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微言微語

局勢陡變,準備熱戰?

音頻 13:17
台灣戰機攔截越過海峽中線的中國戰機 2020 10 2
台灣戰機攔截越過海峽中線的中國戰機 2020 10 2 AP
作者: 桑雨 | 桑雨
35 分鐘

本周,幾件大事同時發生,其中包括美國總統特朗普感染新冠病毒,住院治療三天後出院;美國移民局宣布不再受理任何中國共產黨黨員的移民申請;美英法德日等39國,就新疆集中營與港版國安法問題在聯大譴責中國侵犯人權;台灣“立法院”全票通過國民黨籍議員提出的“台美復交”和“請求美國協防颱灣”兩個議案。以上事件都引發國內社交平台廣泛關注。本周也是國內十一長假期,旅遊業餐飲業正在回暖,親朋好友在經歷大半年禁足之後開始聚會,人們的心情是沉重與複雜的,對當下形勢的判斷大可借用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曾經說過的一句話來形容:“現狀不可描述,未來不可預測,一切皆有可能”。

廣告

一篇題為《台海局勢陡變,中美恐會斷交》的網文這樣寫道:“這個國慶節像看電影一樣。前半程是別人的事,美帝總統感染新冠、入院隔離,出院。後半程是自己家的事。台灣“立法院”全票通過國民黨籍議員提出的“台美復交”和“請求美國協防颱灣”兩個議案。台灣終於邁出了“關鍵一步”。值得注意有兩點。第一,議案由國民黨提出。國民黨近些年始終被視為對岸支持兩岸和平統一的基本盤。馬英九時代提議“外交收兵、僑務休兵”,兩岸關係變成實際上的邦聯關係。台灣和大陸的統一一度只是細節問題。但是隨着馬政府下台,台灣島內“台獨”思潮越行越甚。國民黨在各級選舉中雪崩一樣失利,韓國瑜當選非但沒成為中興,反而成了迴光返照。

如果說之前尚可以寄希望國民黨聯合島內的親大陸勢力約束台獨,蔡英文二次當選之後,台獨在島內的最大約束就只剩下蔡英文本人。這不是說蔡英文膽子小、不敢兌現選舉承諾,也不是她深諳民族大義。 蔡英文吸取了前任教訓,出於謹慎執政的需要,在國際和島內事務、黨內的急獨和漸進派之間搞平衡。此次議案由國民黨提出,表明國民黨已經不再把恪守“九二共識”作為區別民進黨的政治標示。共識本來就是政治互諒,對台獨法理上的約束不強。問題在於,國民黨已經認識到,“九二共識”已經成為負資產,提供給本黨的政治生存空間已經微乎其微,要想保留旗號,就要在黨的建設上推倒重來,最好的切入點就是兩岸政策。重塑後的國民黨將會完全改造黨內結構以適應新的發展要求,以前大陸對台工作的聯繫和平台也隨之報廢。

此時再追究責任意義不大。自蔡英文總統連任以來,對岸就已經風吹草動,忽略了對岸的試探,或者說錯選了解決方式,是造成兩岸走向尷尬攤牌境地的原因。當前最需要做的是穩住對岸不添亂,這肯定不是靠撂兩句狠話就能解決的。除此以外,需要檢視政策系統運轉失靈的問題。國民黨議員提出議案前應該會有不少動向, 國民黨也是控制型政黨,黨內高層也有一個達成共識的過程 。同時,島內不少綠黨大佬都在大陸有投資,兩黨只有心照不宣形成合謀,我們才會被蒙在鼓裡。

不知道對台政策部門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是提前知道消息,卻沒有形成有效阻遏?還是說對此懵然無知,跟我們一樣從新聞上才知道此事,如果是後者就很危險。

第二個值得注意的是全票通過。全票這件事在兩黨制議會裡很罕見,要知道當年珍珠港事件以後,美國對日宣戰也不是全票通過的。島內的民意昭然若揭,可以說與大陸洶湧的武統之論形成了尖銳對立。以後我們沒辦法繼續“寄望於島內民眾”,而要把島內視為一個統一的整體,這是當代中國人的最大悲劇。法案一旦通過,阻止法案變成現實就只有兩條路。一是美國拒絕台灣請求。從之前蔡總統表態看,這個可能性不大。很難想象國民黨議員沒有詢問過美帝的態度就擅自提出議案 。第二個就是真正的中國人都不願意看到的,時隔半個世紀以後,兩岸戰火重燃,中國人打中國人。新中國很多老帥不願意回顧解放戰爭的歷史,劉伯承元帥後人回憶,他父親從來不看解放戰爭題材的電視劇,他說自己無法面對那些失去子女的父母,不管是共產黨還是國民黨。

兩代人天人永隔都是人間慘劇。不管在什麼名義下,同胞兵戎相見都是下策,都會造成民族間永不癒合的裂痕,這種裂痕是真正渴望民族復興的中國人無法承受的。

台灣問題深刻嵌套在中美關係里。自1971年基辛格秘密訪華到1978年中美決定建交以來,接近十年的時間,雙方都在為妥善處理台灣地位尋找出路。沒有台灣地位的妥善解決就沒有中美建交,中美建交是建立在拒絕台灣法定獨立身份的基礎上。假如對岸邁出關鍵一步,並且得到美國支持,中國就只剩下與美國斷交一個選擇。下一代人就將因此處在一個與我們完全不同的歷史時期,生活在完全不同的國際社會裡。”

一篇題為《爆發熱戰的可能性前所未有》的網文這樣寫道 :“在當前危急的局勢下,我們必須更加警惕同美國爆發直接軍事衝突的可能性,這種可能性在疫情的影響下可以說達到了歷史上的最大值。當前利用台灣問題同中國進行一次高烈度大規模的常規戰爭,完全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美軍巨大的體系優勢和先天的地緣優勢使其一線部隊在衝突中能取得全面的優勢,故取勝的可能遠大於我軍。

(1)美軍在介入台海的作戰中享有先天性的主動權和地緣優勢,由於它是主動介入進攻,我國是被動反介入,一開始戰爭的節奏就不會是由我國主導,而一旦其凌厲的進攻超出了我軍的承受能力,就必然導致重大損失。

(2)儘管我軍當前發展迅速,但至今在體系建設和人才隊伍建設方面同美軍存在嚴重代差,而在現代海空作戰中,這種代差將會使強勢一方對弱勢一方形成致命的優勢,這種巨大的優勢,正是美軍在台海挑動戰爭的底氣所在。

(3)由於我軍的核力量只相當於美軍的1/8不到,戰時局面一旦出現失控,我軍很難對美軍進行對等的核威懾。

 以上幾個致命性的問題,構成了美軍利用台海問題對我國開戰的底氣。而對美軍而言,由於戰爭的目的仍然是服務於國內矛盾的轉嫁,所以關鍵的問題在於控制戰爭的規模和底線。換言之,全面戰爭並不符合美國方面的利益,但將戰爭的規模控制在一場能對我國傷筋動骨的海戰和空戰,能對我國的武裝力量在短時間內進行極重的打擊,但不涉及對我國的領土和核門檻進行挑戰,則完全符合美國的利益。

種介入作唯一可能的切入點,正是台灣問題台海衝突的樣本,如同為這種作戰量身定做,其衝突的設定和最後可能達成的效果,都與美方的要求高度契合。通過介入台海作戰,對我軍的海軍艦艇部隊、前線空軍部隊以及登島的陸軍部隊予以重創,然後將戰爭方式限定於空中戰役和持續不斷的空中打擊,以此對我國形成逼和的態勢,這將完美達到美軍所有的戰略要求。

而講到這裡,很多人會質疑事情的嚴重性,會認為我國巨大的戰爭潛力,同美國對抗哪怕出師不利也同樣能反敗為勝。然而這樣的看法實際上是對現代海戰空戰缺乏認識的體現。其實從上世紀五十年代至今,海空戰都是一種完全不可能拼消耗的戰爭樣式,其最大的特點便是戰鬥力形成緩慢,但在極短時間內就會出現巨大消耗。因為其裝備的製造和人員戰鬥力形成過程太過複雜,因此一旦出現大規模的損耗,幾乎無法在短時間內得到補充,這段時間的兵力空窗,就足以成為導致戰敗的缺口。這就是當前台海風險的根本成因,由於常規對抗我軍在各領域都難以取得真正優勢,所以當前爆發戰爭反而符合美國的利益。除非我軍能通過軍事理論和部署上的調整,改變不利態勢,否則戰爭風險將在今明兩年愈演愈烈,有巨大的可能直接升級成大規模的熱戰。

自美國宣布“重返亞太”戰略以來,美軍就一直在為西太平洋乃至台海作戰進行緊鑼密鼓的準備。 作戰理論層面,“空海一體戰”、“分布式殺傷”、“網絡中心戰”、“作戰雲”、“新飽和打擊”、“快速猛禽/閃電Ⅱ”等一系列完全針對亞太地區的新戰法,密集地出現在這短短的不到十年裡,並且每一種戰法都經歷了大量的針對性的訓練和演練,這種新戰法出現和迭代的速度,超過了美軍在冷戰時期的水平。而在裝備建設層面,近400架的F35,2000多枚聯合防區外空地導彈,協同作戰系統的逐步普及,下一代數據鏈系統的逐步建成,國家導彈防禦系統的不斷部署,“星鏈”計畫的逐步完成,小當量核武器的裝備,等等這些針對性極強的裝備建設,已經說明了美軍的用意。畢竟這些裝備在反恐治安戰中其實毫無用處,它們是為大國間的大規模衝突量身定製的武器系統。

這些種種情況,足證美軍當前備戰之緊,他們早就做好了戰爭的準備,而且一直在準備着。”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