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佛教

孔子全球宣傳失敗?中國或選佛教替代

關於佛教的報道圖片
關於佛教的報道圖片 © 網絡照片

上海復旦大學副教授劉宇光1日表示,中國大陸將佛教轉化成經營對外關係、進行公共外交的工具。據這位專家,中共清楚孔子學院是失敗的大外宣工具,因為“說到底是中國的東西”。因此,中共在眾多宗教里,選中佛教作為對外拓展影響力的工具,除了因為中國大陸內部有傳統佛教,較能掌控外,還有佛教信徒具跨國性,可以補足孔子學院跨國性不足等問題。

廣告

據中央社今天報道稱,研究中國大陸佛教的對岸學者劉宇光今天表示,中國大陸自稱“佛教大國”,積極發展“佛教新祖國”的概念,除對內進行宣傳,並將內宣的基礎化為經營“公共外交”的工具。

國立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今天舉辦“中國的佛教公共外交”講座,由上海復旦大學哲學學院副教授劉宇光主講。

據劉宇光表示,中國大陸會利用境內佛教信徒總數多過東南亞國家等說法,合理化“佛教大國”的自稱。另外,由於佛教在起源國印度的發展已式微,而中國大陸境內擁有漢傳佛教、藏傳佛教及上座部佛教等傳統大型佛教,中共利用這點,開始宣揚中國大陸是“佛教新祖國”。他指出,中共上述說法主要是用來對內宣傳,增強“佛教徒是中國人的宗教”的意識並與民族主義掛鉤。然而,中共雖然為部分佛教提供生存空間,但實際上卻是“我讓你活着,你要為我服務”的思維。

劉宇光提到,中共面對宗教時,第一思考的是顛覆、分裂及宗教恐怖主義等國家安全問題。然而中共也沒有放棄將佛教轉化成經營對外關係、進行公共外交的工具。他表示,中共清楚孔子學院是失敗的大外宣工具,因為“說到底是中國的東西”。因此,中共在眾多宗教里,選中佛教作為對外拓展影響力的工具,除了因為中國大陸內部有傳統佛教,較能掌控外,還有佛教信徒具跨國性,可以補足孔子學院跨國性不足等問題。

劉宇光以位在海南島的“南海佛學院”為例指出,中共在此開設宗教教育機構,目的不是培養國內宗教人才,而是吸納柬埔寨、老撾等東南亞國家的僧侶,藉此培養跟東南亞國家的宗教關係,並利用東南亞國家中,宗教對政界的影響力,進行遊說並促進雙邊關係。

但他指出,中共利用佛教進行公共外交時也有許多問題,例如中國大陸會忽略東南亞國家佛教的複雜性,或以“大乘佛教”自稱,並稱東南亞僧團是“小乘佛教”,除了會在文化上造成冒犯,大、小的分別,還可能會讓部分有殖民歷史的東南亞國家,勾起過去被殖民的負面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