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處理醫護罷工 醫管局管理人員請辭 「跳船」抑壓力成疑

處理醫護罷工 醫管局管理人員請辭 「跳船」抑壓力成疑
處理醫護罷工 醫管局管理人員請辭 「跳船」抑壓力成疑 © 麥燕庭 Mak Yin-ting 提供

對醫護界以罷工手段促請港府封關抗疫一事採取「先容忍、後追究」的醫院管理局,其人力資源主管彭飛舟已因個人理由請辭,是繼律政專員梁卓然之後,四天內,第二位政府部門或公營機構內公開請辭消息的中高層人員。

廣告

醫管局表示,彭飛舟希望重返臨床醫生崗位,局方會按機制進行招聘,填補有關空缺。

本身是內科醫生的彭飛舟,自四年前起分別接任兩間醫院的行政總裁,至2018年10月起接任醫管局現職,年薪三百多萬港元。今年2月疫情爆發初期,醫護界發動罷工要求政府封關,以減少疫情由中國內地及外國傳入。醫管局初期采容忍態度,該局主席範鴻齡在2月1日時仍拒絕評論會否處分罷工醫護,聲稱會勸喻醫護放棄於3日至7日的罷工,指罷工不能推動政府全面封關。但醫管局其後態度轉硬,表明會追究,彭飛舟2月底更去信全體醫護,表明局方會就「未獲批準的缺勤」保留追究權利;範鴻齡4月時更暗示,會從嚴處理罷工醫護。

及至6月,當醫護打算響應工會號召的罷工以反對港區國安法的推出,範鴻齡態度更為強硬,明言絕不接受員工罷工,指今次罷工有政治性,以此要挾醫管局認同其政治理念,一定不會得逞。

到了7月下旬,當不少國家增加對抗疫醫護的津貼時,彭飛舟反而要代醫管局向員工發信公布凍薪一年,備受前線醫護批評,指此舉漠視公立醫院上下在抗疫期間付出的一點一滴。

現時未知彭飛舟請辭是否與「跳船」有關,而醫護界則傾向相信與壓力有關。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錶示,人力資源部過去一年來,需處理反送中運動中被捕醫護人員,以及醫護於疫情期間罷工等重大事件,須上對政府和主席,下對艽線工作壓力,確是吃力不討好,對於身處管理層的彭飛舟辭職,不感意外。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