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微言微語

任志強被重判與現實的荒誕

音頻 13:00
任志強 資料照片
任志強 資料照片 © 網絡照片
作者: 桑雨 | 桑雨
33 分鐘

本周,中國著名的妄議人士任志強因直言批評中共黨魁習近平的皇帝夢,被中共當局羅織罪名,重判十八年監禁,此消息一經發布就在國內社交平台引發強烈反響,網友們紛紛以隱晦或直言不諱的方式發帖支持任志強,轉發最多的文字是這樣的:“世人都曉得他因何獲罪,任總完全豁出去了,法院也圓滿完成了政治任務。69歲的他將自已的骨架拆散,點燃自己做成火把,用18年刑期照亮黑暗。他從最黑暗處,眺望到遠方的晨曦,歷史賦予他的榮耀,要通過一紙判決來彰顯!!!”

廣告

網友蔡慎坤發帖說:“抗爭者在放逐的路上奔跑,當思想被啟示離棄,當智慧被真理離棄,我們只能在巨大的黑暗裡喘息,不曾向天呼喚雷鳴電閃,不曾向冷漠要回良知,我們的心早已麻木,眼淚早已乾涸!如今瞎眼的依舊瞎眼,冷漠的依舊冷漠,被囚的默然無語,羔羊般的身軀受盡屈辱,圍觀的看客甚至聽不懂那穿透千年的聲聲吶喊。” 網友王者歸來發帖說:“有時候有的人來到人間、只為了完成命中的那一場躲不開的渡劫……讓該來的來,該去的去吧!煙花炸裂了……也釋放了焰火…”

美國作家亨利戴維梭羅在他那部著名的超驗主義經典作品《瓦爾登湖》散文集中說過這樣一句話:“如今世界,謊言與幻覺被捧為至高的真理,現實反倒變得無比的荒唐…”。現實的荒誕幾乎每天都發生在習核心治理下的中國。比如9月21日, 清華大學官網發布一條震撼消息,稱中國高校“雙一流”周期總結大會的評議專家組一致認為,清華大學已經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大學 。互聯網平台網易立刻以“清華黨組會會議決定,清華大學已成為世界一流大學”為標題,轉髮網友“微宜賓”的帖文,帖文是這樣的:“問:北京大學距離世界一流大學還有多遠? 答:出東門左轉500米,恭喜北京大學成為我國距離世界一流大學最近的大學!”

事實上,宣稱已躋身世界一流水準的中國高校至少還有26所,這是教育部近期要求展開2016—2020年高校“雙一流”建設周期總結工作通知下達後,各高校自評的結果。自稱已達世界一流大學水準的高校除清華北大人大外,還包括人們想象不到的 東北大學,山東大學,吉林大學等。

這一出鬧劇立刻引爆網評,有網友發帖說:受清華大學鼓舞,俺家樓下的“溝幫子區小學”也做出決定,決定“溝幫子區小學”已成為世界一流小學。

網友竹影禪茶發帖說:“我準備成立一個大學評估認證中心,順便把牛津、劍橋、哈佛、耶魯,普林斯頓,斯坦福評估成世界二流,甚至三流,那時候誰還敢說咱們的大學不是世界一流!”

一篇題為《 ​​​​ 決定一流,就是下流》的網文這樣寫道:“決定,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官方概念,它直接影響公共資源的流向。一流,這是一個典型的民間約定概念,它存在的最大價值就是不具有官方性,雖然它不左右公共資源的分配,但它是市場資源流向的重要參考依據。簡單說,決定是政府概念,一流是市場概念。兩者隸屬於涇渭分明的不同板塊,井水不能犯河水。一旦越界,決定就成了耍流氓,決定一流就很下流,所謂的一流,也就喪失了它的市場魅力。

在半個多世紀前,中華民族還有許多百年老字號,這些老字號就是一流。但為什麼現在都悄聲匿跡了?這就是被決定插了一杠子之後的必然結果。最後連“狗不理”也沒保住。

現在我們耳熟能詳的世界一流大學,譬如哈佛、斯坦福、普林斯頓、芝加哥等常青藤大學。它們的“一流”都是在歷史發展中口口相傳形成的口碑一流。美國沒有一所大學的一流是由美國教育部決定的,更不是大學自我決定並宣布為一流。全球有很多評價大學排名的研究機構,而這些排名研究機構幾乎清一色都是民間機構。但也有例外,唯一的例外就是上海交通大學的大學排名研究中心,它很官方,所以它的全球大學排名的公信力也最差。

為什麼由政府決定一流就非常糟糕呢?因為政府不具有天然的“信用”。政府的信用不是由政府自己決定的,而是由市場評價的,而評價政府信用的評級機構恰好又是民間機構。全球最著名的三大評級機構:穆迪、惠譽國際和標準普爾,這三大機構對全球政府的信用評級直接影響政府債券定價和投資信心。換句話說,政府的信用都是由市場民間來投票的,它怎麼有資格來決定誰是一流呢?

雙一流,2015年提出預案,2017年正式推進,三年,就決定清華大學已經建成一流大學。這彎道超車也超得有點離譜了吧。這讓我想起了五代機。美國的五代機F22從概念到試飛再到服役,歷時整整25年。我奇怪的是,我剛一聽到三代機殲10還問題多多,沒過三五年又聽說五代機殲20出來了,並且還服役了。當時我就在納悶,咋這快?現在應該知道答案了,既然能自我決定一流大學,為什麼不能自我決定五代機?對,五代機應該就是這樣決定出來的,現在只能祈禱千萬別打仗啊。

雙一流也罷,五代機也罷,反正都是自娛自樂,沒有誰與你較真。但問題是,如何把40納米芯片決定成5納米呢?有了,決定“領先世界水平8倍多”。只是我覺得我們不像活在真實的世界,而是活在小品肥皂劇中。你想有自己的一流大學也可以,但至少也要先把掛着大學招牌的地方辦成真正的大學,先辦成有獨立思想和獨立精神的學問之地,你先把學生監督員取消了,你先別讓老師在講台上講得顫顫驚驚。你連大學都沒一所,你就要決定出一流大學。你究竟是想哄鬼還是想騙神?騙自己都這麼狠,你出去還能讓誰敢相信?”

 

一篇題為《我的家庭會議決定:我已成為中國一流作家》的網文這樣寫道:“今天上午,我家全體人員及主要親友在西廂房小閣樓召開“網絡寫作”周期總結評議會。以二大爺和大老表牽頭的與會人員一致認為,我的“網絡寫作”目標與國家大政方針高度吻合。與會者經過認真討論形成了家庭成員一致意見:我的“網絡寫作”堅持新時代黨的寫作方針,堅持社會主義寫作方向,按照《統籌推進中國一流作家和一流水準建設總體方案》部署,以社會主義特色、中國一流為目標,始終自覺把自身發展融入到家庭、國家與民族發展的宏偉事業中,積極探索實踐、立足家庭基礎、紮根中國大地,爭取中國一流作家的發展道路。網絡寫作的路子與《家庭一流作家創作方案》高度符合。

與會人員一致認為:從2016年玩微信開始到2020年,我的綜合實力和整體寫作水平不斷提升,民生關注成效顯著,標誌性成果突出。有好幾篇原創達到十萬加的閱讀量,這都是可喜的成績。我全面、高質量完成網絡寫作任務,文章質量、各群影響力和朋友圈聲譽持續提高,全面成為中國一流作家。

家庭成員建議,在新的歷史起點上,我要有更高站位,更自信、更進取、更開放地肩負起時代所賦予的使命,不能睡在功勞簿上發暈發眩,不能一激動就走路打飄。要再接再厲、繼續努力,加快錘鍊成為紮根家庭面向世界的中國頂尖作家,為建設高質量的書香門第、探索中國特色一流作家的建設道路,樹立家庭標桿、奉獻家庭經驗,為社會和諧、國家發展、人民幸福、人類文明進步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

與會的家庭成員包括:在村裡有頭有臉的二大爺、在生意場上風生水起的堂哥堂弟、經常互幫互助的鄰居,我的母親、妻子、妹妹、女兒,還有未過門的兒媳婦等。

有人不服氣問:為什麼中國一流作家由你二大爺牽頭來評?你二大爺最多也就能評你村裡一流作家吧?!其實這話是不懂我家特色,更不懂我們家人的願望和心理。說我是中國一流作家你們認為有問題,那如果說我寫的東西能為世界指明方向,能為銀河系乃至宇宙把脈,你們信嗎? 其它不扯,扯高扯遠沒意思,讓人以為我不是喝高了就是發神經。我就問你們一個問題:中國一流作家一共就那麼幾個,掰着指頭都能數得清,現在我家一下子就出了我一個,你就說厲害不厲害吧?!”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