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

警察清場墮樓死學生被裁定「死因存疑」 關鍵8秒消失令真相成謎 傷疤難消

周梓樂墮樓的停車場,3樓矮場外是一中空地
周梓樂墮樓的停車場,3樓矮場外是一中空地 © 麥燕庭 Mak Yin-ting 提供

前年在警方清場行動期間在停車場墮下狀況怪異而被質疑是遭人推下樓後死亡的科技大學學生周梓樂,死因研究庭在研訊29天和陪審團商討兩日後以大比數裁定,周死因存疑。因為停車場的閉路電視未能拍攝到死者墮樓前8秒的情況。死因裁判官形容今次研訊「差不多接近真相」;但有證人表示,真相未解,心中的傷疤難以消除。

廣告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運動期間不時存出市民認為死因有可疑、但警方聲稱無可疑的「屍體發現案」,周梓樂案是第二宗經死因裁判庭研訊後仍未能找出死因的案件,第一宗是擅長泳術的15歲少女陳彥霖被發現全裸浮屍於她就讀的學院附近海域,死因庭經12天研訊後,陪審團裁定她死因存疑。

是次進行死因研訊的周梓樂,他在2019年11月3日晚上獲悉將軍澳發生警民衝突後外出,聲稱只是在場當旁觀者,但於翌日凌晨時分被發現倒卧在該區尚德村停車場二樓平台,頭部受重創,且沒有墮樓時一般會出現的盤骨碎裂,而是骨折。事件引起全城關注,有人指周是在走避時不知道停車場3樓矮牆外是一中空地帶而跨越圍牆,結果墮下2樓平地重傷;懷疑周梓樂是被人強行推下樓的人則提出多種質疑,包括死者死狀、警方前言不對後語和死者攀爬時不可能不合矮牆外情況等。

事隔一年,死因庭召開研訊,在29天的研訊中,法庭召喚包括消防員、救護員、警員、法醫等共48名證人,並審視142件證物,但因為沒有目擊證人,以及閉路電視未能拍攝到周於4日凌晨1時1分38秒由2樓行斜路上3樓然後墮下的8秒情況,以致真相成謎,即使是政府化驗師以專家證人身分作證時,以3樓矮牆外貌與2樓相似,推斷周梓樂可能誤以為3樓外有行人路,自行翻牆,當發現牆外情況時已來不及反應自保的說法,亦被死因裁判官高偉雄質疑是按間接及環境證供所作出的「推論之上的推論」。

 

研訊凸顯警方調查不仔細

不過,研訊亦發現,警方的調查不仔細、紀錄時間不準確等問題,例如警方聲稱翻閱超過1000小時的閉路電視片段,均沒有拍攝到停車場外圍的情況,但裁判官午膳時自行翻看片段,發現有鏡頭拍攝到一個黑影從停車場墮下的關鍵片段,經研究後相信是周梓樂墮樓一刻,推翻警方證供,並確定了死者的墮樓時間;另外,專家證人亦質疑警方記錄片段的時間不夠準確,比真實時間有快有慢,相差最大的,接近2分鐘,指一些警務人員的供詞可能是以目測推斷。

5人陪審團經過兩天共17小時的退庭商議後,從「非法被殺」、「死於意外」及「存疑裁決」中,以4比1作出死因存疑的裁決,因為若要作出「非法被殺」的裁決,必須毫無疑點,但有專家證人以8秒時間、步速和死者傷勢指出,周梓樂被人襲擊後推下樓的機會甚微。

裁判官高偉雄在陪審團達成裁決後表示,研訊「差不多接近真相」,並指若閉路電視鏡頭「角度高5度、時間轉向慢幾秒」,可能會讓真相更清晰。而陪審團亦提出建議,促請停車場管理公司為閉路電視系統加上自動實時設定,以及在3樓石牆加上欄桿。

雖然陪審團作出存疑裁決,但每天均有到庭旁聽的周梓樂父母尊重裁決,周父眼泛淚光地說,陪審員十分認真,相信他們亦認同事件有不少疑點,所以才作出「死因存疑」的裁決。但現時仍差少許才找到真相,期望有生之年可以找出事件真相,他現階段不想猜測真相如何。 

不過,當晚首先到場為周梓樂義務急救的曾朗軒認為,死因庭並非接近找出真相,因為周梓樂墮樓前8秒的情況仍然未知,他形容事件是香港「抹不走的傷疤」。他對警方的證供仍抱懷疑態度,包括證實周墮樓時間的關鍵片段是由裁判官發現,而非警方;另外,警方曾於去年聲稱事發前沒有派人進入肇事停車場,其後經市民披露才改口承認,反映警方有所隱瞞,亦未有儘力調查。

周梓樂的離世引發關注,幾乎每個月的墮樓紀念日,都有不少市民到事發停車場進行悼念,而警方則在場戒備或阻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