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

螞蟻風波未平息 中共最高層為何震怒

馬雲,阿里巴巴集團創始人。
馬雲,阿里巴巴集團創始人。 REUTERS - ALY SONG
作者: 安德烈
10 分鐘

馬雲被監管部門約見,螞蟻集團暫停上市,在中國引發的震蕩餘波未散。社交網絡上,馬雲10月底在第二屆外灘金融峰會發表的那場演講視頻到處流傳,而這一講話被視為是螞蟻上市遭封殺的導火線。

廣告

不少分析認為,現在似乎可以看得越來越清晰,馬雲批評監管機構形同打臉同一會上發表開幕詞的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反過來被視為挑戰了習近平的權威。

螞蟻集團預計11月5日在香港及上海同步掛牌上市,預計集資總額可達1321.86億元人民幣,突然被北京當局暫緩上市,一場被視為將是全球最大的IPO就這樣泡湯了。

事情已經過去了幾天,事件還在發酵,各種議論從未間斷。疑問仍然集中在當局為什麼突然緊急叫停螞蟻集團上市。

王岐山10月24日在上海金融峰會發表視頻致辭時稱,中國金融已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並提出“三不”以防止金融風險。

馬雲隨後在上海外灘金融高峰會上發表的長達20分鐘的講話則指出,中國的金融還是“青春年少”,甚至沒有完全成熟,中國金融沒有系統性風險,因為根本就沒有系統。也缺乏健康金融系統,馬雲認為,“我們要建設金融健康系統,不是擔憂金融系統風險”。

馬雲還表示,創新是要付出一定代價的,要有為未來擔當的勇氣,不能用“昨天的辦法”來管理未來,現在的金融需要外行人來填補空白。馬雲指出,做沒有風險的創新,就是在扼殺創新。把風險控製為零,才是最大的風險。馬雲還批評現在中國的銀行還是當鋪思想,總想着抵押和擔保,害了許多企業家。馬雲還強調,中國需要的是政策專家,專家是實幹派,做的好但不一定說得好,制定政策是一門技術活,現在政策越來越多,導致的結果是誰都幹不了什麼事。

11月2日,馬雲以及螞蟻集團領袖突然被監管約談,11月3號,集團被暫停上市,不少分析解讀馬雲前面的講話直截了當批評中國的監管系統,等於“狠狠打臉了王岐山”。

美國之音引述觀察人士分析,馬雲公開批評中國監管機構嚴重打臉以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為首的金融幫,因此震怒共產黨高層。中共黨史學者林保華對該台表示,螞蟻上市時經過中共的金融幫和監管單位事先批準的,但上市前兩日突遭推翻,應是“習近平在裡面插手”。這位專家分析,習近平與王岐山的岐見日益深化,馬雲的講話反而給了習近平利用金融幫來打擊馬雲 機會。他認為,“這不是簡單的中共黨內什麼派系鬥爭,而是馬雲對習近平權威,甚至對黨的權威的挑戰……兩年前馬雲被辭去阿里巴巴集團董座,不但是習近平的‘國進民退’政策影響,而是馬雲的‘富可敵國’形成對中共與習近平的挑戰,也是中共一向對任何財富的覬覦。”

一些財經評論人士也認為,馬雲受挫,主要原因是直接觸犯了習近平的尊嚴。王岐山在上海金融會上的講話其實代表了習近平的看法,馬雲直接否定中國存在系統性金融風險,等於“不服中央”,習近平政權對此是絕對不會寬容的。批評習近平的任志強,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都是因言惹禍加身。

路透社引述匿名中國高官證實,中共高層聽到馬雲講話後震怒,要求調查螞蟻商業模式,相關報告送交“包括習近平”等中央領導審閱,導致對螞蟻案的封殺。

法新社也引述海因里希·伯爾基金會 研究人員Alex Capri分析,馬雲選擇退休,離開阿里巴巴,與習近平當局有重大關係。這一次,馬雲在上海外灘的演說中批評金融監管系統直接觸犯了當局。

法新社引述專家分析,螞蟻上市被叫停還有另外一層意思,即中共當局要斬斷影響力日益強大的民營企業的翅膀。中國問題專家比爾.畢曉普認為,藉此,中共“再一次向所有私有企業家發出信號,不管你多富有,多出名,塔庇阿懸崖靠着卡比托利歐山”。這是說孫悟空翻不出如來的手心?

有分析更認為,北京出手限制馬雲的螞蟻金融帝國擴張,中國官方可能嗅出什麼不尋常的系統性風險的徵兆。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