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

蔡霞《外交事務》撰文自稱“與一個失敗的黨決裂”

中共中央黨校退休教授蔡霞因發表要求習下台的言論被開除黨籍取消退休金待遇2020年8月17日
中共中央黨校退休教授蔡霞因發表要求習下台的言論被開除黨籍取消退休金待遇2020年8月17日 © DR網絡圖片
15 分鐘

流亡在美國的中共黨校教授蔡霞在美國外交事務雜誌(Foreign Affairs)撰文,形容中共是一個“失敗的黨”,而她作為一個體制內的人士,已正式“與北京決裂”。蔡霞在文章中敘述她如何從一個根正苗紅的社會主義信奉者,甚至一度還對習近平寄予希望的黨內人士,逐步演變成為今天她所形容的“沒有回去的路”。

廣告

蔡霞在文章中,提出好幾個令她“與習近平和中共黨的最後決裂”的關鍵事件,其中包括習近平政權縱容下的警察暴力,掩蓋環境科學家雷洋命案的真相。

文章指出,2016年5月,環境科學家雷洋在前往機場接岳母的路上,因不明原因被北京警方拘留而去世。為了逃避罪責,警察對雷進行了構陷,指控他在招妓。他的大學校友們對這種誹謗行為感到憤怒,組織起來幫助雷的家人討回公道,事件在全國引起很大反響。為了平息憤怒,中共最高領導層下令進行調查。檢方同意進行獨立的屍體解剖,並計畫進行庭審,對簿公堂。然而,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雷洋家鄉的地方政府出面,將雷洋的父母妻兒近乎於“軟禁”,向他們提供了約100萬美元的巨額賠償,要求他們放棄對真相的追求。當雷的家人拒絕時,賠償增加到了300萬美元,甚至後來又加進一棟價值300萬美元的房子。即使如此,雷的妻子仍堅持要還已故丈夫的清白。政府然後向雷的父母施壓,雷的父母在兒媳面前跪下,懇求她放棄此案。是年12月,檢察官宣布他們不會為雷洋之死而起訴任何人,雷洋家人的律師透露他被迫停止介入。

蔡霞說,當她得知這一結果時,她整夜坐在書桌前,充滿悲傷和憤怒。顯而易見,雷之死是警察不法行為所致,上司並沒有懲罰肇事警察,而是用人民辛苦賺來的巨額稅款在庭外尋求和解。官員們不服務於人民,而是沆瀣一氣,“我於是問自己:如果中共官員有能力採取這種卑鄙的行動,這個黨你還能信嗎?最重要的是,我還能繼續與這個政權為伍嗎?”

出生在一個中共軍人家庭、外公參加了毛澤東領導的農民起義、父母及母親一家好幾個人都加入了中共領導的軍隊,投身於抗日戰爭的蔡霞,承認像她這樣的革命家庭,在1949年中共勝利之後,“生活是美好的”。然而,在她生命中有好幾個關鍵,令她選擇了一條不歸之路。

她說,1989年6月天安門事件,政府鎮壓了天安門廣場上的民主抗議者,造成數百人喪生,“私下裡我感到十分震驚:解放軍竟然向大學生開槍,這與我從小接受的人民軍隊保護人民的觀念背道而馳”。蔡霞之後在中央黨校教書,但她承認僅管她“仍然忠於中共,但我在質疑自己的信念”。

江澤民時代提出三個代表,蔡霞說“我馬上意識到,這一理論預示着中共意識形態的重大轉變。特別是三個代表中的第一個代表(資本家)的提出,意味着江澤民放棄了馬克思主義的核心理念,即資本家是一個剝削性的社會群體。取而代之的是,江澤民將黨向他們那個階層開放,我歡迎這一決定”。

蔡霞說2001年她獲邀為中央電視製作的“三個代表”電視節目撰寫腳本,之後她花了六個月的時間研究和編寫紀錄片解說文稿,然而負責審查的四位副台長在第一集放完時下令“讓我們停一下”。其中一位副台長說:“今年是中共黨誕生八十周年,八十大壽啊!”他高聲說道。這樣的周年紀念日不需要討論黨所面臨的挑戰,而需要慶祝其英勇獲勝的偉業。蔡霞說在那一刻,她終於明白了,中央電視台的人對意識形態的真正含義毫無興趣,他們只是想讓黨看起來光鮮亮麗,並吹捧上級。

另一個關鍵的轉折點發生在2008年,當時我去西班牙做短期的卻似乎是命中註定的訪問旅行。作為訪問西班牙學術交流的一部分,我得以深入了解到,在1975年獨裁者弗朗西斯科·佛朗哥去世後,西班牙是如何從專制政體過渡到民主制的。

蔡霞說,她不禁將西班牙的經驗與中國進行比較,“我的悲觀結論是,中共不太可能在政治上進行改革。一方面,西班牙的轉型是由後弗朗哥政權內的改良主義勢力發起的,如胡安·卡洛斯一世國王,他們將國家利益置於個人利益之上。中共在1949年以暴力奪取政權,迷戀於對政治權力具有永久壟斷的執念。從中共的歷史看,特別是其對天安門廣場抗議活動的鎮壓,在在表明它不會和平放棄壟斷權力。鄧小平之後的領導人沒有一個有勇氣推動政治改革,他們只是簡單地想把這個責任推卸給未來的領導者。”

蔡霞承認將曾希望寄託於習近平。但在習近平上位後不久,她開始產生疑問。習在2012年12月發表的演講中暗示了一種改革和進步的心態,但他的其他言論卻又暗示要搞倒退,指向改革前的時代。習近平是左還是右?剛從黨校退休的蔡霞與老同事有一次議論起習近平的某些計畫,其中一位說:“習不是向左還是向右的問題,而是他缺乏基本判斷力,說話沒有邏輯。”蔡霞說,此話一出,大家靜默下來,一股寒意襲入我的背脊一陣陣發冷,“習有着像上面所說的這些缺陷,“我們怎能指望他能領導推進政治改革呢?”

蔡霞後來與一小群朋友進行的一次私下談話錄音,未經她同意就被泄漏在網上發表,在這次私下談話中,蔡稱中共是“政治殭屍”,並說習近平應該下台等。她發給朋友們的一篇簡短文字,文中譴責習近平在香港實施壓制性新國家安全法,蔡霞說“也有人把它泄漏了出去”。

這時蔡知道有麻煩了。果然不久後被開除黨籍,學校取消了她的退休待遇,她的銀行帳戶被凍結。她曾要求中央黨校當局保證回國後的人身安全,但官員在電話那頭避而不回答這個問題,反而製造模糊的威脅針對她在中國的女兒和她年幼的兒子。她說:“正是在這點上我被迫接受這個嚴酷的真相:我沒有回去的路了。”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