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較量

習近平稱中國可以平視世界了 美國是隱憂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21年3月4日抵達中國人民大會堂,參加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開幕式。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21年3月4日抵達中國人民大會堂,參加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開幕式。 REUTERS - CARLOS GARCIA RAWLINS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最近很自信,3月6日,他在全國政協聯組會議上說,中國已經可以平視這個世界了。

廣告

習近平在中國全國政協第十三屆四次會議的醫藥衛生界、教育界委員聯組會議上稱,“70後、80後、90後、00後,他們走出去看世界之前,中國已經可以平視這個世界了,也不像我們當年那麼土了。”

國際社會,但凡一個強大富裕的國家,很少從領導人講話中聽到這類語言:不斷地去和別國對比,去攀比,去暗中比試,計算着某年某月超過。從這點上看,習近平仍然承繼了毛澤東當年大躍進在短短年頭“趕英超美”的思路。習近平的“平視”說,因此也引來不少譏諷,有網民評論:“這句話露出自卑的一面,一般而言,很自卑的人總是想着‘平視’和‘俯視’等來提高自己地位。”

但習近平的自信是不可遏止的,近月來尤其如此。尤其是他提到“抗疫勝利”時更是勁頭十足。兩會上,習再一次談到中國抗疫成功時稱:“這不僅是一時之運,還有我們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紐約時報載文評論,“多年來,習近平和其他中國官員有時會使用這些神氣十足的語言來表述東方與西方之爭。但近幾個月來,中國官員使用這種語言的頻率明顯增加,突顯了中國政府充滿自信(用批評人士的話說叫傲慢)的樣子。”

習近平數月以來講話時喜歡使用的關鍵詞包括“風險”“自信”“機遇”等等,綜觀其講話,談風險是為了警告全黨事情並不那麼一帆風順,但只要念念不忘兩個擁護,團結在習核心周圍,沒有戰勝不了的風險,因此,談風險其實是為了先墊底,從而進一步擡高英明領袖,但近來,習近平談自信或者自信中國越來越強大的類似話語的頻率越來越高,“平視世界”就是其中典型的一例。

在說中國人可以“平視世界”前一個多月的元月11日,習近平在省部級第一把手講習班上講話稱,“時與勢在我們一邊,這是我們定力和底氣所在,也是我們的決心和信心所在”,他稱,中國發展處於重要戰略機遇期,機遇和挑戰都前所未有,但他肯定地說:“機遇大於挑戰”。

習近平的另外一段話是青海省祁連縣委書記披露出來的,這位縣委書記在學習習近平在五中全會和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研討班上的重要講話時說,習近平“在談到國際形勢時,作出‘西強東弱’是存量,是歷史,‘東升西降’是增量、是未來的政治判斷”,習近平在談到中美戰略博弈時,“作出‘當今世界最大的亂源在美國’、‘美國是我國發展和安全最大的威脅’等重大判斷”。

“東升西降”此言一出,中共黨內心領神會,以各種形式傳播。115日,官媒刊出中共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傳達習近平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專題研討班上的講話,文章題為“‘東升西降’是趨勢,國際格局發展態勢對我有利”。

復旦大學黨委組織部副部長周曄17日在題為“心有所信方能遠行”的文章中稱:“五中全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認清東升西降的大趨勢,中國之治和西方之亂的鮮明對比。”

習近平相信東升西降是趨勢,形勢有利於中國。他的這一判斷其實一點也不新鮮,毛澤東早就說過,“敵人一天天爛下去,我們一天天好起來”,毛澤東還說過“東風壓倒西風”之類的話語,儘管毛時代的中國是全球最窮困的國家之一。從這個意義上說,習近平的判斷是出於中共的意識形態,由此產生了所謂四個自信。但是,習時代畢竟與毛時代不同,習的底氣還來自其他因素:陳一新依據習近平的講話總結出四大奇蹟:一,經濟快速發展奇蹟;二,社會長期穩定奇蹟;三,抗擊新冠疫情奇蹟;四,全面實現脫貧奇蹟。不過,分析人士指,四個奇蹟中經濟快速發展是真的,但現在也到了瓶頸,以往的快速沒有了。至於社會長期穩定,隱含着專制制度的鐵血鎮壓和維穩,不值得羨慕;抗疫勝利,中國是控制住了疫情,但不能說終結了疫情,而且也談不上奇蹟。中國在全球的形象就是因為抗疫不透明一步步敗壞的,至今難以恢復。說道脫貧奇蹟,自己制定的最低脫貧標準不說,連李克強總理都點出六億人月收入平均千元人民幣的困難現實,一點都不可以吹噓脫貧奇蹟。

無論如何,四大奇蹟成為習近平東升西降的主要依據;另外,中共對西方民主社會一直有一個嚴重誤區,就是亂,過幾年選舉一次,亂,遊行示威抗議,亂,北京的官員們常以這次的抗疫作比,西方還沒有收住疫情。但忽略了一個重大代價,學者指這是低人權代價。中國抗疫,封城封省,幾千萬人一夜被強關起來,專制,一刀切,誰也不敢違抗,西方國家,無法實施中國那樣的管制,所以疫情不能一下管控。而且,一些專家指出,新冠疫情最終的控制,取決於全民免疫的程度,從西方大部分國家目前打疫苗的速度來看,包括中國在內的許多亞洲國家遠遠不能樂觀。

自信是一回事,中共領導人除了大放豪言之外,還是把相當多的注意力放在了美國身上。從習近平談話看出,他已認為無論誰擔任美國總統,美國都決心要阻止中國的崛起。解讀習近平的陳一新稱:“世界進入動蕩變革期。中國崛起是一大變量,既是自變量也是因變量,“東升西降”是趨勢,國際格局發展態勢對我有利。美國遏制打壓是一大威脅,既是遭遇戰也是持久戰。”從中可以看出,中共高層,一談論到國際,就意識到“美國是一大危險”,而且形容美國在“遏制打壓”中國。但是習近平在這一點上比他的下級陳一新看得清楚,他不認為美國僅僅是一大危險,“美國是我國發展和安全最大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