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澳關係

一帶一路 澳大利亞為何帶頭拆路

中國政府於2020年12月10日對來自澳大利亞的葡萄酒徵收懲罰性關稅。圖為去年11月27日在中國浙江省杭州市的一家超市的貨架上出售的澳大利亞葡萄酒。
中國政府於2020年12月10日對來自澳大利亞的葡萄酒徵收懲罰性關稅。圖為去年11月27日在中國浙江省杭州市的一家超市的貨架上出售的澳大利亞葡萄酒。 AP

4月21日,澳大利亞政府宣布取消維多利亞州與中國簽署的“一帶一路”協議,這一決定招致北京極其憤怒,特別因為澳大利亞是第一個取消與中國簽署一帶一路協議的國家。

廣告

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主導推出“一帶一路”戰略以來,一時間穿過大陸,穿過海洋,中國翻新版的絲綢之路大踏步向世界延伸,然而,歐盟兩年前才意識到中國的絲綢之路體現着一種霸權意識,於是終於確定了歐盟與中國的關係是合作的但是“制度性競爭”的關係,兩年來,一帶一路開始在亞洲、歐洲,非洲遭遇一系列的問題,但是,澳大利亞乾脆“撕毀”了維多利亞州與中國早先簽署的兩個關涉“一帶一路”的重要協議。北京的憤怒可想而知。

法國世界報周五相關報道發問:現在該是澳大利亞那個經濟領域遭受北京雷擊的時候了?在大麥、牛肉、葡萄酒之後,什麼樣的產品將被堵在中國大門口之外?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周四稱,澳大利亞的做法是對中澳關係的嚴重破壞,是對兩國互信的嚴重破壞。中國要求澳大利亞立即糾正其錯誤。否則,中方將採取強硬措施反擊。

分析人士指出,中澳關係走到今天這一地步,還要談互信?北京的發言人應該稍稍回溯一下歷史,兩國關係如何敗壞到如此地步?

有跡可尋的是,2018年8月,澳大利亞排除了華為投資澳大利亞5G建設,2020年4月,澳大利亞要求對新冠病毒進行國際獨立調查,在澳大利亞看來,作為主權國家,有權在考量國家安全的前提下選擇誰來建設5G; 而在全世界陷入新冠大流行的背景下,要求國際調查不足為怪,但這些都激起北京憤怒。『環球時報』周四警告,中澳關係今後有可能滑入更加黑暗的無底深淵。

中方或許應該想一想,此前他們對澳大利亞採取了什麼制裁措施?才導致雙邊關係面臨黑暗的深淵?即使在這種背景下,當北京預知澳大利亞要取消一帶一路的協議時,於去年11月還是通過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向媒體發表被稱之為“澳大利亞的14樁罪”的文章,指責澳方毒化雙邊關係,指責澳大利亞議會決議企圖破壞維多利亞參與一帶一路的協議。

但是在堪培拉眼中,這一於2019年10月簽署的框架性協議,是中國在金融和地緣政治層面,以維多利亞作為跳板,對澳大利亞周邊國家施加影響力。

澳大利亞專家表示,通過一帶一路,中國尋求創造一個全球性的圍繞着它轉的全球經濟,在這個全球經濟圈中,中國將很少依賴他國,而他國將更多地依賴中國。為了達到這一目標,削弱反對派,中國希冀以分裂制勝,面對澳大利亞,如果說中國無法使其遠離美國,中國卻可以試着在澳洲內部製造分裂。

新西蘭的例子就在這裡。該國選擇了與鄰國澳大利亞不同的視角,周一,其外長表示反對擴展“五眼聯盟”。元月份,新西蘭商務部長啟發澳大利亞:如果要改善澳中關係,“多一點點外交手段”。澳大利亞方面則擔心鄰國最終會上當。

堪培拉的政策很明確,在維護“國家利益”上,不會向中國讓步,現在,所有政黨在這上面立場都很統一。當然,爭論是有的,有觀點就認為,澳大利亞需要在雙邊關係如此緊張的時候是否還有必要“火上澆油”?

澳大利亞現在是全世界第一個宣布取消“一帶一路”協議的國家。美國4月23日發表聲明聲援澳大利亞,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表示,澳大利亞因為北京的“強制外交”蒙受巨大損失,但“美國繼續與澳洲人民站在一起,因為他們首當其衝面臨中國的強制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