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冠病毒

武漢疫情時 幾位公民記者有下落?

新冠病毒圖
新冠病毒圖 © 網絡照片

美國國務院本周二發布的《2020年度人權報告》中,專門提及去年因為報道武漢新冠疫情真相而被失蹤的中國公民記者陳秋實、方斌、張展和李澤華。據自由亞洲報道稱,陳秋實的好友徐曉冬通過視頻社交媒體Youtube向外界透露,陳秋實已經回到青島父母家。外界同樣關心方斌的境遇,但對其現狀卻知之甚少。據知情人透露,李澤華目前在江西老家。徐曉冬在講述陳秋實的視頻中並不確定李澤華的地點,但提到他近況尚可。

廣告

據自由亞洲報道稱,公民記者陳秋實回到老家? 方斌仍孤立無援。報道說,美國國務院本周二發布的《2020年度人權報告》中,專門提及去年因為報道武漢新冠疫情真相而被失蹤的中國公民記者陳秋實、方斌等人。最早曝光武漢肺炎現場慘狀的方斌被以“尋釁滋事罪”刑拘。

據陳秋實的好友徐曉冬說,“秋實正在鍛煉身體,可以說,基本上達到了微微的腱子肉。秋實的餐,他自己訂的,雞胸肉加煮西蘭花。還是拿撮悶騷的小鬍子。”徐曉冬用他慣有的直白口吻談到陳秋實的近況,他說他通過自己的渠道看到了陳秋實最新的視頻。但徐曉冬的語調聽起來既喜且憂,“秋實現在無法聯繫,無法對外正常地溝通,出於有關部門對他的保護。但我這麼說,安全!懂嗎?安全!”說著,徐曉冬還扇了自己一耳光,彷彿自己說的是謊言。

徐曉冬已經把陳秋實當作兄弟了,但他說起陳秋實的情況來,明顯有很多忌諱,很多事情都說得模模糊糊:“秋實從武漢被帶到天津,進行了調查。我對天津某些部門的做法感到遺憾,”但陳秋實在天津接受什麼部門的調查?又持續了多久?有沒有罪名?這些都不清楚。

對後面這個問題,徐曉冬只是重複說了兩次,陳秋實目前沒有任何書面的制裁或通知。這與去年9月17日,徐曉冬在另一個有關陳秋實的近況視頻中的說法是一致的。他當時說,“他(陳秋實)沒有金錢(聯繫)、沒有顛覆(國家政權),沒有跟任何的反動國外團體聯繫,所以現在定性就是不予起訴,秋實不會被判。”

因為優異的演說才能在中國媒體爆得大名的青年律師陳秋實,去年一月在武漢新冠疫情剛剛開始蔓延的初期就深入武漢當地,不斷通過社交媒體向外界披露疫情實情。他也因此在二月初被中國政府強制失蹤。由於陳忠實是少數幾位最早把武漢疫情真實消息傳播給世界的公民記者之一,他的失蹤也在國際上引起了廣泛的關注。

失蹤半年多後,才由他的好友徐曉冬在去年九月通過Youtube直播透露了他當時的情況。當時的陳秋實在某機關部門的監管下,沒有回家。

徐曉冬在3月29日的視頻透露,陳秋實目前在家裡,可以獲得外界的信息,但活動範圍有限,只能在一定區域,購買日用品,或鍛煉身體。外界有傳言,陳秋實目前是處於“監視居住”的管制之下。據徐曉冬表情誇張地說,陳秋實現在不與海外聯繫,“繼續保持他的作風,不接受一切海外的聯繫、贊助和溝通,不移民;秋實愛國。秋實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們國家,為人民服務。這麼說安全,知道嗎?”據自由亞洲說,這似乎是在暗示,陳秋實目前的自由度還非常有限。

該報道稱,外界同樣關心方斌的境遇,但對其現狀卻知之甚少。方斌因為向外界透露武漢疫情的具體情況,在去年2月初,幾乎與陳秋實同時被中國警方抓捕。但此前就因為修習法輪功被中國警方抄家、拘禁的方斌,這次遭到的處罰來得格外直接。據人權組織“中國政治犯關注組”透露,方斌在被捕的第二天,就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

但方斌案至今沒有任何代理律師。一位匿名知情人士3月31日告訴本台,“方斌二姐夫、姐姐、弟弟,還有我們武漢群友溝通多次,但因方方面面的‘你懂的’原因,雖然家屬心裡很想擔心方斌,但考慮到自身的生存空間,也只能無奈的拒絕外面的幫助。”

自由亞洲說,今年三月初,獲悉方斌的罪名已經換成了“尋釁滋事罪”,但是否公開審判則沒有進一步的消息。維權律師李大偉為難以介入方斌案感到遺憾,“聯繫不上,也沒有辦法。作為我們來講,也想給方斌做點工作。從報道來講,方斌是一個非常耿直的人,估計這個人也是不會輕易作妥協的。能做做思想工作,能做一點讓步,能早點出來,也是一個好事。”

美國國務院的《2020年度人權報告》中還提到了另外兩位因為披露武漢疫情實情的公民記者張展和李澤華。張展在去年底,被當局以“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她在被關押看守所期間,多次絕食抗議,被強行灌食,其健康狀況一直受到外界關注。據中國維權網消息,本月中旬張展已經被轉移到上海女子監獄。

相比於其他三人,李澤華較少為外界了解。自由亞洲說,據知情人透露,李澤華目前在江西老家。徐曉冬在講述陳秋實的視頻中並不確定李澤華的地點,但提到他近況尚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