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

瑞媒:維吾爾族人境遇再次在聯合國觸發中西方衝突

新疆地圖
新疆地圖 © 網絡照片
作者: 小山
13 分鐘

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新疆實施的政策遭到了西方國家的批評,中國仍在極力反擊這些批評。對少數民族維吾爾族進行打壓甚至推行種族滅絕,已經成為中國和西方國家在聯合國外交鬥爭中的首要問題。

廣告

瑞士資訊23日頭條發表題為“維吾爾族人境遇再次在聯合國觸發中西方衝突”的文章。該文章說,記者Sylvie Lasserre今年5月出版了《Voyage au pays des Ouïgours》(意為“維吾爾人地區之行”)一書,此後她收集到的最後證詞提到“維吾爾族人自己說,現在為時已晚”。她告訴瑞士資訊:“我的一個消息人士說,維吾爾族人已經快被滅族了。”根據某些證詞,在新疆各個城市的街道上幾乎已看不到維吾爾族人。能遇到的只有與漢族丈夫結伴出行的維吾爾族女子,漢族是中國的主體民族。”

據Sylvie Lasserre說,今年8月新疆首府烏魯木齊市再現新冠病毒社區感染,此後實施的封鎖措施格外嚴格。“所有與外國人聯繫的渠道都被切斷了。因此,幾乎不可能知道這兩個月來新疆境內發生的情況,”這位記者擔心,此時中國可以任意在自己認為合適的地方實行鎮壓。“根據某些信息,烏魯木齊有150名健康狀況良好的學生被從大學宿舍送往醫院,淪為新冠病毒疫苗測試用的試驗品。”

該報道說,自上世紀中期開始,這個少數民族就因為騷亂或恐怖襲擊而受到打壓,導致一系列失蹤、處決和酷刑,其真實程度很難準確估計。該報道稱,多家非政府組織(ONG)都試圖將這項壓迫政策記錄在案。

與其他封閉管理的體系一樣,受害者的證詞可以使人們對可能發生的大規模侵犯人權行為提高警惕。以新疆為例,多年以來這類證詞不勝枚舉。這些證詞可能會幫助人們了解這項使用暴力同化維吾爾族人口的政策。在國際法承認的種族滅絕定義中,強制絕育就是其判別標準之一。

儘管如此,這些證言以及非政府組織或新聞工作者的調查並不能作為無可辯駁的證據。因此,中國經常否認此類言論,並將其描述為錯誤、虛假和政治操縱的信息。然而,50位受到聯合國機構委託的獨立專家認為,這些指控十分嚴重,以致他們在今年6月簽署了一份聯合呼籲,提議果斷採取行動,保護中國的基本人權。

上個月,300多家非政府組織向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米歇爾·巴切萊特(Michelle Bachelet),以及聯合國各成員國發表了一封公開信。他們呼籲建立一個國際機制來監察中國、特別是新疆的侵犯人權行為。

據該報道說,在外交層面也是如此。正如聯合國新聞處記錄的那樣,在紐約召開的聯合國大會第三次委員會上,在處理社會、人道主義和文化問題時,就中國對人權尊重的問題,各方展開了“激烈的爭論”。

德國駐聯合國大使克里斯托夫·霍伊斯根(Christoph Heusgen)於10月6日在紐約發起了一項聯合聲明,該聲明由包括瑞士在內的39個國家簽署。“我們嚴重關切存在於新疆的‘政治再教育營’,並表示有可信的報告指出,新疆有100多萬人被任意拘留(……),除了針對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的大規模的監視行動,還出現了更多關於強迫勞動和強迫控制生育、包括絕育的報告。”

中國駐聯合國大使張軍否認新疆存在任何重大問題,他回應說:“我也必須指出,德國、英國等少數國家罔顧事實、違逆正義、破壞合作,對自身和美國的人權劣跡視而不見,‘選擇性失明’,大搞雙重標準,還一味追隨美國,甘願做美國的幫兇。你們的所作所為是多麼虛偽。我正告你們,趁早收起傲慢與偏見,懸崖勒馬。”中國外交部強調,近70個國家支持中國的立場:“這些國家讚賞中國新疆依法採取一系列措施,應對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威脅,保障新疆各族人民人權。”

據瑞士資訊說,中國無意削弱其在聯合國系統內的進攻型外交。中國剛剛再次當選人權理事會成員,雖然其在日內瓦的聯合國大會上獲得的選票低於上屆選舉中所獲的票數。

古巴和俄羅斯也是人權委員會的新成員。“日內瓦支持人權”(Genève pour les droits de l’homme)培訓中心負責人 阿德里安·克勞德·佐勒(Adrien-Claude Zoller)指出:“針對中國及其盟國在人權問題上採取有組織的行動,今後將更加困難,西方國家在這個由47個成員國構成的組織中只佔少數。”

據該報道,在1950年代以來,中國就開始逼迫不同民族服從管理。克勞德·佐勒回憶說:“早在1980年代,人權組織就對中國當局在西藏實行強迫絕育和墮胎的政策予以譴責。”但是今天,要通過干預的方式支持中國公民的自由、反對大規模的人權侵犯,已經變得愈發困難。因此,在西藏之後,新疆正在逐步邁向所謂的“正常化”,然而這只是習近平主席灌輸和強加的、中國共產黨式的“正常化”。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