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北美來鴻

北美來鴻:一籌莫展的民間營救行動

音頻 04:31
被中方指涉案的加拿大人邁克爾和康明凱資料圖片
被中方指涉案的加拿大人邁克爾和康明凱資料圖片 加通社資料圖片

一個加拿大秘密小組被曝光曾在去年11月去中國遊說釋放“兩位邁克爾”(2 Michaels),他們在加拿大應美國請求拘押華為高管孟晚舟後第十天被中國拘捕,至今已有600多天。如何令他們早日獲釋,不僅是加拿大駐華大使鮑達民(Dominic Barton)的首要使命,也令多批加拿大人以公開或秘密方式赴華遊說,結果卻是越來越無望。

廣告

被關押在北京的國際危機組織東北亞高級顧問、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被關押在丹東的加拿大商人邁克爾·斯帕弗(Michael Spavor)被加拿大媒體簡稱為“兩位邁克爾”,其命運越來越多地被聚焦。六月底,《多倫多星報》揭密由加拿大執政自由黨、反對黨保守黨及無黨派人士組成的秘密小組,去年11月抵達四川成都,與沒有透露姓名的中國現任及前任官員舉行了多日會晤。這個小組由阿爾伯塔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侯秉東(Gordon Houlden)發起,成員有前保守黨政府外交部長約翰•貝爾德(John Baird)、保守黨議員特德·孟席斯(Ted Menzies)、前駐華大使羅嵐(Rob Wright)、前自由黨內閣司法部長洛克(Allan Rock)和前外交部副部長愛德華(Len Edwards)等,儘管沒有獲加拿大政府資助,但渥太華不僅知悉他們的行程,還在出發前介紹了情況。侯秉東認為為達致兩位邁克尓獲釋雙方必須尋求妥協,他相信當時“有信號表明中國人願意妥協,在他的小組離開成都前往北京的那一天,中國宣布將取消對加拿大豬肉和牛肉的進口限制”。到北京後,小組把此行結果告訴了駐華大使鮑達民,中國表明的立場是“如果加拿大釋放孟晚舟,中國也將釋放兩名邁克爾”。

加中立法協會(Canada-China Legislative Association)也加入了拯救加拿大公民行動,協會分別於2019年1月和5月兩次公開組團訪問中國。第二批成員有律師出身的約瑟夫·戴(Joseph A. Day)、70歲的華裔參議員鬍子修(Victor Oh)和人權法律專家獨立參議員杜普斯(Renée Dupuis)等,他們在5月20日至25日去了上海和南京等地,直接向中國官員交涉兩位邁克爾被捕一事。

今年5月27日,加拿大卑詩省最高法院裁決孟晚舟構成雙重犯罪,面臨引渡去美國的訴訟。希望落空的北京,6月19日以間諜罪起訴兩位邁克爾。6月23日,康明凱妻子納吉布拉(Vina Nadjibulla)呼籲加拿大司法部長終止孟晚舟引渡案,同一天加拿大19名前政要聯名致信總理杜魯多,要求以孟晚舟換回兩位邁克爾。簽名者中有秘密赴華小組成員前司法部長洛克和前外交部副部長愛德華,以及前加拿大駐聯合國大使羅伯特·福勒(Robert Fowler),他本人曾於2008年在尼日爾被綁架。6月25日,杜魯多表示“絕對不屈服於中國壓力來換取加拿大人獲釋”,“釋放孟晚舟會讓海外加拿大人更危險”。侯秉東認為6月的事態發展令妥協變得更加困難,但保守黨主張的懲罰中國又不可行,因為“有更強力量和更大槓桿”的中國“很難制裁”。9月1日中國大使叢培武接受加拿大法文報紙《新聞報》專訪和 9月3日中國外交部美大司司長陸慷接受加拿大《環球郵報》專訪時都強調兩位邁克爾被捕和孟晚舟被捕“性質完全不同,沒有理由將二者聯繫起來”。

妥協不行強硬也不行,營救兩位邁克爾的行動陷入一籌莫展之境。前加拿大外交部領事局局長帕爾迪(Gar Pardy)8月20日在《渥太華公民報》直呼《夠了,為了救回人質,交贖金吧!》,他說“勒索贖金一直存在於人類歷史中”,“是時候調整優先次序,犧牲某些嚴格的法治來挽救兩名加拿大人的生命了”,“兩位邁克爾被囚逼近第三年,盲目堅持的渥太華曾在迷霧中徘徊,只有改變才會獲得成功,唯一的出路就是以孟晚舟換取兩位邁克爾”。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