措施與群體平台。

這也是對維吾爾人民來說,對台灣人民來說,對香港人民來說,對中國民主人士來說,是最好的樣板與警示,大家應該團結起來,同心合力,多多舉辦項目合作,抵制與反抗中國政府的獨裁霸權統治,相信邪不壓正,人類和平的正義力量終將會徹底打倒中共獨裁專制政權,這一天一定會到來。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