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德/香港/政治

德國逼港人改用特區護照居留

圖為香港護照封皮網絡照片
圖為香港護照封皮網絡照片 網絡照片

3月25日爆出港府向14個與香港簽訂工作假期計畫協議的國家包括德國,要求該國不要再承認BNO為有效文件,並建議使用香港特區護照。原來德國一早作出配合,有90後港女於2019年以BNO護照申請到德國工作假期,但轉簽證期間竟被迫改用特區護照護碼,官員解釋“所有用BNO申請到德國的簽證及居留都是錯失”,她終被迫以中國籍身份居留,更擔心德國當局日後會一刀切視BNO港人為中國籍。也因如此出現同一家庭被列三個國籍。

廣告

兩年前以BNO護照申請到德國工作假期的90後的草泥馬(化名),因想在當地讀書,2月轉為申請學生簽證,但未取得學生簽證時工作假期簽證已逾期,故當局發出一張“行街紙”讓她可合法過渡。但她發現文件上竟被轉為特區護照號碼,與官員電郵及親身周旋仍不果。她憶述:“雖然我不是英國公民, 但仍然是英國國民,都屬於英國籍,但官員不斷堅持指BNO不是國籍,只是旅遊證件,而香港是中國一部分,所以必需以中國護照居留德國。”但她追問,為何當年德國領事館容許她以BNO申請到德國工作假期?官員向她直言,“職員全部都做錯”,又謂假如港人只有BNO護照,需到中國領事館去續領特區護照,才可辦理居留手續。

草泥馬錶示,因行街紙已被迫改用特區護照,故正式發出居留證時,國借一欄亦被填上CHN(中國籍),擔心日後會造成行政不便,“香港官方文件有機會被德國部門當做廢紙,加上國安法適用於全人類,移民局強迫我改用特區護照,都會覺得是一種白色恐怖。”她現正尋求英國領事館協助,冀他們向德方解釋清楚。

包括草泥馬在內,蘋果日報訪問了五位持特區及BNO護照的在德港人,發現德國不同市政府在處理香港人國籍上做法不一,有港人持BNO護照被列“英籍(GBR)”、“中國籍(CHN)”,甚至歸類為“英屬印度洋領地”(IOT- Indian Ocean Terrorities) 國籍,可謂“各處鄉村各處例”。

90後Calvin於2016年底透過BNO申請語言簽證入境到德國,2019年轉學生簽證時,到馬堡市政府辦理居留證,發現當局將他國籍列為中國籍,他立刻向職員反映資料出錯,“如果我過關時,左手用BNO護照,右手手執寫中國籍的居留證,那麼資料不匹配或會衍生後續問題”。其後當局再發出新一張列有“英屬印度洋領地”國籍的居留證給他,唯因當時Calvin急於出國旅遊,無奈接受。他的居留證今年年底到期,預料當局會繼續列他國籍為“英屬印度洋領地”,否則即承認職員做錯。

另一位持BNO的港人Ron(化名)今年以學生簽證到德國,並居留證亦被列為中國籍。他大感不滿,指要求轉為HKG香港籍,唯職員表示,香港是屬於中國,敷衍了事。

不只各德國市政府處事欠統一,就連同一家庭於同一市政府辦理居留證,均出現三個國籍。持BNO護照的李先生(化名)於2019年以藍卡(即工作簽證)抵德,其太太亦有BNO護照,唯申請居留證時,先生被列為英籍(GBR),太太被列為中國籍(CHN),至於兩名持特區護照的小朋友則被列香港籍。雖目前未有太大影響,但擔心日後太太找工作,將難以中國籍身份提供“無犯罪紀錄”等文件,呼籲當局要正視國籍混亂問題。

曾離婚的梁女士在2013年邂逅現任德國籍老公,持特區護照的她於2016年欲到德國與他共諧連理,當局要求兩人結婚需有“無結婚紀錄證明書”,唯根據香港入境事務處,鰥夫或寡婦只會獲發一封婚姻紀錄函件,註明其過往在香港登記結婚的日期,而並不會獲發“無結婚紀錄證明書”。德國官員查閱其居留證,指她是中國籍,可到中國領事館宣誓以證明自己單身。

“中國領事館職員當然表示沒有香港紀錄,又話我浪費大家時間。”因感絕望,她更一度飛回香港逃避婚姻,最後未婚夫一家親自來港勸籲,終放棄在德國結婚,翌年在丹麥成婚。

德國聯邦移民及難民局發言人解釋,BNO只是個護照,而香港人是中國公民,但局方系統有區分中國及中國(香港),所以正確應給予中國(香港)身份。發言人又指,“因為通常他們都中國公民,因此不能排除在某些情況下外國人辦事處輸入了中國,而不是中國(香港);之於持有BNO的人士亦有機會令人以為他們是英國公民,故此給予他們GBR的編碼。

德國聯邦移民及難民局回覆本報承認有職員將港人撥入中國籍。英國內政部回覆蘋果指,不會評論其他國家的簽證措施,但強調BNO持有人不會被歐盟承認為英國國民,亦未有正面回應會否向德國釐清BNO是屬於英國國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