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新疆

法國維族協會起訴耐克僱傭新疆強迫勞工

德國新疆維族研究專家Adrian Zanz 推出的有關新疆棉花行業的強迫勞動的調查報告,2020年12月15日。
德國新疆維族研究專家Adrian Zanz 推出的有關新疆棉花行業的強迫勞動的調查報告,2020年12月15日。 © 網絡

法國維吾爾協會周四向法廣確認,他們已經對耐克集團提出起訴,指控耐克集團涉嫌貿易詐騙,非法利用強迫勞動。指控耐克在中國的工廠在其供應鏈中非法利用新疆維族人的強迫勞動。他們將在今後幾天內召開記者會向公眾作介紹。法國世界報道報道說,該案從一開始就受到法國公民社會的廣泛關注,網絡社交平台頗具有影響力的人物迅速加入了此一活動。

廣告

參與此一活動的數字公關機構的工作人員表示,網絡意見領袖並不僅僅是沉迷於銀屏,只關心利益與名聲的人,他們也希望能夠推動社會的進步,並且成為有意義的運動的代言人。

根據澳大利亞的研究機構ASPI 去年公布的研究報告,全球有83年企業在其商品生產鏈中直接或者間接僱傭來自新彊的強迫勞工。法國歐洲議員 Raphaël Glucksmann幾個於前牽頭舉辦網絡聯署呼籲活動,在網民,尤其是年輕的網民的支持,包括鱷魚等品牌在內的多個跨國集團先後作出承諾將清洗其產品供應鏈,但是,耐克卻始終拒絕合作。該品牌繼續與青島泰光製鞋有限公司合作,該公司每年為耐克製造七百萬雙運動鞋,而該公司在2020年的一月份,僱傭了六百名來自新疆的維族女工。

法國維族協會的律師 Mourad Battikh向媒體表示:“耐克的上述行為違背了其自身在其網站公布的企業倫理道德準則,是對其顧客的欺騙。因此法國消費者完全有理由加入這場對耐克採取的集體行動,因為這些品牌最擔心的就是遭到顧客的杯葛。”美國體育用品集團耐克曾經大肆宣傳其倫理道德準則,1990年代,曾經積極參與捍衛亞洲的供應商職工權利的活動。

不過,這次起訴行為並不是具體在法國的法院,而是在一家名叫V的網絡平台提出起訴,起訴的性質類似美國消費者的集體訴訟( Class Action)該平台在2019年曾經被法國消費者用來起訴亞馬遜集團。其目的是在社會上造成一定的影響力從而迫使法國司法部門接受而成為政治話題。

在網絡公關機構負責人Rajaa Moussadik的推動下, 多位在互聯網平台積極參與維權活動的人士參與了起訴活動,按照Rajaa Moussadik的說法,這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耐克等類似的集團就是利用名人來作廣告推銷,而今天行動的目的是利用名人的聲譽來杯葛商標。

最先參與活動的是捍衛女性以及 LGBT者權益的人權活動人士Elise Goldfarb 和 Julia Layani, 她們創立了一個捍衛女權的媒體« Fraîches »,擁有兩百多萬個追隨者。 Elise Goldfarb向媒體表示,網絡可以掀起颶風推翻大山,她利用她的Instagram帳號做到了許多令人難以想象的事情,例如向某位毆打自己妻子的公眾人物施加壓力,為工作在第一線的醫務人員徵收物資等等,去年十月份,她在參與一個電視節目時就當面質問法國政府發言人法國為新疆的維族人具體作了些什麼。

另一位積極參與網絡起訴活動的在Youtube網站擁有五十多萬追隨者的捍衛非洲裔族群的女權獲得者Crazy Sally ,對她來說,網絡的反應是推動政界採取措施的最有力的途徑。

法國漢學家,法國戰略研究基金會研究員Antoine Bondaz 在推特上評論說,當法國政府在幾度譴責北京在新疆政策而並不採取任何措施時,那就只能期待公民社會,只能期待網民的力量來推動政府採取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