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美關係

布蘭斯塔德大使修睦不成 別了中國

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資料圖片
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資料圖片 法新社圖片
作者: 安德烈
14 分鐘

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與夫人周日返回美國,這位三年多前信心十足,希望利用與習近平的個人關係強化美中關係的大使9月中突然宣布將於10月離任,中國外交部都“不知道他要辭職回國”。三年來,中美關係嚴重惡化,大使始料不及;最後,連一篇自己撰寫的解釋美國對華政策的文章都遭『人民日報』拒發,也許,是該走的時候了?

廣告

但是,布蘭斯塔德臨別贈言:“我希望你們所有人都知道,有一件事情絲毫未變,那就是我們對中國人民和中國文化的深深讚賞。”他在宣布離職的這些天來,陸續刊出了自己幾年來去過的的中國26個省份和地區。視頻中穿插着他與妻子在中國三年間的各種活動,包括吃麵條,包餃子,在甘肅騎駱駝,在雲南與飛虎隊老兵會面,在哈爾濱觀賞冰燈,在拉薩布達拉宮前面留影,轉經輪…。真沒閑。他還通過視頻說:“我們在你們家中,和你們見面,聽你們的個人故事。這項工作是一大榮幸。我們要返回家園,但我們永遠不會忘記你們。”大使最後說,“後會有期”。

中國遭禁的社交網絡如推特,一些曾受到布蘭斯塔德大使邀請參加美國大使館各種活動的中國文化人士,學者,律師、民間人士以及親人因維護人權入獄的家屬。在大使告別之日,貼出了他們相會的照片,照片上的布蘭斯塔德,溫和,和善,有網民說:“看起來就像一位老農民”,的確,很樸實的樣子。

大使走了,沒有再提他在中國任職三年“最嚴重的一場衝突”,中美貿易戰,中美關係敗壞,大使無能為力,大使盡自己的責任,試着向中國人民解釋美國的一些做法,在他看來,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常常在美國各媒體發文章,受採訪,為中國官方立場辯護,中國駐美外交人員來往自如,隨意深入美國,中國駐美記者,想採訪誰就採訪誰想去哪裡就去哪裡。但是,美國在中國的外交官行動受限,西方駐中國的記者常常被禁止去採訪,被吊銷記者證,或者不延長護照,他想親自以大使的身份,努力向中國人解釋一下這些事情的前因後果,希望加深互相的理解,而不是一味的被中國官媒蓄意導向。於是,他寫了“基於對等重置關係”投書『人民日報』,着意解釋中方對待美國的公民、外交人員,新聞記者等等,比起美國來,不對等,沒想到『人民日報』沒有勇氣發表不算,還指“充滿偏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竟然指大使文章“充斥着對中方的惡毒攻擊抹黑”。布大使忍無可忍,在微博大使館官方賬號發出前述文章,並加了一篇解釋性的導引,題為“中國虛偽的宣傳系統”。

布大使一直以來十分低調,從來沒有對中方那麼嚴厲過,他在導引最後說,“如果中國想成為‘一個成熟的大國’習近平總書記的政府就會尊重西方外交官直接與中國人民對華的權利”。這兩篇文章很快被刪了,但是,社交網絡私下大量轉發。

宣布將離任後,布蘭斯塔德大使自覺該做的已經做了,準備啟程前的工作,與中國人一道分享他們夫婦在中國的旅程。不過,環球時報胡錫進覺得自己有責任說兩句,稱:“不管怎麼說,自己任駐華大使期間中美關係嚴重惡化,這不可能是這位大使的職業光榮。”胡錫進對布大使期待過高,習近平執迷不悟,使尼克松開闢的中美關係落入深淵,布大使無能為力,布大使一篇發表觀點的文章,都被他屬於的官媒系統拒絕。了解人的還是自己人,在胡錫進這篇至今還貼在微博上的文章後面,跟着的帖蠻有意思:

華夏民族為正統: 老胡可以去當駐美大使,用四個自信擊破美帝國的薄弱體制。

嘛時候發明出傳送門: 老胡應該當外交部發言人,總編輯屈才了。

牽牛花de牛: 人家就是一份工作,不用過於擔心,我們的幹部除了當官啥也不會。

名字難取房子好賣: 我們和周邊西方那麼多國家關係都很惡劣,按照你的邏輯,外交天團都很尷尬了。

在10月4日名為凱文在紐約的一篇轉發布蘭斯塔德離任前強調“美中關係是珍貴的,但必須對等”的博文下面,也跟了許多帖:

雅思托福精華: 老美不再被某權貴集團忽悠了!至於咱國人嘛!最應該做的就是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當然這一切是建立在網絡自由的基礎之上。

晚秋ang12:不是被耍,只是對中國高層還有幻想,希望用和平的方式把中國人民拯救出來,但事實證明行不通,必須要來硬的才行!

讓我們勇敢說話吧: 老鴿派也硬起來了!胡錫進們也算是求仁得仁了……

堖上人家:無論從國際政治力量平衡角度,還是從人類價值文明進步方向來看,世界都需要一個強大且文明的美國存在。 歷史已經證明:沒有美國,今天有日本很可能沒有中國;沒有美國,今天有朝鮮絕對沒有韓國;沒有美國,今天有伊拉克也可能沒有科威特;沒有美國, 今天我們的地球很可能烽火連天、生靈塗炭、弱肉強食。

網民不少明白人,大約大使走了,管網的放鬆管理了?讓這些評論瞬間流露出來。還有網民問:“請問為何不任命新大使?”

美國大使替代人選倒不一定在前任離職時立即任命,新大使未到任前,由代辦全權代表。但有不少分析人士擔心,在目前中美關係如此敗壞的局面下,美國是不是以這種方式把美中關係降格了呢?

布大使管不了這些了,他將回到自己的家鄉,坦承若特朗普需要他也會助選。他坦承:“離任之時,我和到任時一樣樂觀。我在中國遇到了非常多了不起的人”。從照片看出,他真的接觸了各種各樣許許多多的中國人,看得出來,他為之高興。有人評論:

“至少,風度很好。”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