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

稱不被掐脖子 中國廣為造“芯” 多地爛尾

圖為中國網絡關於中國應有自製芯片核心技術配圖
圖為中國網絡關於中國應有自製芯片核心技術配圖 © 網絡照片
作者: 小山
7 分鐘

中美關係持續緊張,美國早前發出禁令限制芯片技術出售給華為,要製造國產高端芯片就成為中方目前的國家戰略。為了突破重圍,中國各省正掀起一場造“芯”運動,務求在2020年各省達14200億元人民幣。“豬肉”在前,地方政府也紛紛牽頭引資、甚或加入半導體項目的投資。正當全國造“芯“氣氛熱烈,各地的半導體項目卻突然叫停,爛尾項目無人接手。

廣告

據自由亞洲報道,中國造“芯”大躍進,多地爛尾收場。有內地傳媒報道,中國多地正掀起一場造“芯”運動。目前安徽、江蘇、上海、浙江、北京、福建、湖北、湖南等十多個省市已制定集成電路產業規畫或行動計畫。目標是要在2020年各省合共投資14200億元人民幣。但根據中國半導體行業協會統計,2019年中國合成電路產業整體收入只得7562.3億元。

為破美方制裁困局,中國加緊着手其造“芯”運動,集成電路園區在全國遍地開花。根據內地傳媒報道,全國已建成、正興建和正計畫興建的半導體產業園區高達67個,其中有64%的園區均由政府作主導建設。而截至2020年9月1日,中國已新設半導體企業7, 021間,2019年新設半導體企業也超過10, 000間。全國加緊趕工、半導體項目亦紛紛上馬,在2020年上半年,已有21個省份落地的半導體項目超過140個,總投資額最少超過3,070億元。

據該報道,在這股造“芯”運動中,地方政府也“參一腳”積極招商引資。除了招商引資,不少地方政府更成為地方項目的投資人,希望在這肥豬肉上撈一筆。其中“合肥模式”成為地方最成功的例子。2007年合肥市以巨額投資京東方,2017年又出資與兆易創新合辦合肥長鑫,專攻DRAM芯片。現時已成為國產內存最大的廠商,而合肥市政府也因此被稱為“中國最牛風險投資機構”。

可是,並非所有地方政府都能成為合肥,一旦項目爛尾或破產,地方政府損失慘重。7月30日,武漢千億級的半導體項目弘芯被指“存在較大資金缺口,面臨項目停滯的風險”,結果其內地唯一一台7納米光刻機才剛進場一個多月、尚未開封即被抵押。江蘇南京德科碼董事長李睿為在3年內先後在南京、淮安、寧波推出半導體項目,皆以爛尾收場。

內地傳媒《21世紀經濟報道》就指,爛尾項目都擁有相似的套路,先是發起人持有項目書畫出一個“大餅”,然後申請政府基金,在設立公司前後大肆宣傳項目,再一邊建設一邊期望引入大基金投資、吸納其品牌效應來帶動社會風險資本的投入。至於某些項目爛尾,是因為大基金如期入局後,社會風險資本只在局外觀望,使資金鏈斷裂、項目停擺。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