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

反修例示威者墮樓疑死控:「政府促成」 家人稱未聞梁有尋死念頭

反修例示威者(穿黃雨衣者)疑死控:「政府促成」
反修例示威者(穿黃雨衣者)疑死控:「政府促成」 © 網上圖片

2019年反修例運動爆發時在政府總部附近墮下斃命的示威者梁凌傑,死因裁判法庭在研訊時揭發,其遺物中的記事簿寫有「我對呢個香港已心灰意冷……今日我是個人意願,唯獨是政府促成」等疑似遺言。其家人的書面證辭表明,死者生前沒有欠債和情緒問題,也沒有透露生活不愉快或尋死念頭,認為只有召開死因庭才能判斷梁的死因。

廣告

終年35歲的梁凌傑身穿黃衣於2019年6月15日在金鐘太古廣場一個裝修棚架危站約兩小時後墮下不治,其死亡激發更多人參與翌日的「譴責鎮壓,撤回惡法」大遊行,主辦單位指該次遊行有「200萬零1人」參與,是香港史上主辦方公布最多人參加的遊行,而200萬之外的「零1人」便是指梁凌傑,當時已有傳言指他是以死控訴港府。

梁的家人當晚接獲警方通知到院後,驚悉他已逝世,感到驚訝和傷心,其後不時追問警方梁的死因,同年8月底在警署錄口供後兩日,梁的雙親和胞妹一同離開香港,至開庭前均沒有三人的出入境紀錄。三人在昨日開庭時沒有現身,亦沒有委聘律師代表,但曾向警方提交由律師見證下作出的供辭。

為期十二日的死因研訊昨(11日)早正式召開,根據警員供詞,事發當日傍晚近5時,接報得知有人在太古廣場四樓一個臨時搭建的工作平台上危站,到場時見梁凌傑身穿黃色雨衣,站在寫有示威標語的橫額旁,而消防員已在平台下的道路放置充氣氣墊。但梁其後突然爬出棚架,消防員伺機將他拉回安全位置不果,梁最終直墮氣墊旁的行人路上,送院後不治。

事後警員到場搜證,檢走梁墮下前身穿寫有「林鄭殺港 黑警冷血 」的黃色雨衣,以及掛在平台外、寫有「全面撤回送中 我們不是暴動 釋放學生傷者」等字眼的示威橫幅。另外,還檢取一本筆記本,內里寫上「我對呢個香港已心灰意冷,……今日我是個人意願,唯獨是政府促成」,其次又發現一張由警署發出的保釋紙、一張保險單、綠色殯葬服務登記表和寫有「I am lost in Hong Kong」的黑色T恤等物品。

根據死因研訊主任念出的梁凌傑家人書面供辭,梁未完成廣州暨南大學課程,事發時從事金融工作。梁的雙親和胞妹形容,梁孝順、率直、具正義感,事發前梁沒透露生活不愉快,亦從來不覺得梁有尋死念頭。三人均對其行為和死亡感到「晴天霹靂」,並感到驚訝及傷心。

負責調查案件的警員在供詞披露,梁氏一家事後透過律師行五度去信中區警署,查問案件調查進度或詳情,最後一封信的日期是去年6月15日,即梁凌傑死忌,但警方的回復都是「仍未完成調查」。直至本年2月,警署終致電律師行,要求對方通知梁家有關死因研訊事宜,但律師行未有收到家屬指示該行就案件代表他們。

聆訊今日繼續,死因庭預計傳召21名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