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政治

任志強事件繼續發酵 紅二代習近平心頭大患

北京秘密審判任志強。圖為審判任志強的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
北京秘密審判任志強。圖為審判任志強的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 REUTERS - CARLOS GARCIA RAWLINS
作者: 安德烈
16 分鐘

任志強被重判18年,激起的反彈北京當局可能沒有料到。

廣告

中共當局既要嚴厲懲罰任志強,又可能擔心讓本國人知道底細,採取了嚴密的輿論控制措施,官媒只轉發法院通告,強調“任志強當庭表示服從法院判決,不上訴”。有意思的是,網民發出的評論雖被清零,在社交網絡朋友圈,關於任志強被重判的各種評論卻以“私信”或半公開形式風傳。

經濟罪名民間多不信

多數反應,對以經濟罪名重判任志強,很少人相信,許多人深信任志強獲罪是得罪了習近平本人,任志強的“真正罪過”法院通告裡面沒有。社交網絡流傳着這樣一幅對聯:“炮口敢言七千字,囹圄無懼十八年”,點出任志強乃不懼威權,因言入罪。類似“歷史的審判才是最後的審判! 讓我們拭目以待”的表述很多。對任志強的看法為什麼那麼清晰,分析人士指出因為許多人知道這樣一個重大事實:2月23日,習近平視頻召集全國17萬黨員幹部,頌揚自己“親自指揮”抗疫成果,任志強隨後卻撰寫“檄文”不點名地公開揭露習近平是一位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醜,誰不讓我當皇帝我就讓你滅亡,任對疫情初期的幾個關鍵時間點一一發出質問,習近平自稱1月7日就對抗疫作出指示,而任志強鋒利的詰問,讓隱瞞疫情者現了原形。

回到前面,當局既然把任志強判刑18年,為什麼卻要嚴密封鎖相關輿論,似乎越少有人知道越好,這種詭異的做法引起嚴重懷疑。不少分析認為,這與任志強的紅二代身份,以及他在高層的人脈有重大關係。

習近平忌憚紅二代?

一些脫身於體制,對中共內部運作十分清楚的人士指出,任志強有幾重身份,但是,他的紅二代身份,在習近平看來最為危險,前中央黨校教授,與任志強同屬紅二代的蔡霞認為,習近平重判任志強就是殺一儆百,給全黨看的,尤其是給紅二代看的。

由此引發的另一個問題時,習近平當年聯手王岐山,以反腐為名為自己全面掌控權力鋪路的時候,讓位高至前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周永康以至於一批軍頭紛紛落馬,為什麼現在會特別對紅二代有了顧忌?

一個解釋是與中共的權力的歷史來源有關,紅二代是維繫中共核心權力的基本土壤,紅二代不是幾十個幾百個新貴,而是一個階層,根系十分發達,在位的不在位的,聯通着政權的各個層面。但是,現在這個階層在變質,在動搖,這是讓習比那些共青團新貴或三結合上來的高官更感到害怕的原因之一。

另外一個根本的問題,就是習近平自己造成的局面,今日中國,四面楚歌,習統治下,中國在國際上空前孤立,在國內,清掃異己,樹敵無數,加之中美貿易戰,新冠疫情給中國帶來的嚴重經濟停滯的局面,習在中美貿易戰以及處理香港危機時的誤判或橫蠻,在中共內部壓抑着的不滿越來越沉重,習近平喪失了最初登台時以反腐為名實則清除異己那一時期所具有的光環或者說威懾力。

給習倒台造輿論

習可能還沒有即刻倒台的危險,但是希望他倒台的輿論已經開始造了,而且聲音越來越大。許章潤對習近平的批評就是一個標誌,他直指習近平把中國拖向了世界的邊緣,批習“倒行逆施”,以“無恥之尤”來形容習。許章潤的 聲音是來自知識界的聲音,而另外一個標誌性的反習的聲音就是任志強,任志強出身紅二代,出身特殊,一發聲,就產生了巨大的響動。在習看來,任的背後一定存在着反習的勢力。

在天怒人怨的情形下,習近平無論如何要把守住關鍵的一環,無論如何,不能讓統治集團內部,或者與中共統治集團有不解之緣的紅二代出現普遍反習的情形,習近平重判任志強,似乎有守住底線的目的。

『北京之春』榮譽總編胡平分析,中國公眾都知道任志強是習近平的老朋友和老盟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的熟人和朋友,習近平如此重判身為紅二代的任志強就是要發出信號,這就是,他習近平豁出去了,不在乎了,紅二代得罪他,他也要下殺手;這也正應了任志強的話,這就是,他習近平就是要顯示他的決心。

任志強有着房產大亨、紅二代、公知多重身份,但他在體制內擁有的廣泛人脈可能是最讓習近平所忌諱的。他與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的關係,據指到了可以隨便打電話的地步。越是這樣,習近平越是不能容忍任志強的批評,通過重判任志強,也是向黨內,包括王岐山這樣的高官發出信號,對他只能服服帖帖。任志強被抓後,不少人問,王岐山為何不出面幫任志強一把,熟悉中國政治的蔡霞在自由亞洲提出這個問題時表示,王岐山有顧忌,“他不能和任志強捆得很緊,如果捆得很緊,就變成了任志強在前邊,他就成了任志強的後台”。

另外一位熟悉中共內部運作的人士在任志強被抓時對本台表示:“任志強出面公開叫板,意味着局勢不可挽回”,“高層鬥爭進入一個新階段”,“王和習反腐時期的那種特殊關係不復存在”。任那樣公開地批評習,是黨內一部分力量到了不能忍受的地步,習近平下令抓任志強,也是警告任志強同黨莫要蠢蠢欲動,否則他毫不留情。在這種情況下,王岐山只能與任志強保持距離,任志強也不太可能指望王岐山救他,他應對中共內部運作心知肚明。這位人士形容,任志強批習,被抓,被重判,其實是雙方到了“撕破臉”的地步,王岐山只能站在習近平一邊。

蔡霞則認為,任志強同不少紅二代一樣,他們的想法在近年來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價值觀已不可與王岐山等量齊觀。任向著民主政治的方向,來學習和思考問題,認同憲政民主自由民主。在那篇被視為任志強親自撰寫的檄文中,他對習近平一連串的質問即可看出,任希望中國走向自由民主,他希望改變制度。

獨立學者鄧聿文的看法是,重判任志強,就是要防堵紅二代公開倒戈。他認為,習近平深知目前中國民間很難有力量反對他,但紅二代不同,他們有父輩蔭蔽的身份,有資源和人脈,甚至可以動用公共輿論聲援。因此,不能在紅二代里讓對習的不滿形成一種公開或半公開的反習氣候。他認為,在習近平看來,一旦任成為反習大將,他所引發的破壞力和社會影響力絕非幾個公知書生可比,因此必須重判。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