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香港/中國/政治

親嘗中國酷刑港人:香港離這些日子不遠了 習永續帝位前香港情況更差

李安然試載八字鐐,只能以這兩種姿態渡過,他說五分鐘已苦不堪言
李安然試載八字鐐,只能以這兩種姿態渡過,他說五分鐘已苦不堪言 © 影片載圖
12 分鐘

今天是雨傘運動六周年的日子,紀念活動能否順利舉行仍是未知數,但親自嘗試中國內地維權人士因支持傘運所受酷刑的五名港人,不少表示,港人正在或始終將面對共產黨有關酷刑,而曾因傘運坐牢的學者陳健民表示,在未來的一年多內,香港情況會更壞,因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要為「永續(當)皇帝」掃除一切障礙,港人將會目睹最壞的事發生。但只要人心不死,即使沒有象徵具體方法的地圖,只要按着民主這指南針走,各人均可用自己的方法走向目標。

廣告

數以十萬計的香港市民參與了自2014年9月28日開始的佔領運動(又因市民以雨傘抵抗警方而稱為「雨傘運動」),自由度受限的中國內地,亦有少量維權人士聲援港人,他們受到的酷刑,遠比港人嚴重,但只成了報道內「謝文飛被施以「八字鐐」、「張聖雨被罰睡死人床15天、背背枷6天」等一句文句,製作《刑‧暴‧志 – 記抗爭者》的T2KY團隊為此找來不同的社運人士和政治人物親身嘗試有關刑罰。在這條因港區國安法生效而未能找到電影院放映的紀錄片中,寥寥數字的酷刑成了香港抗爭者日後可能要面對的親身經驗。

嘗試八字鐐的「法政彙思」大律師李安然在紀錄片中表示,因為手和腳被扣上相連的手鐐和腳鐐,只能蹲着或雙手垂直地「站着」,而在蹲着吃飯時,不單吃相怪異,而且會令呼吸不暢順;而「站着」時,更是五分鐘已汗流浹背,真不知道中國維權人士被扣十多天是如何捱過去的。

「睡」在「死人床」上的香港民間人權陣線副召集人陳晧恆,亦絕不好受。他在片中指出,被扣在床上,有血液不能流通的感覺,尤其是大小便的位置更是剛好「哽住」,十分辛苦。而對於偏瘦的他來說,睡硬床雖是難受,但更令他有所感受的是,在只看見「天花板」的日子,他很快變得神經不正常,不斷和自己說話。曾經被捕的他在不公開的「首映禮」上指出,現時在香港警署內,暫時毋須面對這種待遇,「但終有一日,共產黨打到嚟的時候,真的有機會可能變成咁,我們是否有心態準備好面對這些情況?」

嘗試穿上約束衣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表示,穿着後覺得心翳和煩躁,要控制自己不要憤怒。他表示,已在大陸發生的,絕對相信會在香港發生,「其實亦都已正在發生:警察濫用私刑,司法制度偏幫,……社會全面受打壓,所有事,政治先行;所有事,都要臣服共產黨才可進行,這種情況已來臨香港。」

陳健民:習近平會在2022年前掃除反對力量 港人將迎最差情況

去年8月從香港經羅湖被海關扣查六小時的行為藝術家三木和因發起佔領運動而被囚16個月的學者陳健民,感受最深的,反而是那種要你服從強權的屈辱感。陳表示,在獄中,掌權者要你規行矩步,傾身聆聽也會被喝斥要「坐正」,像是由大學教授變回一個小學生,並每天向長官高聲大喊「morning, sir」,為了克服這種消磨意志的屈辱感,他會在其他囚犯高喊時,只動口但不發聲地矇混過關;單獨面見時,改稱「早晨」應對,為自己保留「少少尊嚴」。

今年3月出獄的陳健民表示,即使當時未實行國安法,監獄的自由度已有收緊,例如在他快要出獄時,懲教署禁止他接收敢言的《蘋果日報》出版的月曆,又特設聲稱用以糾正青年人犯罪思維的「青年實驗室」(Youth Lab),首講由建制派人士談清朝歷史。陳認為,這種「洗腦」方式只會適得其反,引起更多不滿。他不無憂慮地說,去年起的反送中運動有一萬人被捕,當中四成是學生,獄中其實需要很多教育工作和閱讀物,但香港監獄在這方面十分落後。

面對傘運後的政治低氣壓以及反修例運動被強力打壓的無力感,陳健民直言,抗爭過程難免會有疲倦或沮喪,但他不覺得港人的價值觀有所改變,只是不知如何做才可改變現狀,而反送中運動的爆發,便是港人民心不死的表現。他續稱,現時的情況比雨傘運動後更差,估計港人會經歷更深的沮喪和疲倦感,這時更要維持心智和爭取民主的心:「我們沒有地圖,只有心中的指南針,只要指南針沒有壞掉,用自己的方法向著正確的方向前進」,他補充,不會妄想很快達標,但最重要是人心不死。

他預言,現時正在惡化的香港情況,未來一年多會更差,可能出現最壞的情況,因為國家主席習近平要在2022年前把香港所有反對力量「打沉」,剷除一切障礙,以便在2022年中國新一屆政府開始時,當他的永續皇帝。亦因如此,未來一年多將會十分關鍵。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