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

國進民退:中國居民財富佔比下降 金融風險高且續向政府集中

圖為中國經濟報導圖片
圖為中國經濟報導圖片 網絡照片

在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宣布中國脫貧戰勝利之際,中國社科院刊行的《中國國家資產負債表2020》披露,中國居民的財富佔比較十年前下降2.8個百分點;另外,中國總體金融風險仍處高位,且有向政府和公共部門集中的趨勢。根據估算,政府部門最終承擔的金融資產風險為61.3%。

廣告

社科院的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和金融研究所2月底發布被視為「國家賬簿」的《中國國家資產負債表2020》報告,指中國社會總資產在2019年已增加至1655.6萬億元(人民幣,下同,摺合約211.87萬億歐元),而同年的社會總負債為980.1萬億元,故社會凈財富為675.5萬億元,而中國內地居民人均財富約為36.6萬元(摺合約4.68萬歐元)。

報告又指,在社會凈財富中,政府部門財富佔比24%,而居民部門財富佔比則達到76%。但值得注意的是,以21世紀的前十年與後十年相比,居民的財富佔比下降了2.8個百分點。為增加居民財富佔比,報告建議推進財富存量改革,大幅減少政府對資源的直接配置,更多引入市場機制和市場化手段,提高資源分配的效率和效益。

另一方面,根據報告,2019年末中國社會凈財富已經攀升至675.5萬億元,預計2020年將超過700萬億元,報告稱,這顯示中國四十多年來累積了大量財富,但與此同時,也累積了不少體制性、結構性的問題和風險,因此官方將防範化解重大風險作為重要任務。

中國宏觀槓桿率方面,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中國達到270.1%,比新興經濟體槓桿率208.4%高出61.7個百分點。至於金融槓桿率,中國的峰值在2016年年底出現,其後三年間下降了9.1個百分點,到2019年底,已降至151.3%。不過,中國總體金融風險仍然處在高位,且有向政府和公共部門集中的態勢。尤其在疫情衝擊下,中國宏觀槓桿率大幅攀升,中國總體金融風險進一步上升。

報告續稱,金融機構與政府部門風險承擔比重處在前兩位,「考慮到中國金融企業絕大部分為國有經濟性質,再加上即便是民營金融機構,最終也有一個政府救助問題,因此相關風險損失最終還是要由政府買單。」以此推算,假定金融機構的八成風險都由政府擔保,政府部門最終須承擔的金融資產風險達到61.3%。

評論憂風險轉嫁民間網民報告質疑

報告又估算,國有企業債務占企業部門債務的比重,從2015年年初的57%上升至2018年年底的67%。這意味廣義的政府或公共部門承擔的金融風險均達到六成。有關風險會否轉嫁到市民,備受關注。

北京曾因應疫情而發行一萬億元人特別國債,並大幅增加地方專項債券新增規模,出出席《中國國家資產負債表2020》研討會的中國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指出,上述地方政府債券絕大多數由商業銀行購買,特別是由地方的小銀行購買,也就是說地方政府的財政風險已經外溢到銀行系統,特別是中小金融機構裡面,使得財政風險和金融風險互溢性增強。

不少網民更循數據提出質疑,當中,因推特言論而被當局行政拘留及禁止出境近兩年的河北石家莊網民孫願平發推,指「上世紀70年代薪水為38元/月,發行貨幣總量為700億元;2020年貨幣發行總量超200萬億元,是70年代的3143倍, 那麼月薪水相應該是:38x3143=119434元。」孫沒有提及現時的中國月薪,但根據中國招聘網站「智聯招聘」去年初發表的最新報告,中國平均月薪是8829元人民幣。此外,香港網民則不點名地指出,中國人口接近14億,當中9億人的月薪在1600元以下 但可以有36萬元人均財富,錢的去向已是不說自明。之後的標示為「#共曬你的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