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阿里巴巴

最不堪 馬雲大學消失湖畔

阿里巴巴集團創始人馬雲
阿里巴巴集團創始人馬雲 REUTERS - Aly Song

雄心勃勃,要把湖畔大學辦300年的馬雲,本人自去年10月禍從口出從此一路受挫之後,最近連他創辦的杭州湖畔大學門口的校名石刻也被清除。

廣告

湖畔大學已有年頭,改為“湖畔創研中心”時表明“自創立之初,即是在民政部門註冊的民辦非單位,不屬於學歷教育系統。”中共史上不是有過抗大、延大,江西共大,那是屬於教育系列的大學么?現在為什麼要拿湖畔開刀?網上議論紛紛,跟着丟石頭下井的,嘆息當今頭人心胸如王倫的,也有調侃的:“最不堪,馬雲大學消失在西湖畔”。

官方的口徑表面上似乎是為了規範大學和學院名稱,稱這一類大學並不是真正的大學,掛羊頭賣狗肉,但是,為什麼現在才要嚴格區分?中國真正的山寨大學多了去了,據說領導層真正的山寨博士也有的。馬雲的湖畔大學不管你喜歡不喜歡,至少“人才濟濟”,雖然不是該大學教育和培養出來的,但一個個“呼風喚雨”,創了一番大業。

人民日報公眾號俠客島5月21日文章表面是指湖畔大學不是真正大學,但內里一看,倒是說出了幾分當局的擔心,文章稱這類大學“做的主要是資本聯合的事。來‘上學’的人,更多的是想如何進圈子、擴人脈、找資源”,批評這類大學並不開展“品德素質教育、政治文化學習,某種程度上成了固化圈層和利益聯結的平台”。背後的台詞似指馬雲大學這幫人,錢多,影響大,搞資本勢力,拉幫結派,

習近平近幾年三令五申,嚴禁拉山頭,搞圈子,馬雲們可能以為那是專門給黨干說的,忘了習近平已經把黨的嚴格要求擴展到“家風”層面,黨要領導一切,小學,大學,社會,家庭,黨最不喜歡的是搞資本,拉幫。習近平自從成了一號之後,對拉幫結派一直很警惕,隨着二十大的臨近,更警惕。

馬雲們雖然看起來無意搞政治,但是錢多力量大,加上杭州湖畔有一座自己的大學,結朋結友,一旦勢力做大,不可不防。英國『金融日報』分析稱,中共當局認為,湖畔大學有可能組織中國一流企業家“遵從馬雲的意志行動,而非黨的意志”。

另有分析認為,中共當局對私人辦教育很警惕,湖畔大學改名,反映了當局要將民營教育完全掌控在手中的意志。教育在中共眼中是控制思想灌輸官方意識形態的陣地,更不用說試辦“獨立精神,自由思想”這樣的大學是不能容忍的。

更有分析把湖畔大學的存在與明朝的東林黨聯想起來。這種揣測已經存在一段時間了,2017年網絡上就有“馬雲湖畔大學,極其危險的政治訊號”的文章,暗示湖畔大學好比因引發政爭而導致明朝滅亡的東林書院,又稱其為“馬雲黃埔軍校”,暗示為“北伐”集聚人才。

最近因為英國『金融時報』4月份一篇報道湖畔大學招生被叫停的文章,東林黨人的說法越說越兇,該報援引消息人士稱,中共高層擔心湖畔大學會像明朝東林書院那樣聚集一些志同道合的思想家,威脅到中共政權。但有分析認為,那把馬雲看高了。

搜狐有篇題為“馬雲此去無多路 湖畔不再有大學”的文章評論,“說湖畔大學是東林黨,只是小看了東林黨,也高看了馬雲,他沒想操縱中國政局,他沒有下一盤很大的棋,你以為他下圍棋,看了半天,其實就是個五子棋,沒必要拿着本圍棋古譜硬往上靠,一盤五子棋,有啥好套的。”

『上報』刊發的鄭中原“馬雲們不是東林黨 習近平很像崇禎”則分析,“在當前所謂‘兩個維護’政治氛圍下,私校也姓黨,無非就是要姓習”。作者還認為,馬雲們背後的勢力與東林黨不同,其實是現任黨魁習近平的前朝勢力。“前朝勢力”?習近平上台以來高舉反腐大旗,前朝勢力所剩有幾,令人懷疑。還值得讓習近平恐懼么?

中國網絡巨頭們一個一個的遭遇,,或者如抖音創始人張一鳴提前告辭,或者被封嘴如馬雲,歐美媒體也多有關注,前者華爾街日報認為是遭遇政府重壓,馬雲則被指10月份那段批評金融監管部門的發言惹怒了習近平。

有分析認為,黨要把資本控制在手上,至於馬雲,習近平要讓馬雲們服服帖帖,你敢說硬話,好呀,讓你螞蟻上不了市,強制整改,巨額罰款,湖畔大學改名。

馬雲對湖畔大學的期待是“要辦300年,希望在未來的30年,培養不超過3000名企業家,堅守底線,完善社會,推動進步”。300年?看得這麼長遠,這在中國領導人的眼中是不可想象的。習近平的強國夢目標,也不過從2035年開始。

一切聽黨的,黨一切聽習的。