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美國大選-中國

拜登說要對中國強硬如何強硬?

2020年11月25日,感恩節前,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在他特拉華州威爾明頓的過渡總部發表演講。
2020年11月25日,感恩節前,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在他特拉華州威爾明頓的過渡總部發表演講。 REUTERS - JOSHUA ROBERTS
作者: 安德烈
10 分鐘

美國當選總統拜登及他剛剛宣布的外交團隊承諾美國將重新領導世界。不過,法新社評論質疑,在這些美好的願望之後,拜登立即面臨的是如何處理一些極其複雜的重大國際問題。美中關係無疑是重中之重,此外還有伊核條約,朝核談判,與俄羅斯的關係等等。

廣告

在拜登競選及當選後,前總統奧巴馬強調的是要終結特朗普的“美國優先”,美國重歸“準備領導世界”。這些話讓盟邦以及一大部分華盛頓的職業外交家們放心,但是拜登的外交路線圖並不清晰,他如何在1月20日正式就任美國總統後處理急待處理的重大的國際危機。

對中國強硬,如何強硬?

競選總統時被特朗普指責對中國軟弱且容易被中共操縱的拜登表示:美國必須對中國強硬。但是,拜登如何對北京強硬仍然非常模糊。

拜登屬於美國長久以來那種一直主張與北京合作的美國傳統領袖階層。未來的總統希望能夠表現出他“與時俱進”,所作所為適應美國兩黨及社會從今而後視中國為美國不能絲毫讓步的對手的共識。這一共識在特朗普與習近平的對抗中形成,共和黨政府視幾十年來美國政界奉行的與中國接觸政策完全失敗。

拜登的准國務卿布林肯是奧巴馬時代的“老人馬”,美國之音的報道形容布林肯在華盛頓打拚數十年,深諳官僚機構運作,若上任國務卿,其所面臨的美中關係已經跟他效力於奧巴馬政府時大不一樣,這將是這位被視為外交政策上的“中間派”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今年9月,在CBS的訪談上他曾表示,中國對美國構成“最大的挑戰”。

特朗普與中國的強硬對抗是否以一種方式被新政府堅持下去,或者重返奧巴馬時期被批評者指為對中“綏靖”的外交路線,拜登清楚地知道自己面臨的挑戰,他在接受美國國家廣播公司專訪時表示,他的政府不會成為“奧巴馬第三任任期”,因為世界局勢在特朗普時代已發生劇烈變化。

但法新社分析認為,如何讓拜登及他的新外交團隊所表達的願望落實,如何使這一新的戰略成形並得以實施,如何在現任國務卿蓬佩奧領頭的近似冷戰時代的美中意識形態的尖銳對抗與必要的全球性合作諸如在對抗新冠疫情及氣候轉暖問題的合作方面取得平衡,任務艱巨。

准國務卿布林肯認為應對中國的關鍵在於加強美國自身的盟友關係,藉助盟友共同對中國施壓。這也被視為是拜登本人的戰略主張。

與對中國明顯不同,拜登承諾對俄羅斯將採取更加強硬的態勢,然而,拜登也許很快被迫與莫斯科在幾大國際議題上對話,首先應從控制軍備競賽開始。

伊朗 幾乎沒有重返2015之可能

伊朗已向拜登發出呼籲,重返奧巴馬參與制定各方簽署的的『伊核條約』,特朗普退出了這一包括美國在內的六強國與伊朗達成的阻擋伊朗擁核協約後,美國全面恢復對伊制裁,伊朗也一步步放棄協約的制約。

從字面講,一切似乎很合乎拜登的計畫,他競選時表示要重返他擔任副總統時期與伊朗達成的條約,但簡單的倒退幾無可能。即使歐洲的鴿派現在也認為必須強化這一協約,增加十分棘手的限制伊朗發展彈道導彈條款以及規範伊朗在中東地區的“摧毀性行為”。伊朗一方,即便德黑蘭同意重開談判,談判將十分艱巨,6月大選將臨,伊朗政體的死硬派明顯佔有優勢。

朝鮮 暫時的寧靜還能持續多久

奧巴馬2016離任時曾告知繼任者特朗普北韓發展核武構成最即時的威脅。四年之後,由於特朗普總統選擇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建立特殊關係,緊張落地。特朗普與金正恩面對面會談,在板門店受後者之邀一步跨過三八線進入北韓一方,都是極其不可思議的極其戲劇化的歷史性場面。

但是特朗普的私交戰略並未能真正約束平壤的核子野心,一如拜登傳統的對朝政策完全失敗一樣。

暫時的寧靜可能被打破,朝鮮視未來的白宮主人為“瘋狗”,聲稱必須“消滅他”。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