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東京專欄

日本疫情反彈 為什麼政府還積極推動“鬆綁”?

音頻 07:46
疫情中日本東京資料圖片
疫情中日本東京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20 分鐘

日本最近疫情激烈反彈,新增感染者不斷增加,從全國來看,全日本從7月3日新增感染者達到250人以後,到7月13日為止,除7月6日外仍然都超過200人,10日達430人,是從4月24日以來最高值。東京確診數,自7月2日起連續破百,8日降到75人,9日不但破百,還超過200人,10日達234人,為史上最高,到12日為止連續4天超過200人,連續持續200人以上的天數也是新冠流行以來最多。

廣告

日本從5月25日開始時解除緊急事態以後,在開始的一個階段里,疫情控製得較好。

在6月7日至13日一周里,超過政府解除緊急事態宣言的標準之一,也就每周平均每天10萬人口中新增感染者為0.5人的,只有東京都、北海道、岐阜縣,有33縣一周清零,原來十分緊迫的感染病床數也大大緩和,生產和生活逐漸走入正規。

在5月25日日本全國解除緊急事態宣言前的一周里,東京都新冠疫情也得到很好的控制,在從5月18日到24日的一周里,感染人數一直控制在較低的水平,最多的5月24日也只有14人,19、20、22、23日,都控制在個位數,解除緊急事態之後開始增加,6月2日猛增到34人,有兩項指標超標,為此,東京都在6月2日晚拉紅了新冠疫情“東京警報”,都政府大樓和東京灣的彩虹橋在晚上11點亮起紅燈。

而如今日趨嚴重,新增感染者反彈到實行緊急事態宣言的嚴重時期4月下旬的程度,東京都突破了實行緊急事態時新增感染者的單日最高值,但是日本仍然繼續推行對在實行緊急事態時制定的種種限制的“鬆綁”。

具體地說,首先是大型活動的“鬆綁”,7月10日執行放寬至下一階段的方針,也就是音樂會和職業體育賽事等室內活動,如果控制在可容納額定人數的50%範圍內,在主辦方徹底採取防疫對策的前提下,最多允許5000人入場。

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日本國內旅遊業遭受沉重打擊。為了振興旅遊產業,將實施“GO TO Campaign”補貼計畫,為遊客提供住宿補貼等,中央政府補貼國內旅費的一半,上限為住宿旅行每人每晚2萬日元,包括交通費在內的一日游為1萬日元。日本國土交通省7月10日宣布,這項活動在四連休前的7月22日開始,以22日之後的旅遊為對象,已預約的部分也將在日後返還折扣部分。

為什麼疫情如此激烈反彈,日本政府還要如此對各項限制“鬆綁”甚至鼓勵人們去旅遊呢?

首先是日本經濟受新冠病毒影響急遽下滑,受人們避免外出及店鋪停業等的影響,GDP連續兩個季度呈現負增長,東京商工調查公司7月8日發布數據顯示,2020年上半年(1至6月)日本全國企業破產數(負債總額為1000萬日元以上,約合人民幣65萬元以上)為4001家,與去年同期相比增加0.3%,為雷曼危機後的2009年以來時隔約11年轉為增加。

第二,日本防止新冠擴大,基本沒有什麼辦法,一般就是要求一些商業設施等停業,減少人與人之間的接觸,最好達到減少80%,而對於停產、停業的企業,政府支付補貼金。

為了對應新冠流行和對企業等進行補貼,日本政府作出兩次補充預算,整個2020年度的新發國債總額將達90.2萬億日元,創歷史新高。東京都應對新冠疫情的支出金額巨大,僅對響應東京都停業要求的企業發放的合作金預算就達約1890億日元,對應新冠的總體支出已超過1萬億日元。中央政府和東京都這樣的地方政府幾乎已經無力再進一步提供停工停業補貼。

第三,日本認為目前的新冠疫情和實行緊急事態宣言以前不同,現在醫療體制很有餘裕。

據日本厚生勞動省7月10日公布的到7月8日為止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患者的療養狀況和病床數等的調查結果》,相對於入院新冠患者1,039名,可以確保的入院者病床數為19,503張,在高峰期可以擴大為29,946床位;宿泊設施可接受感染者療養的房間數為18,368間,目前療養者為335人。

到7月8日為止,東京都相對於453 名入院者,可以確保的入院者病床數為3,300張,在高峰期可以擴大為4,000床位,宿泊設施可接受感染者的房間數為1,307間,療養者為162人。

但是日本第一波的現實告訴人們,感染波一旦襲來,病床馬上就會被佔滿。現在很多人認為第二波已經來臨,而且一個明顯的特徵就是新的感染者中年輕人佔大多數,不可追蹤感染來源的人數也不斷增多,年輕人活動頻繁,移動半徑大於老年人,而不可追蹤的感染源的人不斷增多,說明感染者正在普通的人群中不斷擴大,日本在沒有確立防止感染擴大的嚴密的防疫系統和有效的防疫措施前,又在大力“鬆綁”,推動大規模的文體活動和商業活動,前景十分令人擔憂。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