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國/歐盟

中美激烈競爭之際 存在技術領先出路

中國網絡關於中美關係圖片
中國網絡關於中美關係圖片 © 網絡照片

在中國和美國這兩個大國激烈競爭之間,對於歐盟來說存在一個在短期內既合理又可行的主權政策,就是國家定期扶植尖端企業,讓其技術領先,從而其他國家接受其標準。

廣告

法國商校SKEMA教授、經濟學家伊曼紐爾·科姆(Emmanuel Combe)於4月19日在《世界報》刊登分析文章指出,在新冠疫情肆虐之際,中美兩個大國競爭激烈,他認為在中國與美國對立日趨白熱化之際,存在另外一個主權政策選項,就是歐盟可以選擇在特定領域取得技術領先,從而在某些領域處在優勢地位。

汲取教訓

新冠疫情席捲全球,讓歐洲人意識到對其他國家的過度依靠的弊端,如疫情泛濫之初的口罩和現在經歷的疫苗短缺等,這讓主權這個政治詞彙進入了經濟領域。

在政治領域的主權意味着在沒有任何外部約束的情況下,在特定的領土上行事其權力。同樣在經濟領域意味着一個國家通過自己生產所有的產品來維護其獨立。

經濟學家科姆認為在經濟領域的主權意識會導致保護主義,從而進一步減少進口商品,而這類保護主義只會讓經濟進入死胡同,因為沒有一個國家擁有所有的原材料和擁有所技術進行生產。

而且保護主義只能讓經濟失去競爭力,因為這切斷了經濟生產鏈和相應的國家生產以及經濟優勢。

優化投資

經濟學家科姆認為如果沒有廉價進口,就很難有增值的出口。

另外一種模式是一個國家有高的購買力,可以向其他國家購買需要的所有產品,這讓該國制定出口增值商品,進口廉價商品措施。這種模式不排除國家的主權獨立,同時也與其他模式不同,讓貧富差異國家可以互動。

面對中國和美國這兩國經濟強國,增加歐盟經濟實力的對策不可能一蹴而就。

投資科技研發領域

經濟學家科姆指出面對中國和美國這兩個極端,存在一條短期內合理可行的主權政策道路。

就是國家通過針對少數領域進行的臨時干預,首先包括通過執行工業技術趕超的產業政策,趕上在某些領域的落後,從而重新平衡與其他國家的談判能力。

如果歐盟能夠在未來達到部分製造電池和芯片,就會減少對亞洲國家的完全依賴,就更容易與供應商談判。

歐盟的主權政策還可以包括將自己置於莫種產品生產鏈中的戰位置上,生產其他國家必須又不會生產的產品, 例如,歐洲可以增強其在刻芯片製造機器中的領先地位,而亞洲芯片製造大國目前沒有這個生產技術。

歐盟可以進行大量定向投資包括一些技術突破性技術的研發,例如量子計算機或氫發動機,未來的挑戰在於如何領導新技術領域的銷售,並將歐盟的標準在世界其他地區應有。

這個設想不是要在所有領域不惜代價進行研發,而是要集中在一些創新領域能夠做到最好。

上述經濟主權概念旨在建立一個國家之間平等與和諧發展關係,需要明確的是未來的經貿夥伴互相需要,經濟主權的意義就是要進行有選擇的互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