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端點星

遭控備份官媒疫情報道是尋釁滋事 “端點星”案今開庭 父母呼籲“孩子無罪,判一天都不行!”

端點星網站兩名90後志願者陳玫和蔡偉
端點星網站兩名90後志願者陳玫和蔡偉 © 陳純一推特賬號截圖

北京時間5月11日上午9時,“端點星”案應在北京市朝陽區法院溫榆河法庭開庭。陳玫的母親魏秀文、蔡偉的父親蔡建禮會出席庭審。因備份新冠疫情文章而遭當局控罪、拖延一年之久的“端點星”案本周即將開庭。兩名被捕義工陳玫和蔡偉的家人向自由亞洲表示,他們是在踐行言論自由、保存歷史真相,理應無罪釋放,“判刑一天都不接受”。

廣告

“端點星”案今開審,陳玫、蔡偉家屬籲“孩子無罪,判一天都不行”。據自由亞洲報道,陳玫的哥哥陳堃周一向該台表示,直到庭審前一天,家屬對案情的了解幾乎仍是一片空白。官派律師配合法官演出,這將是一場在黑暗中秘密審判、走過場的非法鬧劇:“這個庭審就是走過場。官派律師一直拒絕給我們看起訴書,家屬對案件幾乎一無所知,除了尋釁滋事的罪名,每家只能有一個親屬旁聽,也不允許公眾旁聽和網絡直播,就是想完全阻斷外界了解這個案子。我很擔心,到底會判多久?”

“端點星”的兩名志願者陳玫、蔡偉於去年4月19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秘密抓捕,後來被控“尋釁滋事罪”;9月提交至法院,卻遲遲不開庭審理。

“端點星” (http://terminus2049.github.io)作為建立在GitHub開放平台的站點,用多人協力的去中心化方式,備份在微博、微信上被刪除的文章和報道。兩人被抓前,“端點星”已備份超過600則文檔,其中約100則是與新冠疫情有關的文章,包括新聞報道、訪談和私人記述。比如,武漢中心醫院醫師艾芬專訪《發哨子的人》、《追問衛健委第二批專家:為何沒發現 “人傳人”?》、《復陽疑雲:新冠患者出院後死亡事件始末》、《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等等。

據家屬介紹,去年六月,當局為了阻止陳玫家屬聘請梁小軍律師介入該案,曾指定北京致誠律師事務所的姚艷姣和霍薇律師作為陳玫的法律援助。陳堃不斷揭露二人迫害人權的黑歷史,該律所去年六月被迫宣布退出代理。然而,北京市中洲律師事務所的官派律師南波、邢琦再次獲得陳玫的辯護人席位。蔡偉的官派律師則是北京東環律師事務所的劉南征、方誌。

該報道稱,“逼他們認罪、官派律師、庭審不讓外界進入……,種種組合拳來看,一定是判他們罪成。尋釁滋事最高可以判五年。上個禮拜五通知開庭,星期六通知旁聽,想通知媒體的話,整個時間卡得非常趕。”陳堃憂心忡忡地說,“主審法官李軼凡竟然反問,‘哪條法律允許家屬看起訴書?’我在網絡上查出,她好像參與迫害過法輪功學員。”

蔡偉和陳玫都出生於1993年。蔡偉2018年碩士畢業於清華大學社會學系,熱衷於社會公益。陳玫2016年畢業於華南農業大學的動物科學專業,任職於北京聽力協會。他曾積極參與立人圖書館的活動,在哥哥陳堃被拘留時為他多番奔走。

“我最想說的是,明天要判他們無罪。它說你犯罪就犯罪了,不給我們說話、反抗的機會。他就是想讓更多人了解中國的現狀。但是在國外的網站上,中國認為這是家醜,不能讓外人知道。” 蔡偉的父親蔡建禮曾致信檢查官王巍,抗議公安違法辦案。他告訴自由亞洲,蔡偉從小就是一個正直善良、心地單純的人,不料在踐行理想時,踩踏到中共的統治紅線。

過去一年,陳玫五十八歲的母親魏秀文夜夜以淚洗面,眼睛哭得視力模糊,看不清一米開外的東西,“我最想不通的是,為什麼不讓家屬找的律師介入?現在就是官派律師和公檢法把案子控制住。你們心裡有鬼,用違法的辦案形式迫害陳玫!”

過往的母親節,陳玫會送她脊椎按摩器、全自動和面機,獻上無微不至的關愛。退休後的魏秀文在陝西鹹陽的物業公司打工,賺取兩千多元的補貼,曾為乳腺癌手術遭盡了苦頭。去年5月10日,她聽到兒子入獄的消息,瞬間暈厥過去。二人兩年九個月來未曾謀面,如今要在審判椅上重逢。

“官派律師說,只能聽、不能說,叫我不要激動。我只能暗暗地流淚。我只想在法庭上看我兒子一眼。我的陳玫向來很膽小,說話都不敢大聲,不知道怎麼走到這一步?我想對陳玫說,不要害怕,無論判多少都會上訴。我想對法官說,要憑良心辦案。陳玫無罪,判一天我都不接受!”

“端點星”位於銀河螺旋臂的最前緣,是離銀河中心最遠的行星。魏秀文記憶中的陳玫靦腆而善良,他看到衣着單薄的老人會主動脫下自己的衣裳,不願回鄉當公務員,永遠和弱者站在一起,不吝惜一個人的微光。

“他可能沒有那麼有本事,做最遠的一顆星星。中國十四億人口,他小小的一個人。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他的未來,人生污點永遠消失不了,他才二十八歲,現在送外賣的有犯罪記錄都不要。我有些後悔,如果不供他們上大學、少讀一點書,也許走不到今天。”

該報道說,長期關注此案的香港大律師、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對自由亞洲表示,“端點星”案在疫情之下的歷史和公共意義非常深遠,牽動着所有人的健康與命運。鄒幸彤說:“全世界不想被中國一而再、再而三地害死,一定要關注端點星案。中共用很嚴厲的手段對付一些有熱心的年輕人,控制疫情的方法就是去壓,一旦災難再次發生,民間的聲音不能記錄,有心有力有想法的年輕人一個個被打壓得不敢說話,誰還敢再站出來?”

官派律師去年九月就告知家人,陳玫、蔡偉兩人已經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旅美人權律師陳建剛認為,中國現階段人權案件的庭審已經淪為文革批鬥大會:“簽不簽認罪書都沒有影響,任何人在脅迫酷刑之下都會屈服。中國已經不存在司法審判,和文革一樣。當年開群眾批鬥大會,現在只不過高級一點,有一個法院的檯子,其實是共產黨決定一切。”

據自由亞洲引述陳建剛說,“這些人是英雄、是勇者,所謂智、仁、勇三者具備的人。對這些人不甘心做奴隸,共產黨一定要鎮壓。如果中國人將來自由了,不該忘記這些被中共迫害的、勇敢的人。”陳建剛律師堅信,無論庭審結果如何,陳玫和蔡偉代表着中國的熱血和良心,不會被歷史遺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