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微言微語

自由市場與糧食安全

俄國西南部一處糧倉
俄國西南部一處糧倉 reuters
作者: 桑雨 | 桑雨
21 分鐘

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8月17日在一份《中國農村發展報告2020》中透露,中國可能會在2021-2025年間出現1.3億噸左右的糧食缺口。但在短期內並不存在糧食短缺問題。上周,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突然發出“節約糧食,杜絕餐飲浪費”的指示,緊接着,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表示,將立法剛性約束餐飲浪費。這一系列動作使人們對糧食安全問題徒增擔憂。

廣告

對於了解中共國歷史的人來說,這似乎是糧食危機即將到來的徵兆,因為很多人對上世紀毛澤東錯誤路線導致三年大饑荒,造成數千萬人餓死的經歷仍記憶猶新。一時間,糧食安全成為社交平台熱度不減的話題。 很多人貼出毛澤東當年的最高指示:“要十分抓緊,按人定量,忙時多吃,閑時少吃,忙時吃干,閑時半干半稀,雜以番薯、青菜、蘿卜、瓜豆、芋頭之類。”

有網友發帖說:升鬥小民“節約”是個奢侈品,你連茅台都沒喝過,有什麼資格談“節約”?!難道早上的兩根油條要節約一根嗎?

有上歲數的人發帖回憶當年的情形,網友“年近半百矣”發帖說:“我記得的,滿道場的糧食,一夜之間全上交。然後我媽到處挖野菜,一把米一鍋水加一簸箕野菜,沒鹽沒油,一家人一人端一碗,我最小,不用幹活也吃的少些,一般餓了就睡覺。”

網友“老亮53914”發帖說:“我問老母親,當年真的餓死許多人嗎?回答:是的,幾個親人熬過了舊社會,沒能熬過三年困難時期。我又問,當年災害很大,糧食收成很少嗎?母親再次回答:不,當年莊稼長得不差,就是不讓收不讓吃。”

網友“kakada2018”發帖說:“曾看到一個細節:農村各路口都有專人把守,防止外出討飯。很多人就坐在自家門檻上餓死。 ”

網友王者歸來發帖說:“最悲哀的是,剛被歷史的車輪碾壓過,還沒爬起來,就發現歷史又倒車了……還要再被碾壓一次!往前走一步,往後退三步,兜兜轉轉,反覆重演,一百多年了,身子來到了現代社會,思維意識沒一點改變,所以悲劇不斷。”

網友“周克成”發帖說:“如果人們餓肚子,原因多半是糧食流通出了問題,而不是因為糧食生產不出來。1959-1960年,河南省信陽地區餓死100多萬人,可是,當時“信陽地區國庫中還有存糧11億斤”。時任信陽地委副書記張樹藩在後來的回憶文章中寫道:“……當時信陽地區餓死那麼多人,並非沒有糧食,所屬大小糧庫都是滿滿的。但群眾寧可餓死,也沒有搶過一個糧庫。”糧食的流通為什麼會出問題呢?因為市場已經被破壞殆盡,一切生產、調配都要服從長官意志。在市場中,商人追逐的是利潤,當糧食緊缺價格上漲的時候,他會把倉庫中的糧食供之於市,以求發財,而不會讓糧食繼續躺在倉庫中浪費掉。但對行政長官來講就不一定了,他的首要任務是保住烏紗帽,

如果糧食庫存下降會影響他的烏紗帽,那麼,哪怕開倉放糧可以救饑民於水火,那也是不能隨便開倉的。沒有市場,內循環是註定堵塞的。結果就是,一邊“大小糧庫都是滿滿的”,一邊餓死上百萬人。”

正如自媒體作者“平凡智者”在一篇題為《現代饑荒只是人禍政治的產物》的網文中所說:“在今日之世界,饑荒已經不再是經濟困難和自然災害造成的不幸後果,不再在傳統的“饑餓國家”出現,不再是源於衝突的不幸結果,卻成了衝突的前提——饑荒本身就是一種“與食物擁有量無關”的控制策略、對付部分民眾的武器、否定若干群體生存權的借口。

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阿馬蒂亞·森曾有一句在經濟學界廣為人知的名言:“在駭人聽聞的世界饑荒史上,從來沒有一個獨立、民主而又保障新聞自由的國家發生過真正的饑荒。無論找到哪裡,我們都找不到這一規律的例外。”

也就是說,現代饑荒並非源於糧食不夠,而是源於無法及時獲得糧食。

在現代社會,所謂稀缺的根源並非物資本身的匱乏,而是流通環節被不可抗力破壞。比如武漢疫情爆發初期發生在武漢的口罩緊缺,就是一個巨大黑洞,吞掉全國馳援的所有口罩都不夠,而紅十字會囤積的口罩卻發不下去...正如網名叫“垃圾筐與電影院”的網友在微博上的一帖留言:參看年初的口罩緊缺事件就知道官僚體系的治理水平如何,全國再來一次大饑荒也不是不可能。

網友“樓下有地”發帖說:“經濟核算是節約的根本動力和機制。最浪費的地方一定是經濟核算機制最缺乏的地方。世界上最缺乏經濟核算動力的一定是官僚壟斷的公共機構以及寄生其上的人群。這麼簡單的道理,好多人不懂。” ​​​​

一篇題為《為什麼說自由市場是最厲行節儉的制度?》的網文這樣寫道:事實上,節約是經濟運行的重要目,以盡量少的投入得到盡量多的產出。最成功的經濟制度就是最節約的制度,是能夠最好地應對稀缺性的制度,這就是自由市場。

首先,在自由競爭中產生的自由市場價格會保護社會資源,並引導買賣雙方節約行事。對於買家而言,相互之間的競爭會擡高價格,只有那些出價高於或等於其他買家出價的人,才能最終得到售賣的商品。

比如說,我在餐館裡點了一份北京烤鴨是50元,這大於等於這份烤鴨賣給我而用於其他用途的最高價值。最好的情況是店家將這份烤鴨賣給別人也得到50元,其他情況則更差,包括賣不出去倒掉; 一旦我支付了50元買了烤鴨,不管後來發生什麼,餐館老闆,廚師,服務員,鴨子養殖戶,都不會有什麼損失。我如果買了烤鴨而不吃,是我自己的事,即使有浪費,浪費的也是我自己的東西,而不會浪費“社會資源”。

當然,一般人的錢都不是大風刮來的,我的也不是,我不會平白無故去浪費,買了不吃往往是有特別的原因。就算是產生了“浪費”,即這50元本來可用到更好的地方,我也為此付出了相應的代價。如果我不吸取教訓,長期浪費,把掙到的錢揮霍一空,吃苦頭的還是我自己。總而言之,市場本身就會教育我節約行事,並懲罰我的浪費行為,不用勞動他人興師動眾來說教和約束。

另一方面,對於賣家而言,相互之間的競爭會降低價格。這給了賣家強大的激勵,讓他們有動力節約資源,降低成本,否則就賺不到錢。市場價格對於生產者而言,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生產者的購買需求不是自身的需求,而是靠價格來傳遞的消費者需求。離開市場價格的指導,生產者無法確定他們什麼行為是節約的,什麼行為是浪費的,厲行節約就無從談起,其次,價格的變化會及時提供關於資源供求的信息,讓人們自然而然地節約那些最該節約的東西。

我們都知道,某種商品價格上漲,預示該商品相對稀缺了,人們應該更加節約地使用。汽油漲價,大家就會更多地選擇公共交通,從而節約了石油資源;電價漲了,人們就會更多地使用節能裝置。而那些願意支付高價的人,意味着他們有更為迫切的需求,寶貴的資源理當留給需求最迫切的人,市場引導我們為他人節約。更重要的是,這一切都是自動進行的,不需要教育機構,也不需要執法機構,價格的變化就足以讓消費者改變行為模式。

再有,節約本身不是目的,在節約資源的前提下維持生活,並不斷提高生活水平才是目的。而這正是自由市場機制最強大之處。如果節約資源本身就是目的,那麼人類不應該存在於這個世界上。事實上,我們節約,是為了現在或未來過得更好。市場價格所帶來的盈利機會會激發企業家創新,降低成本,提高效用,最好地造福於消費者。

此外,對於至關重要的糧食安全而言,歷史已經一再證明,自由市場不會產生饑荒,非自由市場則與之相反,很難讓人吃飽肚子。幾千年來,中國人大多數時候都處於饑饉之中,而一旦開放了市場,短短幾年時間,就解決了溫飽問題。如果要防備饑荒,最該做的恰恰是更徹底的市場化。現在農村各種生產要素如土地、勞動力等市場化程度不足,是導致農業生產效率低下的重要原因。 

最後需要特別指出的是,相比市場行為,市場之外的浪費才是真正觸目驚心的大手筆。貴州省獨山縣高達400億的政府爛尾工程,顯然是因為缺乏市場機制所致,沒有市場價格,沒有經濟計算,沒有盈虧的激勵和懲罰。看看我們所在的城市,就知道這絕不是個例。而請客吃飯多點了幾個菜,豈能與之相提並論?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