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

去年十一習近平昂首挺胸 今日此刻中南海四面楚歌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9月30日在人民大會堂出席國慶招待會。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9月30日在人民大會堂出席國慶招待會。 REUTERS - THOMAS PETER
作者: 安德烈
24 分鐘

中共建政71周年之際,全球多地抗議北京侵犯人權,朝鮮領導人金正恩電賀習近平,表態力挺。中共黨刊『求是』則發表長文,紀念習近平去年主持70周年建政大典:

廣告

建政70年豪奢的盛典

“2019年10月1日,北京天安門廣場。莊嚴隆重的盛大閱兵、禮讚英雄的莊嚴致敬、意氣風發的群眾遊行、歡潮如海的聯歡晚會”,“氣勢恢弘、大度雍容,綱維有序、禮樂交融”,頗有懷舊的意味。

去年此時,習近平昂首挺胸,雄視三軍。僅僅一年,中共政權已成眾矢之的,習近平政權四面楚歌。『求是』不會去說這些巨大的煩人的“負能量”,說的是“中國巍然屹立在東方”,“我們走在大路上”。有網民評論:中共建政七十有一,“巍然屹立在東方”不算奇蹟,環視東方國家,個個巍然屹立,“走在大路上”,印度、尼泊爾、日本,越南,比比皆是。『求是』激情地說,中國從不會造一台拖拉機,到工業體系完備,從一個千瘡百孔的爛攤子,穩居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創造了多少人間奇蹟!唉,中共固然可以為自己的成績自豪,畢竟統治了七十有一了,問題是為什麼還需要不斷地反覆地自吹自擂?乾脆不提,至今還有六億人,月收入僅千元?

今不如昔

『求是』懷念去年十一“建國70周年大典”?是懷舊,是惋惜,是否隱約着“今不如昔”的滋味?去年此時,在天安門城樓揮手的習近平,志得意滿,面部僵硬的前總書記江澤民來了,滿頭白髮的前總書記胡錦濤也站在他的身邊,習近平像毛澤東當年檢閱紅衛兵一樣向遊行人眾揮手,可謂豪奢盛大至極。其實,習近平去年面臨的局勢已經相當地嚴重,但是,十年一大慶,不得不慶,江澤民慶過了,胡錦濤慶過了,比肩毛澤東的習近平更要大慶。彼刻,習近平廢除了國家主席任期制,如果天年允許,政權穩固,大約他還可以慶祝一個兩個十年大慶?

一些觀察人士指出,習氏的“黴運”也始於2018年的那場突發“政變”: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鄧小平等老一輩中共領導人,深切了解一個終身在位,老年昏花的毛澤東是如何把共產黨內的高官們一個個打到,如何把中國推向崩潰的邊緣,鄧小平們廢除了終身制,也是要“保黨”,建立黨內的糾錯機制,以防全黨被一個人送葬。用他們的話說,“避免再發生文革那樣的災難”。那個災難,讓最接近權力的高官們一個個膽寒,毛澤東的繼承人、國家主席劉少奇慘死河南,毛澤東的另一位繼承人、林彪副主席“墜機外蒙”。但是習近平覺得十年任期遠遠不夠,他要帶領全黨實現“偉大的中國夢”,那場“政變”過後,在中共黨內,在民間,習近平反腐治國的神話開始淡化了,另一個可能的沒有毛澤東威望的毛澤東再現,開始讓許多人擔心。

廢除任期制扣動扳機

國家主席任期制廢除之後,習統治的中國遠未及歌舞昇平,美中貿易戰爆發了,經濟滑坡,習近平誤判連連,黨內異議不斷。貿易戰,如果不是習近平誤判,不會打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導致美國要價越來越高,習節節退步,關鍵時刻拒絕簽字,把一場貿易戰引發為凝聚美國左右共識的全面對抗中國的戰爭,一直打到美方得出幾十年的對華接觸是失敗的結論,隨後爆發了香港危機,習又犯了致命錯誤,鐵拳治理,強行推出港版國安法,導致美國取消香港特殊貿易地位,美國兩黨全票通過香港法,東方明珠,從此日日活在恐怖之中。香港從此不香,一國兩制也使得台灣愈行愈遠。在新疆,把百萬穆斯林強制集中起來“培訓”,引發西方驚駭。就在香港反送中最高潮時期,中共開始70周年建政大慶,慶完之後不久,新冠疫情爆發,武漢瞞不住,傳至全中國,最後蔓延世界。隱瞞新冠病毒的原罪,如影隨形,習近平走到哪裡就跟到哪裡,追責的呼聲此起彼伏,戰狼外交弄巧成拙,新冠病毒被美國特朗普直接冠之以“中國病毒”。

美國發布南中國海聲明,不承認中國對南海宣示的主權,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宣布,有關不承認中國享有九段線的歷史性權利的南海仲裁結果已經是國際法的 一部分,菲律賓不會與中國妥協,菲律賓“堅決反對任何削弱它的企圖”。越南在7月31日的東盟會議上指責中國在南海的行動加劇緊張,直接影響南海的和平、穩定、安全以及航海自由。日本執政黨一些議員,一直設法抵制習近平訪日,不願讓日本“貽笑大方”,安倍辭職後,對媒體披露他於2016年11月就警告特朗普,中國用了30年時間增加40倍國防經費,全球沒有這樣的速度。日本幾年來連續增加軍費就是為了以防不測,最危險的事情是,中國與緊鄰印度也於今年發生流血事件,劍拔弩張。

習近平的中國失去了亞洲的朋友,原以為可拉攏歐盟對抗美國,幾周前中國外長王毅旨在為習近平視頻峰會鋪路的歐洲之行的失敗表明,歐洲覺醒了,歐盟理事會主席米歇爾警告習近平“歐洲不會繼續被利用”。從今而後,無論美國還是歐洲,新冠問題,香港問題,新疆西藏問題,台海問題,都已囊括在中國的人權問題之中,歐洲也將如美國一樣,每次與習近平的中國打交道,都不會忘記中國的人權,都不會忘記中國已成了歐盟的制度性對手。一向被視為對中國態度溫和的德國總理默克爾近日明確表示,中國惡劣而殘暴地對待少數民族。

去年的“十一”在天文數字般費用支持下,演出了一場豪奢的耀武揚威的建政七十年大戲,今年的十一沒什麼好說的了,『求是』勉為其難,為習政權打氣。不講疫情初期的隱瞞拖延,給人類帶來一場罕見災難,而是換着法子在吹捧中甩鍋:“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用較短的時間取得抗擊疫情鬥爭重大戰略成果。”“交出了一份不凡的成績單”。而且特意強調:“在疫情仍在全球蔓延的嚴峻形勢下,中國疫情防控和經濟恢復都走在世界前列。”官媒萬般不離其宗,“習近平總書記作為黨中央的核心,……得到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的衷心認同和擁護,在新時代偉大鬥爭實踐中展現出日益強大的引領力”,溢美之詞已不亞於文革。

如此費盡口舌表明習近平“得到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的衷心認同和擁護”,透露的是一種恐慌?美國與中共打交道幾十年之後,今年明確表明:中共不等同中國,要區別中共與中國人民。自美國明確表態後,中國外交部、官媒一直致力於強調“黨和人民的魚水關係”。外交部發言人甚至不惜說出人民是黨的一堵牆,需要的時候為黨阻擋槍林彈雨的恐怖言語。有網民直指這是多年前在克拉瑪依發生火災時堵住學生“請領導先走”,結果領導安然無恙學生多人死亡那一幕的翻版。

大疫下一士諤諤

2020年爆發的新冠危機造成的災難促使一些中國人挺身而出,幾周前遭開除的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2月2日發出『憤怒的人民不再恐懼』,批評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宣稱“親自指揮”防疫,“心口不一,無恥之尤”,直指“從封口而封城,特殊時期登場的‘知青政治’,早已德識俱亡。“可以說,上上下下,他們是四十年來最為不堪的一屆領導。”。

憲政學者許志永冒着再度入獄的危險,2月4日發表『勸退書』,批評習近平沒有思想和不清楚治國方向,打着“中國夢”的旗號,扭曲市場,一邊講治理現代化,一邊強調黨領導一切。他指習近平發明“妄議罪”,致使社會再無諫言和改良空間。勸習若有自知之明,退位為上策。

許志永可能沒有料到?2月23號,中國疫情稍有緩解,遲遲不去疫區視察的習近平召開17萬人視頻大會,宣揚親自指揮戰疫的功績。任志強3月初發文直批最高領導人“試圖用各種偉大的成績掩蓋真相”:“好像這個疫情是從1月7日的批示才開始。那麼去年12月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沒有及時公布信息?為什麼會發生1月1日中央電視台追究8名謠言者的新聞?為什麼會有1月3日的訓誡?為什麼會有1月3日對美國通報的疫情信息?為什麼不提1月7日之前已發生的各種危機?為什麼1月7日的批示未向社會公布?至今也未公布! ……任志強看到的“是一位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醜。”“誰不讓我當皇帝,就讓誰滅亡!”

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在六月底七月初網絡廣泛流傳的一則音頻中分析中共已是一具“政治殭屍“,未點名批評習近平完全成了”一個黑幫老大“,這個黨已經走到窮途末路,出路是請這個人下去,體面的二線養老,重新撥亂反正。否則,這個政體將會”自由落體“,幾年之內,中國將遭亂世。前中共黨校校刊『學習時報』副編審,獨立學者鄧聿文分析:“現在黨內改革派像蔡霞一樣絕望的,根據我的觀察,有相當一批人”。

果不其然,四位人士都遭到了殘酷的報復,唯蔡霞已至美國,開除黨籍不算,還剝奪退休待遇懲罰;許章潤教授,被指“嫖娼”,遭清華大學開除;出獄不久的許志永再度被捕,等待他的是囚牢;現已69歲的任志強被判處18年徒刑,許多分析指習近平顯然希望任大炮把牢底坐穿。為人打抱不平,為許章潤等多人呼籲的耿瀟男夫婦也被抓捕。但有分析指出,四人敢言的後果對個人而言是暴力的,殘酷的,但是,2020年敢言的這批人,敢言的程度罕見,公開地,相當範圍地,或以文章,或以視頻音頻的形式,把矛頭直指習近平,而且,他們對中共本質的揭露,在中共黨內,在民間產生的震撼力難以估量。

觀察人士注意到,今年的“十一”不一樣,自吹自擂容易,習近平政權統治的中國面臨著從未有過的惡劣環境。這一惡劣環境主要是習近平本人,以及幫他出謀畫策的高參們自我製造的。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