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社會/政治

成都大學黨委書記溺亡調查結果公布:其微信反映問題與事實不符

成都大學原黨委書記毛洪濤資料圖片
成都大學原黨委書記毛洪濤資料圖片 © 網絡圖片
作者: 弗林
12 分鐘

成都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官方微博11月27日發布了《成都市聯合調查組關於毛洪濤事件有關情況調查的通報》(下簡稱通報)。當地時間10月15日6時許,成都大學原黨委書記毛洪濤在微信發布信息後失聯。16日6時許,毛洪濤遺體在江安河溫江段一河道內被找到。經當地警方現場勘驗,初步判斷為溺水身亡,排除刑事案件。成都當局隨後成立聯合工作組調查。

廣告

享年49歲的毛洪濤10月15日在微信朋友圈發布了一條帶有“絕筆信”意味的長文後投河溺死。他在文中對成都大學校長王清遠提出指控,稱王清遠“營私舞弊、中飽私囊”,“建立利益集團和獨立王國”,“連續擠壓三任黨委書記”。當天上午,成都市公安局龍泉驛分局十陵派出所接到來自成都大學的報警,稱毛洪濤失聯。10月16日,毛洪濤的遺體在江安河溫江段一河道內被找到。成都官方星期五發表的調查結果通報指,當地政府在10月16日成立由市紀委監委、市委組織部、市委宣傳部、市委教育工委、市公安局組成的聯合調查組,依法依規就毛洪濤溺亡及其微信朋友圈所發有關內容等情況開展調查。

通報稱,“鑒於調查中毛洪濤同志家屬、同事和學生反映毛洪濤同志生前身心健康存在異常狀況,成都市成立由省市精神衛生機構專家組成的醫學專家組,通過溯源毛洪濤同志生前工作、生活和就醫用藥情況,對其健康狀態進行專業醫學評估,並組織現場勘查民警、偵查民警、法醫及心理諮詢專家進行了會商研判,對毛洪濤生前身體狀況、心理特點、性格特質、行為表現進行綜合分析認為,毛洪濤同志長期以來工作上自我要求高、壓力大,出現明顯身心疲憊狀態,其社會角色、自我預期與心理感受落差較大,缺乏專業醫療幫助和有效疏解,在較長時間內其焦慮情緒日益加重,在認知上逐漸形成一種思維定勢,並採取極端行為。”

另就毛洪濤通過微信所發表的指控,通報表示,“成都市聯合調查組於10月16日進駐成都大學,堅持以事實為依據,遵循依法依規、實事求是、客觀公正原則,針對毛洪濤同志微信朋友圈所發有關內容,逐一調查核實”。通報在列舉了相關調查努力後稱,“經反複核查,毛洪濤同志微信朋友圈所發內容缺乏事實根據,與調查談話中成都大學領導班子及師生反映情況和實際感受出入較大”。此外,針對引發輿論廣泛關注的,校長王清遠被指“連續擠壓三任黨委書記”的問題,通報稱,“在三任黨委書記任職期間,組織上未收到過黨委書記被王清遠同志‘擠壓’的反映,在這次調查談話中也未收到有關情況反映。”

通報披露指,“毛洪濤同志到任成都大學初期,因專業背景、工作經歷、性格特質、思路方法與王清遠同志有差異,在具體工作上存在過分歧。2019年9月,毛洪濤同志向市委組織部作了反映,市委組織部主要負責同志在調查了解相關情況後對毛洪濤、王清遠同志進行了談話提醒。此後,通過工作磨合,兩人總體配合較好,班子運行正常。2020年5月12日,毛洪濤同志到市委組織部彙報工作時主動談到,‘近段時間與王清遠同志協作配合較好’”。另就毛洪濤反映王清遠“拉幫結派、排斥異己、獨斷專行”“建立利益集團和獨立王國”“用陰招、泄私憤、拉山頭、無底線”的問題,通報稱,“查談話中,談話對象普遍認為王清遠同志屬於學者型領導幹部,性格很直,有什麼不同意見,均直截了當、當面表達,有時比較固執,但沒有發現王清遠同志‘獨斷專行’和‘用陰招、泄私憤’的情況,也未發現‘拉幫結派’的現象”。

通報還稱,“未發現王清遠同志存在違紀違法行為;校師生普遍反映,近年來學校建設管理日益規範,發展目標更加清晰,在學校管理和發展中雖然有需要完善的地方,但不存在毛洪濤同志所指的嚴重問題;調查談話中,學校班子成員也普遍談到,王清遠同志帶領學校行政班子組織實施黨委有關決議,學校落實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總體正常,毛洪濤同志反映的‘不講政治、破壞規矩’的問題缺乏事實依據”。

通報最後寫道,“毛洪濤同志擔任成都大學黨委書記期間,對事業充滿理想和執着,工作有激情有幹勁,勤勉敬業,為成都大學建設發展作出了積極努力和貢獻。他的離世,對家庭、學校和組織來說都是不幸和損失,我們感到十分痛惜。經認真核查,儘管毛洪濤同志微信反映的問題與事實不符,但在調查中也發現成都大學還存在學校管理制度機制不夠完善、學科建設發展不夠均衡、教職員工反映的問題解決不夠及時等問題。成都大學要擔當擔責,認真整改落實。”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