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文化遺產

南特博物館館長談為何決定停止與中方合作舉辦蒙古王朝展

音頻 05:58
南特Petit à Petit 出版的『成吉思汗與蒙古帝國』封面
南特Petit à Petit 出版的『成吉思汗與蒙古帝國』封面 © Petit à Petit
作者: 楊眉
17 分鐘

法國南特歷史博物館館長周一發表的拒絕接受中國政府的壓力停止與呼和浩特博物館合作舉辦有關成吉思汗與蒙古王朝的展覽的消息引發法國輿論一篇嘩然,此舉在法國博物館展覽史上實屬罕見,雖然在過去幾年中,由於法國與意大利關係緊張,兩國的博物館之間在互相出借展品時曾經出現過一些摩擦,但是,類似南特博物館在與對方密切合作三年之後突然停止計畫,應該還是首次。那麼中國當局究竟向南特博物館提出了哪些具體的要求使他們認為難以接受因而停止合作呢?南特博物館館長貝爾特郎 吉野先生Bertrand Guillet先生就此接受了法廣的採訪。

廣告

法廣:您好,非常感謝您接受法廣的採訪。首先請您簡單地介紹一下事件的前後經過?

Bertrand Guillet:事情的經過十分簡單,我們和內蒙古呼和浩特博物館友好地合作了將近三年,期間並沒有遇到任何困難,按照慣例,我們共同策畫了我們的展覽,一起選擇了將要展出的文物,我們對展覽的一切工作都已經就緒,已經在準備運輸展品,但是,今年夏天,在為出借展品申請出口許可證時,這也是一個必須經過的很正常的程序,但是我們卻出人意料地遇到了重重阻力。中國當局首先要求我們在展覽中不要使用蒙古王國,不要使用成吉思汗等詞語,這對我們來說是完全不可能的,因為這是我們展覽的中心內容。其次,他們又要求我們不要舉辦我們原先策畫的展覽,而是按照他們的意思修改計畫舉辦一個由他們為我們設想好的展覽。也就是說,在展覽正式開幕之前的兩個月,要求我們徹底地修改原先的計畫,使用他們為我們準備的展覽規畫,這是我們難於接受的。因為他們所提供的展覽詞,如果用一個政治化的詞語的話,就是宣傳資料。而且僅僅從技術層面來看,重新策畫一個展覽至少需要一兩年的時間。因此我們不能接受。

法廣: 世界各國的博物館在舉辦展覽時經常互相出借各自博物館珍藏的珍貴文物或者名作,博物館在出借文物時向對方提出一些要求這似乎也應該是順理成章?吉野先生對此回答說:

Bertrand Guillet:當然,這是十分正常的,一般這些要求都是技術性的,科學性的,這些我們當然會毫無保留地接受,但是,如果這些要求是禁止使用某些詞語,甚至是要徹底顛覆原先的展覽計畫,要求你講述他說描寫的故事,這就另當別論了。

法廣: 您為什麼一定堅持要舉辦這次展覽呢?這一展覽的思路來自何處?

Bertrand Guillet:這一展覽對我們來說十分重要。 因為我們已經為此工作了三年多,我們花費了許多經費。所有的布局,設想,展覽說明等等都已經準備就緒,唯獨缺少具體的實物來印證,彰顯歷史。而且,展覽說要展示的歷史問題對我們來說十分重要,也具有十分重大的歷史意義。十年前,我們在南特歷史博物館舉辦了一次介紹十七世紀以來法中歷史關係演變的展覽,這次展覽着重點是中法在海上的交流,而我期待通過這次有關蒙古王朝的展覽來追蹤中西方之間的交流如何通過蒙古人,通過草原來展開。所以,從歷史的角度來看,這次展覽是上一次展覽的繼續,許多歷史學家與我們共同進行了展覽的準備工作,我們已經做好了其他所有的工作,目前我們正在與歐美國家的博物館合作期待找到合適的展品。計畫在2024年向公眾開放。

法廣:您與呼和浩特博物館的人員合作很長時間,他們對中國官方的要求有何反應?您知道最近世界各地都爆發了反對中國政府在蒙古推行的強化漢語教學政策的示威遊行嗎?

Bertrand Guillet:我有所了解。不幸的是這次展覽正好處在風口浪尖上,或許再過幾個月這件事就不至於發生。我們的中國同事當然不能發表任何言論,但是,我相信他們應該也能夠預測到我們是不會接受官方的要求的。

中國新疆西藏以及蒙古等地區日益嚴重的社會問題將中國歷史上漢族與其他民族如何相處相容議題推向前台。

法國的《觀察家周刊》近期推出了有關中國的特刊,刊登了多篇對余英時等國際知名的歷史學家的專訪,其中有許多內容涉及中國的元朝,清朝等非漢人統治的歷史朝代。多位歷史學家陳述了許多與中國官方教科書內容截然不同的觀點。很明顯,文化遺產也同樣帶有政治色彩。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