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中歐高峰會 習近平面對的已不是從前的法德

音頻 06:05
中歐峰會9月14日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及歐盟輪值主席默克爾、歐盟理事會主席米歇爾以及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之間舉行。
中歐峰會9月14日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及歐盟輪值主席默克爾、歐盟理事會主席米歇爾以及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之間舉行。 © 網絡圖片
作者: 安德烈
19 分鐘

歐盟輪值主席國德國總理默克爾,周一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視頻峰會,中歐雙方目前圍繞香港、台灣及新疆的分歧越來越深,這一峰會能否推動持續七年之久的投資保護談判及加深雙邊關係頗令人懷疑。而且,面對中國,德國與法國內部正在發生微妙但深刻的變化。

廣告

中歐峰會原本計畫在歐盟27個成員國與中國之間舉行,因新冠疫情等原因,峰會將於14日在默克爾、歐盟理事會主席米歇爾以及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三駕馬車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之間通過視頻舉行。中國外長王毅與中共主管外事的政治局委員楊潔篪之前先後訪問歐洲,為習近平與歐盟的峰會鋪路,但王毅的歐洲之行並不成功,王毅訪歐,與捷克議長訪問台灣幾乎並行,王毅在終點站德國威脅捷克要為訪問台灣“付出代價”引發德國外長馬斯與王毅當面對抗,法國等國隨後公開表示支持捷克,抗議王毅的粗暴做法。王毅所訪問的歐洲國家,幾乎無一例外地提出了香港的問題,以及中國的人權問題。王毅訪歐旨在中美對抗的形勢下,拉攏歐盟,但效果適得其反。

馬克龍明確譴責北京鎮壓維吾爾人

這次峰會能否成功,中歐關係如何演變?觀察人士認為,法國和德國近來發生的與中國相關的幾件事值得注意。

在法國,雖然法國政府多次通過外長勒德里昂之口,明確表達關切新疆維吾爾人遭關押問題,但是,法國總統馬克龍於9月6日首次就此作出明確回答,馬克龍引述了議員信中列舉的新疆發生的“集中營大規模關押,失蹤,強迫勞動,強迫絕育,破壞維族人文化遺產尤其是宗教遺產,對民眾的監督以及系統性鎮壓” 的事例,馬克龍表示這是“不可接受的”    ,並對上述行為予以“最嚴厲的譴責” 。

法國一些議員對馬克龍針對新疆問題的表態予以讚賞,法國歐洲議員Raphaël Glucksmann認為法國在經過三年的“可恥的沉默後”,現在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但他希望法國政府走得更遠,法國在歐盟理事會能與德國一道推動制裁對新疆鎮壓負有責任的中國高官的行動。

德國對中國的看法也發生明顯變化。法國『世界報』報道說,在德國商界推動下,德國主要政黨正在改變與北京之間的傳統準則,對中國的不信任感正在攫取德國。

對中國的不信任感正在攫取德國

與法國情形不同的是,德國面對北京發生的變化首先始於商界。德國『時代周報』9月10日報道:西門子總裁Joe Kaeser從來沒有對中國有過如此表態,他說:“我們對新疆以及香港正在發生的事情非常關切。我們強烈譴責所有形式的鎮壓,從侵犯人權到強迫勞動”。

這句話出自在中國實現十分之一營業額的大企業首領,如此強硬的表態在一年之前都不可想象。2019年9月8日,在隨默克爾訪華團訪問中國三日之後,在北京強化對香港的鎮壓之後,Kaeser表示,德國必須在他的道德價值與其利益之間做出正確的選擇。   西門子集團總裁對中國的表態意味深長,這體現了德國特別是德國經濟界對中國的感知發生了重大變化。直到不久以前,德國一直視中國為德國經濟增長不可或缺的合作夥伴。2018年,兩國的貿易總額達到2000億歐元,比十年前翻了兩倍。2017年,中國超過法國與美國,成為德國的第一大貿易國。

中國的這一不可或缺的形象因  2019年1月份德國強大的德國工業聯合會提出的一份報告發生重大變化,這份報告第一次把中國描述為“制度性競爭對手”,而不僅僅是“合作夥伴”。德國綠黨歐洲議員同時也是歐洲議會歐中關係代表團主席的Reinhard Bütikofer  承認,上述報告“反映了德國工業界的擔憂,喚醒了德國公眾輿論。”   “在這以前,佔主導的想法,德中關係是互補且對德國有利,一方面,德國從中國購入低價產品,另一方面德國向中國賣出技術含量高的產品。人們終於明白,這一想法越來越不真實,也就是說中國已不是簡單的加工廠,已經成為真正的競爭者”。

從此,德國政界對中國的看法也起了變化,德國政界最近有關是否允許華為參與德國5G建設的爭吵在幾年前是不可想象的。2019年年底,相關討論在基民盟內部非常激烈,在主張禁止華為參與和主張靈活對應的默克爾之間形成尖銳對抗。

不過,德國社民盟在國會的黨團發言人Nils Schmid認為,直到現在,德國政壇沸騰的有關德中關係的辯論並未導致重新深度界定柏林與北京的關係,“只要默克爾還在台上,改變只能是有限的”。他認為默克爾從生意的角度與中國交往的方式已經“過時”。他還認為,德國仍然缺乏一個針對中國的明確的路線,德國不能周一把中國視為制度性對手,在另外的日子又把這個國家當作與其他國家一樣的合作夥伴。

在如此背景下,9月14日舉行的歐中視頻高峰會,在德國並未激起過多的期待。但不少德國人士希望在默克爾第四任終結後,德國不僅要明確其針對華為的政策,而且要對北京在人權問題上,尤其是北京鎮壓維吾爾人的問題上施加強大壓力。德國目前希望聯合國組成一個獨立觀察團前往新疆實地調查。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