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中國

歐盟與中國長期投資協議或將損害自由模式

布魯塞爾和北京在2020年12月簽署一項新的投資協議 (ACI),但是因歐中關係近期惡化,該投資協議被擱置
布魯塞爾和北京在2020年12月簽署一項新的投資協議 (ACI),但是因歐中關係近期惡化,該投資協議被擱置 AP - John Thys

歐中長期投資的貿易協議在經過7年的談判後,布魯塞爾和北京在2020年12月簽署一項新的投資協議 (ACI),但是因歐中關係近期惡化,該投資協議被擱置。經濟學家馬托斯 (Francisco Juan Gómez Martos) 出書並且於2021年5月17日在《世界報》上載文,分析中國對規則透明的反感和對獨立公民社會的拒絕是簽署該協議的主要障礙。

廣告

經濟學家馬托斯指出中國對規則透明的反感和對獨立公民社會的拒絕是簽署該協議的主要障礙,他認為對於歐盟來說,最大的危險是“好的”歐洲模式將被“不好的”中國模式取代”,因此呼籲歐盟對此歐中長期投資協議需要進一步展開討論。

歐中戰略考量相左

歐盟委員會於2020年12月宣布了與中國的投資協議,指出這是一個巨大的成功,旨在加強歐中不斷下降經貿交往和由利益歐盟的“戰略自主權”。

但是經濟學家馬托斯認為該協議的範圍遠遠超出了有關商貿交往自由和外國直接投資化的範圍,該協議具有重要政治意義,因此需要對其可預見後果進行深入辯論,該辯論應該以歐中交往中在幾個領域的經驗作為參照。

從地緣戰略的角度來看,該協議不僅不符合歐盟的戰略自主權,而且與其相反還會讓歐盟服從於北京的戰略考量。北京則希望通過該協議避免美國,歐盟和日本之間的聯盟,因為這彙集了世界上重要的提倡經貿交往自由和捍衛多邊主義規則的民主國家。

從經濟角度來看,歐洲的內部市場是歐盟特質和提供歐洲公民福祉主要因素,但是最新的研究顯示,歐洲貿易一體化正在失去動力, 這種惡化在很大程度上歸咎於中國逐漸讓一些歐盟成員國日益融入中國價值鏈中。

從貿易的角度來看,該協議是在歐盟對華貿易逆差背景產生的,反常的是,該協議並沒有解決這一問題。 自本世紀初以來,歐盟對中國的貿易逆差一直不斷增加,而且一直被低估。

歐盟對中國結構性依靠增加

在過去的十二年中,中國與歐盟的貿易關係累順差已達到1.8萬億歐元,相當於意大利在2019年的國內生產總值。在這種背景下,歐盟應該首先施加壓力爭取歐盟進入中國市場條件的改善,讓中國增加進口歐洲產品,從而讓歐洲各國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

從工業生產角度來看,該協議為讓歐盟在關鍵領域增加對中國的結構性依賴鋪平了道路。 正在經歷的新冠疫情危機讓大家看到,歐洲工業因依賴中國而顯示了其脆弱性,如在口罩、測試劑和其他抗擊病毒其他必需品短缺方面。

歐洲在生產鏈的多個領域中產品短缺,從家用電器、汽車和藥品到如綠色經濟和數字轉型的等重要領域都遭受了供應鏈中斷不便。

超越效益的短淺

我們不要忘記中國擁有全球五分之二的稀土礦儲量,這對於未來新的生產模式至關重要,90%以上稀有金屬用在如電動汽車電池、風力發電機機中、太陽能電池板和導彈制導系統中,而且不可缺少。 當涉及中國捍衛自己的地緣政治利益時,這些“稀土”會成為極有效的中共政治武器。

因此,歐盟必須考慮如何重新調整其生產鏈的結構,讓其多樣化以便保證對歐盟關鍵工業部門的供應。

總部設在中國的大型歐洲公司不僅應確保其股東的短期盈利,而且把對中國中長期的構依賴性納入其發展戰略規畫考量, 這將決定歐洲企業的長期生存能力和未來決策的方向。

引起歐洲的社會動蕩

從歐洲的社會和地區凝聚力的角度來看,如果執行歐中協議可能導致潛在的社會動蕩,這與一些中國公司的不正當商業競爭模式和管理有關,而且一些中國企業對國際公約缺乏了解,也缺乏對僱員的人權保護。

從中國對歐盟自由投資的角度來看,中國國有企業缺乏透明,而且在世貿組織的框架下缺乏對中國企業獲得政府補貼的信息,這都大大削弱了歐盟談判者的期望。

如果歐盟通過放寬由中國政府資助的企業在歐洲內部市場進行直接投資的限制,這會導致由中國政府支持的企業推出價格更加便宜的商品,讓歐洲創新企業因新冠疫情大流行造成缺乏流動資金和債務嚴重而破產。

歐中缺乏對等性

缺乏資金的歐洲企業容易被中國主權資金購買,中國擁有龐大的外彙儲備,估計有3.2萬億美元,中國在歐洲大學和研究中心的IT專家和情報人員會為中國主權資金提供相應的信息。

從如果執行歐中協議的角度來看,主要問題之一在於歐中雙方在行政和司法機制方面的不對稱性妨礙執行該協議,如無法確保在中國的歐洲企業與中國企業被平等對待,特別是中國政府幹預企業。

中國的政治承諾屬於宣傳

雖然歐盟施壓,但是中國從未執行簽署的聯合國保護人權協議,中國也沒有到達其在國內實施保護知識產權的目標,歐盟緝獲的盜版和假冒產品中有85%來自中國。唯一取得效果的是在天安門血腥鎮壓後,歐盟對中國實行武器禁運。

經濟學家馬托斯認為集權的中共實行干涉主義,為其日益增加的國力自豪,中共通過控制的跨國公司在世界上的科技影響力日益增,而且中共不會接受國際社會的“干涉”,也不會聽取其建議。

中國的承諾純粹屬於政治宣告,只是未來爭取更多時間,觀察中國政府過去的行為,歐盟不應被矇騙,特別是通過過去30多年的觀察顯示中共運作的不透明性,其尋求霸權的模式與歐洲的自由模式截然相反,而中國推行的模式只能讓世界更加不穩定。

中國模式讓世界更加不穩定

中共在國際關係的所有領域中厭惡透明原則,推崇雙邊交往中強權的理念,同時中共拒絕獨立的公民社會對其監督,對敢於批評中共政權的人士進行系統的施壓。

中國的迅速崛起及其對世界霸權的渴望讓我們面臨一個更加不穩定的局面,因此作者認為歐盟目前更加需要與盟友加強協調合作,共同應對,來保護歐洲自由社會的模式和歐洲的價值觀,而且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