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美國新總統就職

評論:拜登政府對華將是競爭先於合作 對港會少制裁增交流

2021年1月20日,民主黨人拜登宣誓就職,成為第46位美國總統。
2021年1月20日,民主黨人拜登宣誓就職,成為第46位美國總統。 REUTERS/Kevin Lamarque

民主黨大選勝出者拜登已履新為美國第46任總統,港美有評論員認為,中美外交政策已產生質變,預料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基本與特朗普政府一致,即使強硬程度稍為降低,亦會以競爭為首要」的政策;在對港問題上,拜登政府亦不會放鬆,但制裁行動向來不是民主黨喜歡用的手段,預料會用其他方法體現關注,並可期待會增加以文化交流和外交解決問題。

廣告

香港的國際事務評論員馮致政預料,與前總統特朗普不同,拜登政府將會重新關注環保問題及多與歐洲政府合作,但在對華政策上,很有機會與特朗普政府沒有大分別,因為新任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和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在聽證會上表述的對華立場,與特朗普政府相差不遠,而且較為激烈。

布林肯曾在聽證會上表示,特朗普對華強硬立場是對的;而國防部長奧斯汀則指出,中國是美國的最大挑戰。而在此之前,新任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與國家安全委員會印太事務協調官坎貝爾(Kurt Campbell)已於2019年聯合撰文,指美國的最佳對華策略是「以競爭為首要,附以合作的提議,同時拒絕將中方協助應對全球挑戰聯繫到美國作出利益讓步的任何談判」。

不過,布魯金斯學會美歐中心主任賴特(Thomas Wright)上月在專欄中曾提及中美關係一個變量,就是可以參與內閣及白宮國安會會議的氣候問題總統特使克里(John Kerry),因為克里在昔日出任國務卿時經常忽略白宮指示,而克理獲委新職後曾說,氣候問題在中美關係上凌駕於兩國地緣政治競爭,令拜登團隊憂慮,克里會在中美關係定調時爭奪話語權,變相削弱華府在印太展開戰略競爭的能力。

在對港問題上,馮智政相信,若民主黨的對華立場和措施不變,則對香港的關注程度亦不會放鬆,但在手段上會有不同。首先,民主黨向來不喜歡使用制裁此等激烈手段,故此像特朗普政府般大量制裁35名中港官員的情況應該不會重現,而是會用其他方法;其次是民主黨執政較着重透過文化交流和外交手段解決問題,而特朗普政府則對香港的總領事館和文化較少參與,故此對新白宮在這些方面的加強可以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