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治

英駐港記者被跟蹤同一輛車如影隨形與黃之鋒遭遇雷同

黃之鋒近日遭到至少兩輛汽車在不同地點跟蹤,他在面書網頁上載了該兩輛汽車,車牌號碼已被掩蓋。
黃之鋒近日遭到至少兩輛汽車在不同地點跟蹤,他在面書網頁上載了該兩輛汽車,車牌號碼已被掩蓋。 © 黃之鋒面書圖片

英國廣播公司BBC駐港記者Danny Vincent在節目《From Our Own Correspondent Podcast》(我們特派員的播客)中披露,自8月10日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及前香港眾志成員周庭被捕後的同一星期,他被不明人士跟蹤,在多個不同地點、甚至搬到酒店住後,都見到同一架車輛。而前眾志成員黃之鋒透露,他最近亦被兩輛汽車跟蹤,情況與為12港人送中一案發起關注的本土派人士鄒家成相同。在國安法生效之後,著名民主派人士被不明人士車隊跟蹤的風氣,似乎有變本加厲之勢。

廣告

Vincent在其播客(podcast)中憶述,當日(8月10日)家門外有一個形跡可疑的人士在等候,同日他曾去過不同地點,亦見到同一架車輛;他之後為改變自己的生活常規而搬到酒店住,但在該酒店外仍然見到同一架車輛。蘋果日報引述他在播客中的內容指出,Vincent在中國工作多年,認為大陸國安最多都只是阻止其報道新聞,但香港顯然已“改變遊戲規則”,令他分不清什麼是恐嚇(intimidation)、什麼是調查(investigation)。

他在播客中表示,他已設想有天起床會看到警察上門拘捕他。他說,香港目前的情況是不論是跟蹤者的目的、身份等均是未知之數,擔心身邊與自己有聯繫的人,可能同是跟蹤者目標。他認為跟蹤者可能是警察、支持政府人士,亦可能是在去年被指與警方合謀的黑社會。

Vincent認為香港國安法已在香港引起白色恐怖,多名民主派人士懷疑被跟蹤,現時的香港已分不清什麼是恐嚇(intimidation)、什麼是調查(investigation)。他指去年的反送中運動是無領袖的運動,很多上街的示威者都不認識對方的身份,認為當局現時就是希望將這些示威者的真實身份找出來。

Vincent又引述一個警察消息人士指,黎智英被捕及到蘋果大樓的搜查是其中一種“政治騷(political theatre)”,警察要向北京顯示“自己能稱職”,他們亦必須跟蹤社運人士,否則新的國安人員會無事可做。

此外,為12港人送中一案奔走的本土派人士鄒家成日前表示他被一隊不明人士的車隊跟蹤,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相信他也被同一車隊跟蹤。黃之鋒發現至少發現兩輛登記地址為新界鄉郊的私家車一直跟蹤自己,除監視其個人生活,也影響到同行友人,質疑政權監控升級,但他強調跟蹤所產生的白色恐怖與寒蟬效應,不會拖垮其意志。

近月多次發現被跟蹤情況的黃之鋒6日在社交網站發文透露,跟蹤協助12名被扣內地港人的鄒家成的同車牌自用車,連同其他車輛也不時跟蹤自己,整個車隊最長的持續跟蹤時間為期十天;後來沒察覺該車隊出現,料是轉向跟蹤鄒家成。

黃在翻看私家車閉路電視加上國際傳媒進行偵查後,他確認有至少兩輛車跟蹤他,包括W字頭的Toyota灰黑色七人車,以及R字頭的Honda灰黑色七人車,並指有關車輛登記地址為新界鄉村。 

黃稱,上月發現跟蹤情況後已提高警覺,翻看私家車閉路電視加上國際傳媒進行偵查後,他確認有至少兩輛車跟蹤他,包括W字頭的Toyota灰黑色七人車,以及R字頭的Honda灰黑色七人車,並指有關車輛登記地址為新界鄉村,“這兩架車及其團夥,基本上天天也會在我的住所或工作地點一帶出現,七人房車、五人私家車或掛上“暫停營業”的的士,亦不時會在我離開住址以後,隨即起步尾隨我所乘坐的私家車或的士”。

他說,無從確認跟蹤者身份,料警方及國安都會否認,又認為事件未必與拘捕有直接關係,質疑跟蹤的主要動機是企圖透過持續滋擾,讓他感到壓力和恐懼。

對於身邊人受影響,黃稱目前接受訪問都一概不談家人、女友、親戚等私人生活,盼減低對方風險,同時避免國安監控更為容易,他坦言對情況有所擔心,但強調不會因而被拖垮其意志,“講真話,我是擔心的。不過,我都會緊守崗位,不論時間是否正在倒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