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對抗

楊潔篪們的表現 學者指一如大清帝國末期朝廷官員

中美阿拉斯加對話中方領隊,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共中央對外事務辦公室主任楊潔篪3月18日在開幕式上講話的情形。
中美阿拉斯加對話中方領隊,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共中央對外事務辦公室主任楊潔篪3月18日在開幕式上講話的情形。 AP - Frederic J. Brown

阿拉斯加中美對話中方外交最高官楊潔篪怒斥美國群僚的一幕至今還在發酵。有分析指這是戰狼外交的“新高度”,讓民族主義這把雙刃劍更加燙手;也有學者分析,楊潔篪的表現,其思維邏輯與大清末期朝廷官員思維邏輯一致,會讓中國掉入國際政治的危險。

廣告

中央社報道,遠景基金會6日舉辦“美高層官員亞歐行之意涵:台灣觀點”座談會,台灣國防大學中共軍事事務研究所所長馬振坤表示,阿拉斯加會談,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姿態相當高,其發言在中國大陸掀起一股民族主義、愛國主義風潮,這股風潮也蔓延到解放軍內部,在台灣周邊海空活動態度更強硬。

布林肯與楊潔篪會談後,再到歐洲,隨後就有英國、法國、德國等國派遣或聲明要將海軍力量進到南海,第一島鏈周圍的水域,中國官媒與網絡輿論稱為新八國聯軍,這是一個警訊。

馬振坤認為,大清帝國末期,朝廷與各國列強許多周旋談判,就是因為朝廷把執政當局顏面置於真實國家利益之上,最後導致悲劇。他認為,楊潔篪強調中國國家尊嚴,稱中國人不吃這一套,其思維邏輯與大清末期朝廷官員思維邏輯一致,會讓中國掉入國際政治危險之中。

資深傳媒人呂月在“‘露臉’和‘現眼’相差幾何”一文中認為,阿拉斯加中美高層對話,楊潔篪和王毅都不過是習近平手中“平視世界”的兩把“牛刀”。王毅的戰狼表現早已深入人心,但是遊走美國政界近40年,善於用吳儂軟語唱評彈的楊潔篪在阿拉斯加卻像換了一個人,上演了一場下屬趙立堅也望塵莫及的發飆。這正好說明用“東升西降”完全取代鄧小平“跟着美國走都富起來了”判斷的習近平新時代思想的侵略性和擴張性,必將給印太和全世界帶來不穩定因素。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美國研究中心主任殷弘在『多維』採訪時則警告,目前世人看到的中美對抗衝突,包括中國與美國及其盟友的衝突,“只是一個開始”。在他看來,“中國目前展示出西方未曾見過的對外政策面孔,非常強硬,這種情況是否會持續,有待觀察。一定程度上,如果未來西方眼中的中國對外政策比現在溫和一些,美歐等國聯盟與中國對抗估計就不會像今天這麼嚴重”。

這位學者似乎從另外的角度委婉點出中國目前與西方的對抗“這麼嚴重”,是因為在“西方眼中”的中國對外政策不“溫和”,這也就是數月來外界概括的中國戰狼外交體現的強硬姿態。

最前面那位學者提到的“重顏面”,以“天朝上國”自居的大清帝國末期思維,也許中國的統治者並不以為然。香港最近發生的一件事或許從側面提供一點參照。據『世界日報』報道,香港中學二級中國歷史課今年9月起將採用新課程大綱,新版用課本將鴉片戰爭源於清廷視己為“天朝”、閉關自守的背景刪除。舊版教科書提到清廷以“天朝上國”自居,把對外通商看作“嘉惠遠人”的手段等負面表述全部刪除,鴉片戰爭背景直接由“英商輸入鴉片”說起。

資深中國歷史課教師陳仁啟表示,目前課程及教科書要配合政治形勢,不容許多角度論述,尤其涉及民族主義的歷史事件,“錯就一定是對方,一定不是自己”。

楊潔篪們的表現,無非就是習近平“東升西降”的體現,“其思維邏輯與大清末期朝廷官員思維的邏輯一致”,會給中國帶來什麼樣嚴重的後果?這可能不是野心勃勃的習近平所關心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