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加緊促生 但越來越多年輕女拒生孩子

中國網絡關於中國人口的報道圖片
中國網絡關於中國人口的報道圖片 © 網絡照片

越來越多的中國婦女將事業放在首位,而不是建立家庭,這破壞了中國當局為提高出生率所做的努力,這是法國媒體近日專題報道關注的焦點。 

廣告

法國費加羅報記者法勒提報道,去年7月,肖媛(音譯)和她的“男朋友”分手,但她小心翼翼,不要告訴她的“老虎媽媽”。 “她問我有關我男朋友的薪水,學業的信息。 這位任職於一家視聽公司的宿命主義年輕女僱員任命地解釋說,婚姻壓力將在28歲左右開始。她獨自住在中國南部繁華的大都市廣州藝術商界的天河區的一間公寓里。 

在她住在保守的廣東山區的父母開始籌組一連串的相親會之前,她距離這個結婚年齡限期還有兩年多可以喘息的機會,屆時她的父母會把來自各方關係找到的條件很好的求婚者舉行一連串的相親約會。但是肖沒有等到這把巨斧砍下來就向他的家人挑戰了。她大膽地說, “我告訴媽媽我不想要孩子。 我愛英俊的男孩,我想找到一個雙薪、無子女的丁克族,“ 

她大膽地說,引用了美國的縮寫,“ Double Income No Kids”,意思是“兩個工資,沒有孩 

她的目標是享受“富裕”的中國沿海大都市日益熱鬧多花樣的生活,而她的父母則因為“家庭”,以及為了這個第二大經濟體國家戮力追求成長率之名而“犧牲”自己。 

這位25歲的年輕女子說:我的父母很傳統:我的母親非常嚴格,她對我施加體罰和言語上的暴力。 而且我父親不照顧我。” 這一種老祖先的家庭模式,輪到她時,讓她不想要有孩子,這也是她的許多朋友的寫照。 

一種基本趨勢 :但是,這種激進的選擇首先是因為財力的問題,以及忽略了共產主義政權的訓誡;中國共產黨政權正通過質疑獨生子女政策來試圖使中國衰退的人口出生率恢復正常。在主張當下就能履行個人享樂主義的這個新世代族群的眼中,這種說法並不不現實。肖解釋說: “要給孩子良好的教育,您必須花太多的錢。 我不想犧牲我丈夫及我的生命來撫養一個孩子。 

也是有同樣這種擔憂的北京金融專業的女大學生歐陽哲哲(音譯),她一到了在17歲,就決定不要懷孕、生養兒女。 

 這名20歲女孩在她的大學宿舍里說道:“我可以考慮結婚,因為有時我會感到孤獨,但我無能力為一個孩子負責任。而且 ,孕產還留下身體上的痕跡。”她也是優先考慮自己的職業生涯。她還譴責越來越多虐待婦女的案件,並指出2017年,那位跳窗自盡的陝西懷孕的婦女,因為她的婆婆拒絕她選擇破腹生產,導致雙方激烈的爭執。 

美國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社會經濟學院的人口學專家易富賢指出,這在中國,是一個基本趨勢。 大多數年輕人(女孩或男孩)只想要一個孩子,或者根本不想要。 

這些來自發達大都市的年輕女孩在“是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國家”的少數前衛派族群,人數遠遠不及那些大多數仍然未受過中學教育的大批農村人口。 

但是,它們顯示了中國社會正在發生的不可避免的轉變,而且很明顯地,整個社會正勢不可擋地跟着那些人口老化發達國家的腳蹤而行。這對中國當權者構成了一項重大的人口挑戰。  

美國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社會經濟學院的人口學專家易富賢指出,這在中國,是一個基本趨勢。 大多數年輕人(女孩或男孩)只想要一個孩子,或者根本不想要。這場革命顯示出結婚年齡延後了10歲,從2010年到2020年,結婚年齡從23歲延後到28歲,並且標誌着傳統儀式和生活成本的急劇攀升。 

易富賢認為:“在中國,購買一間公寓和一輛汽車是結婚的先決條件。 但是房地產價格和社會壓力使年輕人望而卻步 。”而在一個仍然傳統的社會,男女同居會引起不良觀感的。  

政府的措施無效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北京在1970年代末,為了消除``人口炸彈'',實施了一項嚴厲的獨生子女政策,以制止人們心目中的``人口炸彈'',這也強迫大家採取減少家庭人口的想法。但這卻破壞了當局今天恰好相反地試圖重新推動生育力的努力。 

人類歷史上史無前例的實驗,永遠在一個被寵愛但往往是孤獨,及僵化的《小王子》世代,留下了長久的心理上的影響,在人們對他們過度寄予厚望下而癱瘓在那裡。 肖女士肖說:“我看到很多丈夫很爛。 他們不打掃房子,不會一起教育孩子, 他們根本是個巨嬰。” 

中國社會學者李銀河解釋說:“毛澤東聲稱“婦女撐起半邊天”,鼓勵她們在無產階級中發揮積極作用。但經濟騰飛,加上女孩們湧入大學,把祖先模式打得四分五裂,在祖先模式中,女孩被限制在家庭里,當媽媽。 “但現在,中國女子有了雙重負擔, 他們在照顧職業生涯的同時,害的照顧家庭。 因此,他們儘可能地延遲孕育的時間。” 

早在這種儒家和極具競爭性的文化中,自孩子很小開始,父母就不惜代價地花大量金錢在後代的教育上。例如從鋼琴課開始,就要求讓自己獨生孩子能與最好的老師一起上鋼琴課 ,並且更願意將資源投入到一個小孩身上。 在這裡,他們正朝着浸入儒家思想的其他社會的後塵,例如:韓國,台灣或新加坡社會的模式。 

這些令人震驚和絆腳石的現實,再加上對新世代個體實現的渴望,這些都與黨現在的出生率主張有落差。在習近平的領導下,再度想把這個被文化大革命長期踐踏的傳統價值觀主張重新喚回來。這位自毛澤東以來最獨裁的領導人說: “家庭是社會和生活學校的基本單位。 無論生活方式如何變化,我們都必須將社會主義基本價值觀融入其中,並弘揚中華民族的傳統家庭美德。 

儘管中國自2016年以來已批准一對夫妻可以生育第二個孩子,但這些歷史的魔咒仍難以轉化成為生育率。此後,當局拒絕採取積極的援助政策,出生率仍繼續下降。 

專家們說,這一軌跡應該還會繼續下去。歐陽哲哲說:我認為政府的這些措施將很難對我們這一世代產生影響。預計這一趨勢將會進一步加速人口老齡化,因為在過去十年中,中國60歲以上的人口實際上增加了一倍, 這會給重生的巨人--中國的社會經濟前景帶來負面作用;中國將會在加入發達國家行列之前變成一個《老人國》。 

中國的新一代女性對於生育駐足不前,這也顯示了由習近平精心策畫的以黨的意識形態接管社會的局限性。易富賢堅定指出: “政府再也不能把人們視為《物品》,人口不是想水龍頭的水一樣任由你開開關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